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是種工學,不只是能於明天的工作,還能激發未來!

文/安藤昭子 譯/許郁文 ►一切從「編輯」開始 不知道各位看到「編輯」這個詞彙會聯想到什麼呢?說不定是聯想到從雜誌、書籍、影像或是其他媒體擷取資訊,編撰資訊的專業技能。 《向編輯學思考》提及的「編輯」則具有更廣泛的意義。 我們的生活早就充斥著各種「資訊」,比方說,起床時的體感,戶外的天氣,出門前的時…

【一週E書】學會這個你什麼事都可以做啦!

文/犁客 不瞞你說,找人問問「你覺得『編輯』的工作是什麼?」,十個有九個會回你「改錯字」;如果你追問「除了改錯字之外呢?」,大家就會愣一下,然後依照大家的年齡、閱歷和想像給出五花八門的答案,例如「退稿」、「催稿」、「巴結大牌作者」或者「幫上司遛狗」(這是真實案例)。 這些答案大概都包括在編輯工作裡面…

【一週E書】賣書這行最可怕的事

文/犁客 很多讀者不知道,賣書這行最可怕的事,在印完書之後才會出現──什麼?賣不出去?書賣不出去當然很可惜,畢竟這是作者的心血、編輯的眼光、設計的巧思,加上樹木的犧牲才做出來的,沒人喜歡很難不令人喪氣;但這不是最可怕的事。賣書這行最可怕的事,要在「書賣不出去之後」才出現。 那就是庫存。 實體書印好送…

用輕巧的姿態承受命運打擊,撐到能夠流淚的救贖時刻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週前受訪,訪問者問俺關於「類型」的看法──因為她知道俺對類型有點「不屑」。俺說明俺的看法並非「不屑」,俺認為「類型」在某些情況下很有用,例如讓負責賣書的通路知道該把一本書擺在哪個櫃位,讓喜歡讀擁有類似特質故事的讀者知道該怎麼找到下一本書。但這種方…

【讀者舉手】藉著故事,人與人交會:《東雲侑子熱愛短篇小說》及系列

文/傅元罄 人的生命非常短暫,才剛剛開始,經歷過一點波浪轉折,就永遠的沉寂下去。如果用文學體裁來比喻,人生,就彷彿是一篇一篇輕薄短小的短篇小說。但是,短篇的內容卻可以延伸到小說之外,再和其他短篇連結,藉以變成長篇的故事。人的生命也像是如此。一個人的生命雖然短暫,但他總是需要他人,須要踏出去與世界連結…

【閱讀夏LaLa】書印出來只是為了被裁掉嗎?

書業原本就不太景氣,而疫情期間,很多實體書店受到影響,讓出版業面臨更大的打擊,不僅首刷印量減少,也有更多庫存書出現。庫存的書,十之八九會被裁掉。一本書被印出來,難道就是為了被裁掉嗎?這一集的《閱讀夏LaLa》,陳夏民、夏宇童從一本書的「接生者」編輯與「送行者」裁書回收者的角度出發,帶你理解一本書是怎…

【讀者舉手】小恨怡情,大恨傷身——讀張亦絢《我討厭過的大人們》

文/魏于婷 「討厭」是一件非常主觀、私密的事。因為過於主觀且私密,有時要坦白、誠摯地分享出來,反而是一件難事。也因此看到張亦絢的書名《我討厭過的大人們》,再看到輯次:與書名同名的第一輯、第二輯〈有多恨〉。實在讓我不得不好奇,她要怎麼描述自己「討厭」的心理狀態,尤其她討厭的對象還是那些「大人們」。還有…

無論時代怎麼改變,總是會有暢銷作品出現!總是能創造出暢銷作品的!

文/松田紀子;譯/李璦祺 松田,妳的編輯經驗應該可以出版成書吧? 這幾年來,時不時有人對我這麼說。而我自己是到二○一九年的夏初之際,才下定這個決心。 從我當上烹飪雜誌《萵苣俱樂部》(レタスクラブ / 優質生活俱樂部)的總編輯到下定決心時,已過了整整三個年頭,上任之初我曾替自己設下的「畢業」時間,恰好…

【一週E書】順帶一提,他根本沒有妹妹。

文/犁客 雷洛堤烏斯這人很有意思。他是德國人,1985年出生,今年才三十五歲,長得好看,個性溫和,原來是個自由記者,替多家媒體寫稿,2014年拿下了美國CNN的年度記者獎時不但不到三十歲,而且還是第一個拿到這個獎的歐洲記者。 在拿下CNN大獎的前一年,雷洛堤烏斯已經拿下德國境內的德國記者獎;這個獎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