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擺脫地獄工時,餐廳一週休三天、餐點變貴,顧客反而超買單

文/麥克斯‧法蘭、佐約翰‧菲茨;譯/黃于洋  凡是追蹤過高登.拉姆齊或已故的安東尼.波登這一類名廚的節目或者作,大概都很清楚餐飲這個產業的工作條件有多瘋狂,十五小時一班,每週工作八十個小時,這些都是常態。拉姆齊曾經說過:「當我突然放鬆下來,就像把踩著油門的腳移開,大概會死得很難看。」很少有…

被我們一再否定的情緒或感覺,必將以其他形式反撲

文/片田智也;譯/黃詩婷 我的妻子在二○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也就是發生東日本大地震那天被精神科醫師診斷出罹患憂鬱症,之後只能離職兩年。 直接原因是過勞,其實幾個月前就已經有徵兆了。她就算回到家,也總是非常消沉的樣子,根本沒好好吃飯,但是飲酒量卻增加了。 我問了好幾次:「妳真的沒事嗎?」 妻子卻只回答我…

情感被掏空、判斷力受損、直至絕望的「工作倦怠」

文/拉哈芙.哈弗斯;譯/蘇凱恩 工作倦怠(burnout)一詞最初是用來比喻撲滅火焰,而用在人身上,就是形容活力和創意的火花被捻熄了。二十世紀早期,「讓自己筋疲力竭」(to burn oneself out)是英文中用來形容工作太努力以至於英年早逝的俗諺。看來,不只日本朋友們有專門形容工作過度致死的…

公司想落實週休三日,不是所有員工都會說好

文/安德魯.巴恩斯;譯/姚怡平 當我們討論公司文化會允許或禁止週休三日,我們在討論的是四種勞工。有些公司是某一種勞工很多,另一種勞工只有寥寥數人,但為了準備好落實全新的彈性體系,就必須了解這四種類型的勞工,還要配合勞工的需求與定見,採用合適的策略。 適應力高的熱衷者 不管哪家公司,有些員工聽到公司宣…

明明因為過勞而離職,自由工作以後,還把自己累到昏倒

文/劉揚銘 四十歲那年夏天,我因為太勞累而昏厥,一瞬間失去意識,顏面朝下摔倒。醒來時臉已經趴在地上,鼻樑上眼鏡斷成兩截,分別飛往不同方向,一抬頭,鼻腔裡的血都滴到地上,發現自己斷一顆門牙,嘴唇裂開不停流血,幸好還能起身去醫院,最後嘴唇縫了二十針,做完各種檢查。回家後,整整一個禮拜躺在床上,只能吃流質…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

文/鴻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為抗議勞基法修惡的絕食勞工而作〉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時間在你們手裡一週八天,一年六季你們是上帝,而我的肋骨和脊椎已經被你們統統收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我會在駕駛的時候睡覺看護的時候夢遊蹲馬桶的時候吃便當抽菸的時候抱小孩而你們在開會的時候數錢度假的時候數錢打炮的時候數錢 其…

公司說,員工培訓的目的就是要摧毀你的個性

文/飯島裕子;譯/洪于琇 每次和二、三十歲的女性談話,都會驚訝於曾在俗稱血汗企業裡工作的人比例之高。「血汗企業」這個眾所周知的名詞,指的是強迫勞工過度勞動,令勞工身心暴露在危險中的企業,狹義上,主要是新興產業中大量採用年輕人,以長時間勞動消耗年輕人,然後逼他們離職的企業。 前文提過的 POSSE 負…

不僅是個「回覆狂魔」,雍正特別喜歡拉著大臣熬夜加班

文/ 夜觀天花板 雍正是第一位在圓明園辦公的皇帝,也是第一位死在圓明園內的皇帝。《清史稿高宗本紀一》記載說:「十三年八月丁亥,世宗不豫。時駐蹕圓明園,上與和親王弘晝朝夕謹侍。戊子,世宗疾大漸,召莊親王允祿、果親王允禮,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領侍衛內大臣豐盛額、訥親,內大臣戶部侍郎海望入受顧命。己醜,…

守護自己的方式之一:把休息時間刻意加入生活裡

文/韓星姬;譯/徐小為 我只要一有機會就想跟大家分享,不是分享休息的方法,而是分享如何允許心靈也好好得到休息。 大部分的工作狂會分成幾種常見的類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完美主義。 這些人大多比較自戀,渴望別人的認同,對自己的期望超乎水準之上。即使不用人鞭策,也會自我管束而不願休息。因為過度追求完美,…

當天抵達、貨到付款──宅配員的奔命生活

文/梁治己;譯/陳慶德 我想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最常「麻煩」的人之一,應該就是配送貨品到家門口的宅配員了。儘管與他接觸的時間不是太長,可能只有短短的 1、2 分鐘,但是,絕非是平常在路上隨時都可遇見的陌生人。 宅配員是按照出貨單上的收件人,來到家門口「找我們」,是我們在網路上輕易的選取商品、下單、填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