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願意回顧那年的窮困潦倒,也很少訴說。三百六十五行,我只想當編輯。行行出狀元,對我而言是空話,要出狀元先得入行才行,但那時找到工作入個行,並不容易。雞口也好,牛後也行,只要有個與出版相關的工作,不要窩在家裡挨白眼就好。 完整文章
文/臥斧本文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幾天在臉書發了一篇買書的感慨,因為提及書價,有位也在出版業工作的朋友留言問:「所以問題來了,買書這件事到底有沒有薄利多銷這情形」;俺回覆了一些俺的看法,不過後來想想,應該講得更清楚點。 朋友問的應該不是「買書」,而是「賣書」。那麼,把書當成一種商品、放進資本市場當中,是否有「薄利多銷」的情形? 完整文章
自己動手組合家具,有些螺絲裝不牢靠、釘子打歪了,家具大抵還是堪用的,只是吱軋之聲難免、歪斜之態礙眼,用得不順氣而已。 標點符號之於文稿,就像螺絲之於組合家具,用得零亂、散漫,讀者讀起來也必定不暢快,厭煩之感絕不下於讀到錯別字。 完整文章
「引言」除了結尾應該使用句號還是逗號,容易造成混淆之外,「引言」之前連結說話者的標點符號,應該使用冒號還是逗號,也是編輯工作常見的困擾。 我的「主張」原則是:「直接引言」應該使用冒號,「間接引言」使用逗號。 例►►康小安說:「一句直接引言與說話者之間,應該使用冒號連結。」 或►►康小安說,一句間接引言與說話者之間,應該使用逗號連結。 完整文章
改稿、看稿的編輯工作做了十幾年,心中一直有個不大不小的疑問,晚上睡不好,拿出來談談,順便求教先進──一句「引言」的結尾,應該是句號還是逗號? 這其中當然有點學問,但並不複雜。首先,既然一句話講完要使用句號,一句「直接引言」的結尾,當然也應該使用句號。例如: 康小安說:「一句直接引言的結尾,應該使用句號。」 完整文章
一、媒體處境艱難,Cost Down早就是管理層朝思暮想的神聖救贖字眼,如今《蘋果日報》開了第一槍,就更具示範作用了。因此,不管有心還是無意,也許你們公司的老闆也正心癢,不久就要在內部認真討論起來了。 完整文章
文/李偉涵 「不要,」樹慈低聲警告:「再過來了。」 「你這樣對她沒有任何好處。」邵京平毫不畏懼,手上擒著那把巨大的死神鐮刀,繼續在這片廣袤的草原前進。他的目標是樹慈身後、那株攀長在懸崖邊、足以蔽天的參天大樹。 「這株樹有它存在的必要。為了孵育這株樹,這五天來她睡不到三小時。」 「你也別緊張,我只是想修剪一下它的枝枒。」用這把死神大鐮刀。 「你的眼神不是這麼說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