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楚影 〈極其喜歡〉 曾經到過深淵 而今走來沒有惘然 往後也是並肩 向前的步伐已經熟練 如無懈可擊的詩句般 蘊藏迷人的柔軟 早就在那一刻開始關心 所有的情緒並且結論 界線模糊的季節 無妨記憶持續的書寫 對於幸福的理解 特別是我嚴重朝你傾斜 極其喜歡等待時 你像小貓看著我的真實 極其喜歡你像小貓 快樂地對著我笑 極其喜歡這樣的快樂 因為彼此而不用解釋什麼 ※ 完整文章
文/Miffy 《等待果陀》是 1969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山繆‧貝克特的代表作。劇中荒謬的劇情、重複無意義的動作、文字遊戲式的對白、沒有曲折的故事情節和人物扁平化,都是荒謬劇的特點。《等待果陀》呈現出人類面對空虛無望處境時的無奈和恐懼,一種無處可逃和迷失的感受。貝克特也形容這部作品叫兩幕悲喜劇,人物可笑無厘頭的舉止行為和漫長沒有結果的等待,是構成悲喜劇的理由。 完整文章
文/賴儀婷 某天早上,我收到一位音樂圈老師的來信,為追夢的我加油打氣。我也回了一封信給他: 開始自己的音樂路以後,也學到很多,夢想只有真正往前踏了以後,才會看見路,而有再多熱情,都還是得面對市場的價值和競爭力,跟自己的關係。知道自己不足,除了更努力,也要懂得找自己的價值,才不會被淹沒在茫茫人海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