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能吞下的東西很多,遠超過你的想像」是矯正機關教我的

文/崔世鎭;譯/陳家怡 「人能吞下的東西很多,遠超過你的想像。」這是矯正機關教我的,而不是從醫學院學到的。三十歲的收容人B吞了原子筆後,被送來診間。X光片上面還看得見他吞下的那支筆。不過幸好只是筆身的一部分,長度不到八公分,有可能自然排出體外,所以最後決定採取追蹤觀察。我們每天幫他拍一張X光,確認原…

來自精神病的國度,初入職場時請先放棄兼顧工作與休閒

文/理端;譯/陳曉菁 病症的特點之一就是不讓自己休息,即使休息,也會因休息這件事產生愧疚感和羞恥感,而這就是病症的證據。飽受精神病折磨的人往往有把自己逼入絕境的傾向,苛求自己時,他們就變得像心理變態一樣麻木不仁。要知道,適當的休息和睡眠對人類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只是,患者如果心情好、正處於勢頭上或好事…

那位患者在住院第一天試圖自殺兩次,但保險公司說她只能住兩天。

文/譚亞‧魯爾曼;譯/張復舜、廖偉翔 「我自己離開的時候是這樣,」這位精神科醫師繼續說道,「當時有位病人來到我的病房,在頭一天結束時已經試圖上吊自殺兩次,但服務使用評估單位(Utilization Review,醫院內部與保險公司協商的處室)說她只獲准住院兩天,等下就得出院。我不斷想著,如果她自殺了…

倘若缺乏理解,整個世界,就是一個精神病院

文/臥斧 ※原載【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圖像小說《瘋人院之旅》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我們看到的世界,並不是同一個世界。 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經由自身的各種受器接受來自外界的刺激,在大腦中轉譯成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等感覺訊號,組成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即使刺激的來源相同,每個人…

「我會發病嗎?」我們都可能站在懸崖邊緣,輕聲問著

文/李茂生(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其實我與文國士並不熟,除了知道他曾經念過犯罪學研究所,聽過我幾場演講外,只有一、兩次的網路交往──大約三、四年前吧,突然有位網友寫信過來,說他在屏東偏鄉擔任教職,為了能讓小朋友學習英文,需要一些電子辭典,希望我能夠上網公開募集的訊息。我覺得很有意義,於是就幫了…

【GENE思書軒】看起來好正常的人生,或許與瘋癲距離並不遙遠

公視的《我們與惡的距離》是台灣近年⋯⋯哦不⋯⋯有史以來,最瘋狂的電視劇,沒有之一。劇中碰觸到許多過去電視劇完全不敢提及的話題,其中包括精神病患者的生活和權益。 在很多社會,精神病院的名稱或所在之地,常被用作羞辱人的代名詞。我小時候家裡住址的路名和我們那個城市精神病院所在小鎮的名字一樣,就在學校飽受同…

他們說,會把跟我一樣尋求協助的窮人送進精神病院

文/奈莉.布萊;譯/黃意雯 六號病舍內關了一位法國女人,我十分肯定她的精神狀態完全正常。除了在我臥底期間的最後三天,我每天都在觀察她,和她交談。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出有妄想或瘋狂的傾向。如果我沒記錯,她名叫喬瑟芬‧德斯波。她的丈夫和所有朋友都在法國。喬瑟芬對自己身處何處十分清楚。她雙唇顫抖,說起求助無門…

連續殺人犯、性犯罪者、校園槍擊犯,是這間醫院的基本款

文╱史蒂芬・席格;譯╱張家福 我和雷蒙・布德羅兩人隔著一張搖搖晃晃的木桌對坐,我卻一時疏忽,讓他坐在靠門的那端。 頭上兩盞日光燈打亮狹小的空間,四周牆壁是二手軍品特有的米色。房裡只有門上一扇小窗,開向外頭的走廊。 七月的空氣潮溼而靜滯。我一向前傾,椅子便在斑駁的亞麻地板上發出微微尖響。 「布德羅先生…

他用金屬球棒朝中年男子的腦袋揮了過去。手上傳來打破塑膠製品的感覺。

文/村上龍;譯/張致斌 上原像是夢遊般被硬拖下公寓的樓梯,然後被押進哥哥停在停車場的小汽車前座,綁上了安全帶。車裡散發出在加油站買的芳香劑的味道。坐在後座的母親仍然雙手掩面哭泣,坐在駕駛座的哥哥則一直在講電話。醫生呢?哦,回去啦。那家裡只剩妳一個人嘍。 這樣啊。這傢伙好像嗑了什麼藥似的。眼神很詭異。…

憂鬱和不快樂是不同的,那是更深沉凶猛的絕望感

文/琳達.嘉絲克 要了解一個人為什麼會陷入憂鬱,最簡單的方法是從「脆弱性」和「壓力」的概念去思考。脆弱程度決定了個人陷入憂慮的風險高低,那會受到家族史、遺傳基因、早年生活經驗的影響。相對的,壓力則來自我們體驗的多種生活事件。所以令我們感到脆弱的因素越多時,只要遇到壓力事件,就很容易陷入憂鬱。 陷入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