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二美 Chapter1有刁民想害朕?你想多了 想像不等於事實 男友不接電話,八成跟別人約會去了;下雨,是老天要跟自己作對……異常活躍的腦補日常,讓人陷入無助,失去行動力。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會把自己定位成受害者,這裏說的受害者,並不是在法律層面被人傷害的那種人,而是指在生活中,總覺得自己很可憐,被欺負被傷害的人。把自己定位成受害者的人,內心活動大概是這樣的:總有刁民想害朕。 完整文章
文/羅可 自殺一直是位於青少年十大死因之第二位,因此當孩子出現焦慮、憂鬱、沮喪,變得沉默或退縮,或是出現破壞等好鬥行為,在生理上有失眠等狀況,身邊的大人們就得多多留意。 「這是你們最後一次看我留言了。」 「我明天就會離開了。」 「再見。」 完整文章
文/彼得‧沃克;譯/陳思含 明明白白你的心 — 認識CPTSD 你可能聽過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但是你聽過「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CPTSD)」嗎?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很容易被誤解為一般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甚至被誤診為邊緣性人格障礙、自戀型人格障礙、焦慮症、憂鬱症、解離性障礙,以致採用不當療癒方法措施,造成治標不治本,或是誤診誤治的狀況。 完整文章
文/伊莉莎白.德依;譯/廖亭雲 二○一七年十月,一場認真的感情寫下句點,這次分手來得意外又突然。當時我正要滿三十九歲。而在那之前,將邁入三十七歲時,我不得不簽下離婚協議書。我從沒想過在這個年紀恢復單身又膝下無子,而且不知道未來該何去何從。用現代勵志文化的用語來形容,就是:我需要療傷。 完整文章
文/朗迪.班克羅夫特;譯/周沛郁 當代文化中各種關於施虐男性的迷思,主要是施虐者自己創造的。施虐男性替自己的行為編造解釋,再說給伴侶、治療師、神職人員、親戚和社會研究者聽。但容許施虐者分析、敘述他們自己的問題,是大錯特錯。我們會讓酗酒的人告訴我們,他們為什麼喝酒,然後接受他們的解釋,而且毫不質疑嗎?我們大概會聽到這些說法: 「我生活不順遂,所以才喝酒。」 完整文章
文/吳維寧 「負面情緒」有很多種,可能是大吼、大叫、大哭,也可能是無聲的抗拒和壓抑。無論是哪一種,都需要大人認真面對和協助。怎麼樣都別忘了:「負面情緒」是求救訊號!有一次我接到小雅導師的電話,希望我和雅爸可以找出個空檔到學校,她同諮商老師要和我們「談一談」。並且要求,一定要夫妻兩人共同出席。 完整文章
文/蘇珊.大衛 桑雅是知名會計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她之所以向我求助,是因為儘管擁有 MBA 學位和非凡成就,她總覺得自己是個冒牌貨。她每天跌跌撞撞,努力證明自己,因害怕被拆穿而說話結結巴巴的。 心理學家稱桑雅的恐懼為「冒牌貨症候群」。她深信總有一天,別人會發現這可怕的「真相」──她根本不配擁有現在的地位。即使從來沒有人對她的工作績效有任何負評,她仍然忐忑不安,緊張焦慮。 完整文章
文/海芮葉.布瑞克(Harriet B. Braiker) 卸下不必要的心理重擔 你知道如何與人相處嗎?尤其每天都要面對那些讓你感到特別苦惱又有壓力的人,像是野心勃勃的部屬、好發號施令的上司、愛暗中較勁的同事、好指使人的配偶、讓人覺得虧欠他們的父母、總是在抱怨的朋友……,你如何處理你們之間的關係? 擔任心理醫師這麼多年來,我發覺自己常提到以下這個「鴿子的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