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芥川龍之介;譯/林佩蓉、張嘉芬 槍嶽紀行   橫躺在我面前的,是無數個立體的大石。它們滿布在狹窄峽谷的陡坡面上,一路相連到那些劃破天空的群山彼端,延伸到視線盡頭。若要形容的話,儼然就是我們這渺小的兩個人,置身在從遙遠山巔滿溢下來的大石洪流上。 這一天下午,我們徒步涉水,橫渡河水冷冽的梓川。 完整文章
文/吉田絃二郎;譯/林佩蓉、張嘉芬 八月的霧島 月光映照在霧島的山谷。明月與繁星都閃耀著我從未見過的美麗光芒;月亮那彩虹般的光暈高掛在惡魔深淵般的廣闊天空。 山腳下的原野與山谷也籠罩在一片霧海中,月光映照著那片濃霧。 我們和市來老師聊天聊到天亮,聊到中學時代住在市來老師家裡的M在歐洲航程中死去,還有T的弟弟自殺的話題。 完整文章
文/李長聲 東京叫江戶的時候祖上已定居於此,芥川一八九二年生在東京,一九二七年死在東京,一生基本在東京度過,純粹東京人。永井荷風、谷崎潤一郎以及三島由紀夫也都是東京人,他們有相似之處,那就是趣味和感覺遺傳了江戶文化的洗練,藝術感受性特別敏銳,追求形式,強烈地關心文體與結構,具有唯美的、城市的、理智的傾向,纖細華麗典雅,與大都出身於地方、拋棄家庭的自然主義作家形成對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做的那本電子書根本不會賣啦,哈哈哈;」張惠菁笑著說。 2001年,亞馬遜的Kindle還沒問世、網路書店還沒被連鎖書店的老闆們放在眼裡,但國外許多創作者已經透過不同合作測試新形態的閱讀可能,當時已經出版過短篇小說集和散文集的張惠菁,也與藝術家紅膠囊及歌手楊乃文,合作了一本Flash格式、結合文字、圖像與音樂的電子書《惡魔的夏天》。 完整文章
陳育萱的《不測之人》透過男子蘇進伍之死,用亡者視角帶出故事,以幾名親友的角度帶出更多和亡者有關之事,並串起「陂仔尾」這個村裡的所有故事。除了與父親的和解、重新了解家人,還有宋江陣的文化傳承、惡德工廠的官商勾結、廢水造成的農地汙染,以及性別認同的議題等。但是在閱讀作品時,會發現《不測之人》沒有造作之感,是一個不濫情,卻又情感飽滿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茂呂美耶 提起太宰治(Dazai Osamu),我這個年代的人,尤其女性,大概會皺起眉頭,搖頭不語。他害死太多女人了。不過,我得先為太宰治辯護一下,我們搖頭,純粹基於他的私生活過於糜爛,並不表示我們「惡烏及屋」,連他的作品也不屑一讀。反之,我個人相當喜愛他的作品(詼諧、正面性的)。畢竟作家的私生活與作品完全是兩回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日本作家京極夏彥說過,研究日本妖怪,就是在研究日本人的心性。」何敬堯說,「我很認同這個說法。」 已經出版《幻之港:塗角窟異夢錄》、《怪物們的迷宮》兩本短篇小說集的何敬堯,對臺灣的妖怪傳說及恐怖故事十分有興趣,在這兩本作品當中,可以明顯看出他對這類題材的喜好與野心;換個角度講:何敬堯會開始寫小說,原來就打算要寫這些類型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群星文化特約主編林毓瑜 《縫》出版了之後,網路上有人說「不寒而慄」,有人說「敬畏卻膽怯」,有人說張耀升的作品讓人看到身而為人的不堪與殘酷。看到讀者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接收到《縫》的本質,身為編輯忍不住嘴角上揚。但同時,我也無法避免看到張耀升說自己的作品很溫馨(!),本人很親切(?!)聽到張耀升形容自己的話時,心中通常第一時間會冒出點點點,接著疑惑他這種自我認知到底從何而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