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圈圈 「人間失格」這四個字,想必從沒讀過太宰治的人也十分耳熟。也許有人會聯想到同樣出名的「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再次澄清這句話太宰治在《二十世紀旗手》中的確引用過,但不是出自太宰治的原創文句),尤其在《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中更是反覆提及。對我而言,這兩句話還是帶有不同層次的意思,在此僅僅根據「人間失格」來比較兩部作品。 完整文章
文/洪逸辰;人物攝影/汪正翔 「歡迎蒞臨,人間動物園。」 初次翻開詩集的,便讓〈象說〉一詩擊中:「我們都是被作者寫進/同一首意象的獸/裡面是人間/外面是動物園」,尚未推開大門,便能聞見園區內無數的獸鳴叫,預告所有的詩將於遊客的心間迴盪、共鳴。 完整文章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這幾年各式文學經典重新成為新書,有人認為是文學閱讀的保守化,也有人樂觀認為是文學經典的更新與深耕。尤其今年二月正式授權在臺灣出版的《百年孤寂》,從書店通路的角度看來,是今年翻譯文學長銷的明燈,但看到《百年孤寂》也參與六六折的促銷行列,令人很難不對文學的貶值感到難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