文/羅士庭 有段時間我十分熱衷於收集笑話。那是因為我在任職的教科書出版社負責了一個新企劃,要在每個學習單元末的一方小框框裡寫上一個輕鬆的笑話,給學生調劑調劑。主編和召委願意將這個神聖的工作委派給我令我非常感動,這無疑是全書最富有教育意義的篇章,所以我非常認真從事,還隨身帶著錄音筆和一本紅皮小記事本,狂熱到了逢人就問有沒有新笑話的地步。 完整文章
暑假想念點哲學,過去一年有哪些新書出版?這篇文章推薦我覺得有趣的書,我把它們分類整理,有興趣進行系統閱讀的人可以參考。 如何過好生活? 讓我們從感覺比較輕鬆但你其實無法逃避的課題開始:怎樣過生活比較好。 在《別因渴望你沒有的,糟蹋了你已經擁有的》裡,紐約市立學院的哲學家皮戈里奇(Massimo 完整文章
文/朱家安 哲學跟笑話的關聯之一,在於錯誤是一種令人發笑的方式。 如果你爬山遇到眼鏡蛇,最安全的應對方案包含兩個步驟: 冷靜下來。 找機會打爆牠的眼鏡。 若一個錯誤跟思考有關,而不只是誤信不正確的觀念,那麼分析這個錯誤的方式,可能涉及哲學和思辨。 文鴻在他的臉書貼了一張正妹照,上半身是亮眼的高領毛衣,下半身的短裙襯托出修長白晰的美腿。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by Acy Varlan 文/溫斯 「笑話已死,甚至還發了訃聞。」這段文字出自華倫.聖約翰之筆,並發表在二○○五年五月二十二日的《紐約時報》。「笑話孤伶伶地死去,」聖約翰這麼寫著,「連一位至親都沒有。」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某些事物好笑?這不但是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為什麼有些言語,包括笑話、妙語或是長篇故事會激起歡樂與歡笑,而另一些卻不會?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