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童年,幾乎不曾像一個孩子活過。」——專訪《少女的祈禱》作者陳雪

文/愛麗絲 「長得不漂亮、家裡又欠錢、媽媽不在家,當時我常懷疑自己是有價值的嗎?」自十歲那年起,因債務問題,陳雪母親長年外出工作,父親花費大把時間於夜市擺攤,排行長女的她,糊裡糊塗、別無選擇扛起照顧弟妹的責任。住在滿是債主的山村,面對街坊鄰居閒言閒語,陳雪既自卑又渴望被肯定,「功課好」成為她保護自己…

從臺中中央書局出發的全臺閱讀熱情,繼續燃燒

「一個人如果曾經在讀書上得到刻骨銘心的快樂,他就會自己去找下一個美好的經驗,自己會變成找書來讀的人。」——詹宏志 ▌詹宏志親邀,黃金陣容五位講者八月底開始30場書店活動陸續登場 2021年初上善人文基金會董事長詹宏志先生為塑造求知氛圍,於重生後的百年書店——中央書局推出每週一次的週三讀書會,更率先於…

《變形記》出版前,卡夫卡特別交代:千萬不能畫那隻蟲!

文/野人文化編輯部 卡夫卡在各個時期的相片中,幾乎清一色著西裝、打領帶,面目清秀,眼神雖略帶憂鬱氣息,但觀之整體,不過是個隨處可見的上班族、公務員而已。白天上班,晚上寫作──這的確是卡夫卡的日常寫照,然而,來自父親的沉重壓力、面對愛情的焦慮苦楚,以及結核病的病痛,似乎又讓卡夫卡離「平凡」差了那麼一步…

手塚治虫教我的事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個月前俺和漫畫家麥人杰有場座談,主題是他的新作《鐵男孩:山寨之城 2》,因為這部作品裡有一大堆機器人,麥叔自己也愛畫機器人,那天不免聊到一些相關話題。座談快結束的時候,俺提起多年前讀過一書,書中訪問東西方機器人研究學者及研究室,敘述了當年機器人科…

閱讀帶你走向魔幻遠方,而旅人感官永遠新鮮,生活得有滋有味——專訪四月店長江淑琳

文/愛麗絲 「那時候送報員會把報紙捲成一綑,快狠準地丟上訂戶陽台,超帥的啊!」江淑琳小時候家住三樓,聽見「咚」的落地聲,就知道《國語日報》新刊來了。 童年時期,閱讀在江淑琳心田上早早播種。「有段時間我在外婆家長大,會自己坐在長椅上背誦《唐詩三百首》,」當年長椅上的小小身影,讀進腦袋瓜的不只《國語日報…

【讀者舉手】東西人間,盡皆失格

文/圈圈 「人間失格」這四個字,想必從沒讀過太宰治的人也十分耳熟。也許有人會聯想到同樣出名的「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再次澄清這句話太宰治在《二十世紀旗手》中的確引用過,但不是出自太宰治的原創文句),尤其在《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中更是反覆提及。對我而言,這兩句話還是帶有不同層次的意思,在此僅僅根據「人…

歡迎蒞臨人間動物園,裡面是人間/外面是動物園

文/洪逸辰;人物攝影/汪正翔 「歡迎蒞臨,人間動物園。」 初次翻開詩集的,便讓〈象說〉一詩擊中:「我們都是被作者寫進/同一首意象的獸/裡面是人間/外面是動物園」,尚未推開大門,便能聞見園區內無數的獸鳴叫,預告所有的詩將於遊客的心間迴盪、共鳴。 奧維德的《變形記》中,人物與神祇因貪嗔癡的情慾而遭到天譴…

把IG變成圖書館──紐約公共圖書館讓你用Instagram讀小說!

編譯/暮琳 渡假勝地的碧海藍天、由上往下拍的華麗下午茶、眼大臉小的假掰自拍⋯⋯Instagram上一張又一張看來幸福美滿的照片,純粹是想讓親朋好友知道自己生活充實、安全無慮,還是暗暗渴望更多欣羨的眼光與更多的讚?而滑過那些精心套上濾鏡的人生時,你的讚又是真心給予祝福還是帶著微妙的羨慕忌妒恨,深怕不按…

巨大的哀傷,用玩笑化解;人生的猶豫,用走河面對──謝旺霖X駱以軍

文/林宣瑋 駱以軍認為最應該與謝旺霖對談的對象不是自己,而是寫《天河撩亂》的吳繼文。他覺得吳繼文一定是出身CIA的特務份子,去過的地方像是被神遺棄一樣,不久就會發生戰亂、暴動。駱以軍記得吳繼文有一次從印度回來,替他們帶回來印度碼頭工人抽的便宜煙草,每抽一口都有種說不出的大麻味。對沒去過印度的駱以軍來…

【Why Literature】經典的鬼魂——K卡夫卡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這幾年各式文學經典重新成為新書,有人認為是文學閱讀的保守化,也有人樂觀認為是文學經典的更新與深耕。尤其今年二月正式授權在臺灣出版的《百年孤寂》,從書店通路的角度看來,是今年翻譯文學長銷的明燈,但看到《百年孤寂》也參與六六折的促銷行列,令人很難不對文學的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