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都築響一;譯/黃鴻硯 我發自內心認為,催生無聊雜誌的正是「編輯會議」。不管在哪家出版社,開會(有時也會讓業務部參加,視情況而定)決定企畫都是常態吧。比方說,每個禮拜一在中午前開會,每人提出五個提案,所有人一起討論。 完整文章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這幾年各式文學經典重新成為新書,有人認為是文學閱讀的保守化,也有人樂觀認為是文學經典的更新與深耕。尤其今年二月正式授權在臺灣出版的《百年孤寂》,從書店通路的角度看來,是今年翻譯文學長銷的明燈,但看到《百年孤寂》也參與六六折的促銷行列,令人很難不對文學的貶值感到難受。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我很害羞,也害怕不確定的事;」許悔之笑著說,「我不擅長眼神接觸,是總在尋求某種內、外平衡的高敏感族群。」 許悔之從有鹿出版創社時就擔任總編輯,一做十年。在這之前,許悔之不但在副刊、雜誌及出版社當過主編和總編輯,也拍過飲料廣告、主持過電視節目──身為詩人,當編輯比較好想像,在螢光幕前亮相就比較少見了,更何況那是沒法子可以隨手自拍自錄完成影像就上傳到網路的時代。 完整文章
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轉載文/陳夏民 近日遇見一位年輕的創作者,我問他最近如何,他說:「出書後,反而覺得更迷惘了。」 「迷惘?」 「常覺得其實自己寫得很爛,為什麼還要出書?」說完,他很體貼地、帶點自嘲般地向我微笑,但我看著他,想起了過往合作過的很多作者,還有我自己。 完整文章
文/莊靜君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我如願以償地進入出版社成了編輯。歷經了手寫稿、量字表、切割板、傳真機的手作時代最尾端,快速進入了電腦、電子郵件、電子書、智慧型手機到雲端閱讀的網路時代。我們是最受挑戰也是最幸福的編輯,因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體驗了出版的大時代變化。 那時剛當編輯的我,負責的是最冷門的外文翻譯書, 每個月只需要編輯一本電影改編小說,也負責洽談為數很少的版權購買工作。 完整文章
文/日本《趣味の文具箱》雜誌總編輯  清水茂樹 從十歲就愛上文具,三十年來,文具已成為他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伙伴。 因為自己的喜愛,所以也想把這份愛傳達給讀者,2004年,《趣味の文具箱》雜誌創刊,即擔任總編輯,十多年來的深入研究與推廣,希望每一個人,都在文具的陪伴下,盡情享受人生的樂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