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彬 這氛圍會凝聚成一股力量,讓你更有信心期待被治療,得到幫助,但也會剝奪你獨立思考的能力。 「抱歉,我應該是不需要什麼心理治療了,經過『師父』的妙轉之後,我現在已經好很多了。你們可能不信這一套,沒關係,還是祝你永生圓滿!」 這是我跟「師父」唯一一次隔空交手的經驗,時間是在「師父」的勞斯萊斯與五億精舍橫空出世的前兩個月。 完整文章
文/慕顏歌 與其明哲保身,不如立場鮮明 問題在於,我們混淆了明哲保身和懦弱的界限。 我常在想,我們生活在一個由人構成的群體環境,不得不將精力用來處理人際關係的問題。本來溝通是為了消除隔閡,增進瞭解,透過配合彌補單一力量的缺陷,最大限度地發揮力量。 完整文章
身為政治動物,「認同」對人類有魔法效果。當人認為自己屬於特定群體,他會以自己身為其一員而自豪、以不同方式對待自己人和外人、願意為了群體犧牲自己的福祉。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認為這種傾向有演化上的基礎。遠古時候,人類的存活有賴群聚合作,而群聚合作需要穩定聯盟。要維持聯盟的穩定,人需要敏銳辨認敵我線索,區分自己人、敵人和背叛者,並以不同情緒態度面對他們。[1] 完整文章
文/古斯塔夫・勒龐 我們已經指出群體不善推理,對於觀念要不是全盤接受,就是一概否定,他們拒絕一切討論,對群體產生影響的暗示會徹底瓦解他們的理解力,從而使之立即投入行動。我們還指出群體若受到適當影響,他們可以隨時準備為理想奮不顧身。此外,群體只有強烈而極端的情感。對他們而言,同情心可以很快變為崇拜,而一旦心生反感便會立刻化為仇恨。這些普遍特徵為我們了解群體信仰的性質提供了啟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人類可以主宰地球,」哈拉瑞說,「是因為我們是唯一能夠彈性組成群體、進行大規模合作的物種。」 2012年,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哈拉瑞,出版了《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這部作品迅速成為全球暢銷書,臺灣也在 2014 年推出繁體版。2016年,哈拉瑞造訪臺灣,在唯一一場公開論壇「預見下一波文明革命」的前半段演講裡,簡要地敘述《人類大歷史》當中提及的主要概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