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單一的傳染病,而是涵蓋一切的「惡」。 完整文章
文/elish 本書以兄弟兩人相關的家族與友人信件為藍本,以富感情的筆調來敘述文森.梵谷這位傳奇性畫家,以及一生都在背後支持他的弟弟西奧.梵谷兩人的故事。我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切入角度,作品中對於其人生轉折的詳細描寫也都令人邊讀邊不住的感嘆,啊啊啊,這就是兄弟愛啊!(我現在很冷靜,真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諸多關於人類精神症狀的書寫當中,由當事人自己發聲的內容或許最是難得。這不是說其他人寫的比較不好──精神科醫師、臨床諮詢人員從自己的專業及接觸過的對象裡整理心得,能夠讓我們明白如何與有這類困擾的朋友相處,或者能夠讓我們對自己的狀況有些初步的觀察;照護人員或家人的心情紀錄,能夠讓我們同理那些日常積累的辛勞與情緒,或者能夠讓我們有能力發現各種尚待改進的空間。 完整文章
文/奈莉.布萊;譯/黃意雯 六號病舍內關了一位法國女人,我十分肯定她的精神狀態完全正常。除了在我臥底期間的最後三天,我每天都在觀察她,和她交談。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出有妄想或瘋狂的傾向。如果我沒記錯,她名叫喬瑟芬‧德斯波。她的丈夫和所有朋友都在法國。喬瑟芬對自己身處何處十分清楚。她雙唇顫抖,說起求助無門的遭遇時痛哭失聲。「妳是怎麼進到這裡的?」我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