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眠 一年一度、詩壇盛事的臺北詩歌節,2020年的主題為「所以我們發光」,準備了各式精彩詩歌活動與展演,以及題目多元的詩講座。10月9日晚間於思劇場,以「花摸過我,詩走成畫」為題,兩位出身美術體系的詩人馬尼尼為、潘家欣進行對談,由詩人林蔚昀主持並參與座談,針對詩歌與藝術世界的現實性,以及遊走於母親、創作者身份之間,三位詩人真切分享自身的觀察與體會。 創作是對應生命有缺口或疑問 完整文章
文/厭世國文老師 按照教育部線上國語辭典對「厭世」一詞的解釋,現在我們常提到的意義,偏向指稱為「厭惡俗世,脫離塵囂」,若根據此定義看待屈原、陶淵明、蘇軾、李白,以及杜甫,以上五位高中國文課本裡常出現的作家,那麼誰最想逃離這個庸俗的世界?他們的「厭世」又有何不同? 一、屈原:厭世能量MAX–邊緣人的自言自語 完整文章
理查.費納根的長篇小說《歲月之門》,像是慢動作鏡頭組合起來的電影。戲劇性不強——從讀者一端的閱讀感受來說,雖有情節,但轉折之處不夠曲折,偶有風起,不夠雲湧。但對書中人物來說,衝擊力強大無比,生命暴雨把他們的人生路基給沖毀了。 完整文章
文/ 石繼航 又是一個枯冷的冬天,木葉盡脫、滿地寒霜,北風傳來清冷寒冽的氣息,夜空中恍如天河之沙般的粒粒寒星也格外明澈。我總是對物候的變化特別地敏感,每個冬天,在我的記憶中,總有一縷縷模糊卻難忘的痕跡。古人說:「冬者歲之餘,夜者日之餘,陰雨者時之餘也」。細算一下,確實,幾乎每年的冬天裡,都是我著書最有效的日子。 完整文章
採訪/犁客;文字/伊格言 小說家、詩人,伊格言或許要為自己新增一個稱號:Youtuber。 有此一說,是因伊格言從2019年10月開始,開始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音節目;但加了「或許」,是因這些影片並非常見的、有Youtuber對著鏡頭(無論是在畫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種型式,伊格言的「想法」的確出現在影片裡,但在視聽呈現上,他做了另一種處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琳森說若他一生中只能推薦一本詩集,那就是《瘂弦詩集》。 他喜歡並受惠的詩人不少,但為什麼是瘂弦?他談起那個令人嚮往的時代,一群愛詩的人徹夜清談、辯論詩的理論、概念、主張,熱血激情,一股腦地寫詩、讀詩、吟誦詩,為詩與生命內涵奮進。而其中的靈魂人物是瘂弦。 (這樣的時代不復存在,只能憧憬) 完整文章
受訪者/ 阿藍;文/ 廖偉棠 說到阿藍,很多讀者都會知道他曾是一個寫詩的的士司機、巴士站長,因為電視曾經報道,但人們對阿藍的了解也到此為止,工人詩人、藍領詩人,這些標籤貼上去容易,深入分析卻很困難,於是就會有人想當然以為阿藍的詩一定激烈抗爭、或者一定通俗易懂,然而只有阿藍自己知道:工人的詩與學院的詩,依循的是同一個原則,就是詩本身的創造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