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多年前讀過一本日文書籍,名曰《文豪都有憂鬱症》,是一位心理醫生解析了日本多位文豪作品中的主題與內涵,跟他們自身的身心疾病之間的關係。 那是我第一次大規模地讀到以醫學角度看文學作品的經驗,從此,我也十分謹慎地學著辨識其中的關連。 完整文章
文/艾虔 日前在馬來西亞某閱讀網絡社團,書友貼出高陽「紅樓夢斷」新校版:《秣陵春》、《茂陵秋》、《五陵遊》、《延陵劍》,厚厚四巨冊,原來大馬某連鎖書店正推薦「紅樓夢斷」。書友表示他中學時期,一讀《紅樓夢》就入迷。遺憾這些年未再重讀一遍。由於想了解曹雪芹的身世,所以買下這套書。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洪啟軒 新年後的首場講座,邀請到吳妮民、陳輝龍二位作家來與讀者分享他們的十六歲之書。開場主持人陳蕙慧介紹兩人背景與選書,接著由吳妮民首先簡介自己選書《紅樓夢》的緣由。小時候她讀的是父母買的「簡單版」《紅樓夢》,全書濃縮後形成寶玉、寶釵與黛玉的三角戀愛;高中時課本的選文「劉姥姥進大觀園」,除了全班上台搬演外,老師並推薦里仁書局的版本,這便是她與《紅樓夢》的因緣。 完整文章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冷香丸 《紅樓夢》好看,有時候不一定是從文學的角度,一般讀者看到第七回,也可能忽然對薛寶釵用的一種藥產生了興趣與好奇,這一味藥叫做「冷香丸」。 寶釵生病,在家靜養,管家周瑞的老婆去看她,問起這個「病」。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洪啟軒 陳輝龍曾是其他小說家口中的夢幻作家,《聯合文學》總編輯王聰威說他的小說:「每一篇都像是清涼暢快的雞尾酒,可以一杯接一杯喝下去」。後者把銷聲匿跡的陳輝龍找回來,找來年輕的作家盛浩偉專訪,頗有世代接替之感。就連盛浩偉也這樣形容:「陳輝龍的小說⋯⋯是酒,裝在短篇的shot杯裡,讀著讀著就有微醺的興味。」那自成一格的小說特色,辨識度極高。 完整文章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抄檢大觀園 抄檢大觀園是讀《紅樓夢》的讀者記憶很深的一段戲吧,高潮起伏,事件層出不窮,人物個性也都一一鮮明起來。 抄檢大觀園起因於一個傻丫頭在花園山石洞裡偶然發現一個繡香囊,用今天的話來說,也就是在花園的隱密處發現了「黃色小說」、「春宮畫」或「A片」。 完整文章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鴛鴦劍 尤三姐是《紅樓夢》裡突出的人物,她總讓我想到《史記‧列傳》裡的「游俠」、「刺客」,想到荊軻,想到聶政或豫讓,為一個自己堅持的信念,不在意他人可能不屑一顧,不在意旁觀者訕笑辱罵,可以義無反顧,走向死亡。 她也讓我想到四面楚歌時圍困於垓下、在慷慨悲歌的項羽面前引頸自刎的虞姬,生命對她們來說,可以這樣豁達灑脫,沒有計較牽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