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當你能獨處,沒有書、酒、音樂和其他——朱福銘談佛洛姆的《逃避自由》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18年我在誠品信義店,為一片大柱面上《跳舞的熊》的新書宣傳吸引,書腰文案上寫著:「自由使人疼痛,而且一直如此。」 這句話讓我直接聯想到佛洛姆的《逃避自由》。佛洛姆是我少年時代重要的啟蒙導師之一,除了赫塞,當時讀得最多的就是這位社會心理學家的著作,例如…

【經典也青春】我覺醒,我批判,我反抗——朱嘉漢談赫伯特.馬庫色的《單向度的人》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向嘉漢及聽眾們坦承,《單向度的人》是近年來少數重新喚起我內在的激動與熱血的書,我甚至坐不住。尤其本書共三部的第一部第三章〈不幸意識的征服:壓抑性的反昇華〉談文學與藝術存在的必要性與危機,更是深有所感。由於社會角色、個人經濟考量或已內化的目標導向,若非從…

【經典也青春】我們該如何訂定一份新的社會契約 ——楊憶慈談邁可.桑德爾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一本大書。這裡的「大」,指的是作者試圖用相對全面式的視角,以具體發生在我們生活週遭的事件,提出兩千多年來多位哲學家,針對各種兩難問題所架構的論述,帶領讀者進行更富層次的理性思考,以取得反覆辯證的精髓,讓許多公共議題,回到正反兩方各述其理,並藉此促成相…

我們很容易被操弄,幾秒內就能把世界分成自己人與他者

文/羅伯.薩波斯基;譯/吳芠 人類小就懂得區分異己,由此可以看出其力量有多強。小孩在三到四歲就已經會根據種族和性別把人分類,對於如此分類而來的他群有較負面的看法,而且覺得其他種族的臉看起來比自己種族的臉更憤怒。 區分異己甚至其實開始得更早。比起其他種族的臉,嬰兒更容易學會分辨自己種族的臉(怎樣能夠得…

斷斷續續服藥的她,只要聽「師父」弘法,就感覺好多了

劉仲彬 這氛圍會凝聚成一股力量,讓你更有信心期待被治療,得到幫助,但也會剝奪你獨立思考的能力。 「抱歉,我應該是不需要什麼心理治療了,經過『師父』的妙轉之後,我現在已經好很多了。你們可能不信這一套,沒關係,還是祝你永生圓滿!」 這是我跟「師父」唯一一次隔空交手的經驗,時間是在「師父」的勞斯萊斯與五億…

我知道你不想把關係弄糟,但別人只會覺得你懦弱

文/慕顏歌 與其明哲保身,不如立場鮮明 問題在於,我們混淆了明哲保身和懦弱的界限。 我常在想,我們生活在一個由人構成的群體環境,不得不將精力用來處理人際關係的問題。本來溝通是為了消除隔閡,增進瞭解,透過配合彌補單一力量的缺陷,最大限度地發揮力量。 然而現實中我們看到的,卻是彼此抱怨或人為設置的障礙。…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學校如何成為統治工具?

身為政治動物,「認同」對人類有魔法效果。當人認為自己屬於特定群體,他會以自己身為其一員而自豪、以不同方式對待自己人和外人、願意為了群體犧牲自己的福祉。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認為這種傾向有演化上的基礎。遠古時候,人類的存活有賴群聚合作,而群聚合作需要穩定聯盟。要維持聯盟的…

「群眾不管需要什麼,首先需要的,是神」

文/古斯塔夫・勒龐 我們已經指出群體不善推理,對於觀念要不是全盤接受,就是一概否定,他們拒絕一切討論,對群體產生影響的暗示會徹底瓦解他們的理解力,從而使之立即投入行動。我們還指出群體若受到適當影響,他們可以隨時準備為理想奮不顧身。此外,群體只有強烈而極端的情感。對他們而言,同情心可以很快變為崇拜,而…

「我不相信世界末日,但我相信我們非常接近改變的關鍵」──《人類大歷史》作者哈拉瑞訪臺講座

文/犁客 「人類可以主宰地球,」哈拉瑞說,「是因為我們是唯一能夠彈性組成群體、進行大規模合作的物種。」 2012年,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哈拉瑞,出版了《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這部作品迅速成為全球暢銷書,臺灣也在 2014 年推出繁體版。2016年,哈拉瑞造訪臺灣,在唯一一場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