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曉唯 沈從文於自傳裡寫過一段故事: 那應當是個雨天。 小鎮商會會長的年輕女兒因病逝世,下葬後,即夜,屍體便給街上一個賣豆腐的年輕男子從墳裡挖了出來,揹到山洞裡同睡了三日。三日過後,男子將屍體送回墳墓去,因而為人察覺此事,賣豆腐的男子立時被押解到衙門,隨即就地正法。 完整文章
文/張鈞昀、朱思穎 色中有情,情而有色,兩者是融而唯一的現狀,人們會被色所吸引,被情所感動。 當晚台北下著小雨,但不影響青鳥書店這場閱讀分享會的舉辦,座無虛席,稍微晚一點來的聽者排站在青鳥入口,興致勃勃的期待著鄭治桂分享西洋美術史的故事,想窺探西洋美術史中情與慾的心情,不言而喻。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人的內在本來就無可捉摸,外表起碼還讓人有個評斷的依據。所以我只看一個人的外表。善良的心和美麗的臉,究竟哪一個比較真實可靠,一切不言可喻。」 為了美,可以承受多少煎熬,身理與心理的?為了美,可以不計代價,甚至一輩子活在虛構的表象下也在所不惜? 完整文章
文/賀瑞麟 「美」是什麼? 這兩個問題有何差別?「『美』本身是什麼?」以英語表示就是「 what is beauty in itself ?」;而「『美』表現在什麼東西上?」以英語表示則為「what is the beautiful ?」(美的人事物為何)。這兩個問句的關鍵在於兩個名詞的對比:beauty 和「the 完整文章
文/Miffy 符傲思的《蝴蝶春夢》講的是一個美女與野獸的故事,可惜野獸最後並沒有變成王子,她和他沒也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美女米蘭達和野獸卡力班代表社會不同的階級,他們的教育知識和文化背景大相逕庭,充滿隔閡和衝突。米蘭達鄙夷卡力班的粗俗不文,卡力班妒忌米蘭達的教養和身份,他們彼此無法溝通、不能理解,既無法相處更不可能相愛,最後只能以悲劇收場。 完整文章
羊年到,說點跟羊有關的文字學。 羊在商朝就是重要的祭祀犧牲,三大祭祀動物,牛、羊、豬,羊是第二隆重的,但三個字裡面只有羊字會產生喜慶吉祥的衍生義。《說文解字》上說,「羊,祥也。从 ,象頭角足尾之形。」 羊等於祥,這種用法在甲骨文時代就已出現,如「惟日羊有大雨(合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