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個理所當然視為不那麼理所當然──今敏首部長篇《海歸線》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俺最早讀到「角色的自我意志」這說法,可能是日本漫畫家北条司的某次訪談,談到構思《城市獵人》(シティーハンター)的時候,北条司說了「有時只要把情境設計好,冴羽獠(漫畫主角)就會自己開始行動、解決事件」之類回答。 那時俺相當好奇:如果主角真有自我意志,…

說好故事、寫好人物的關鍵:創作者必須具備的十項能力

編譯/愛麗絲 虛構故事裡的人物,就如我們在現實生活裡一樣存在、生活著,看似並無二致。但實際上,虛構人物是為了滿足作者創作目的,生活在編排好的社會中。因為現實生活永遠無法滿足我們。現實生活裡的一切沒有明確的開始、轉折或結束,但故事可以。在虛構故事裡,我們能不受約束地洞察自己與他人的秘密及內在自我,現實…

在銀河系邊緣的圖書館裡發現丈夫的骨頭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對讀者而言,小說由角色、情節與場景三者構成,故事就是角色在場景中因衝突而發生的情節。有時俺會在課堂或講座時提到,小說的篇幅越短,這三者當中,情節的比重就越大──這並非通則,提到這事的場合,談的大多是類型小說,尤其是創作者原來就打算寫個情節較複雜、或…

覺得好看、但不知為什麼好看──因為高明的寫作者不會直接寫出主題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刺激1995》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有機會分享小說創作或故事閱聽經驗的時候,俺大多會強讀故事的「主題」很重要;但老實說,俺也認為俺常常沒能讓每個聽眾都明白俺在講什麼。 除了俺的表達能力仍需加強之外,會出現聽眾不明白的情況,常有幾個原…

那些不是神探、但找出真凶的人

文/臥斧 ※原發表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在教授推理小說創作的課堂上,提到角色設定時,俺大多會提醒同學注意一事:設定主角的職業和個性時,要先想想這個主角為什麼要去查故事裡那樁案子? 其實驅動主角行事的合理動機,是創作所有故事都要思考的,不過因為講的是常會以調查某樁案件當情節主軸的推理小說…

喜劇的言論自由,來自可受批評

假設我要你猜我郵局帳戶裡有多少錢,你猜錯了,代表你的說法不成立,然而你並沒有真的做什麼不該做的事。假設有人私底下知道我的存款金額,並擅自公開,他的說法可能成立,但並不恰當,因為侵犯隱私。 一句話要出問題,至少有兩種方式:這句話不成立,或者這句話不恰當。不成立指的是說法在內容上不符合事實或價值,不恰當…

愛情故事的主題不是愛情,超級英雄故事的主題不是超級英雄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黑暗騎士》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俺一向認為故事的「主題」相當要緊。 授課或講座談到小說創作時,組成故事的五個元素當中,「主題」常是講了之後聽眾可能不大明白的部分,就算舉了經典小說或影視作品為例,也不見得馬上可以理解──「前提」是故事開…

作家是怎麼設計角色的?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被問到自己寫的故事裡某個角色是怎麼設計出來的,俺會不大確定該怎麼回答。 會被問到的大多是主角或重要配角,他/她們的出場時間長、戲份多,也比較容易因為面對不同衝突而讓讀者看到他們個性的不同面向;俺大多也在擬大綱之前就寫好這些角色的簡要設定,如此才好確…

在暴力血腥的外表下,《陰屍路》其實是療癒系影集?

文/法蘭克‧卡斯基爾博士;譯/姚怡平 《陰屍路》一劇中的角色困在住家中、農場上、監獄裡,甚至是看似安全的社區(如終點站和亞力山卓社區),他們的生存面臨確知的威脅。我們著迷於劇中角色之間的關係與生存方式,不計其數的部落格、書籍、文章企圖回答以下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會喜愛《陰屍路》?」喪屍片──尤其是《…

【2018版權營】讓大眾接受他們原本以為自己沒興趣的書,是出版社最重要的工作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