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義務要學科學嗎?這樣問好像有點奇怪,因為在現代,要叫人學科學,我們似乎不需要動用到義務:醫學、理工和生物科技如此熱門,顯示了科學知識和技能的市場優勢。然而即便如此,台灣似乎也沒有成為科學精神瀰漫的社會,我們在臉書和line上分享經過媒體扭曲和誇大的「英國研究」,在各種攸關生活品質甚至生死的議題諸如美容、食品、保健,我們則往往面臨偽科學的威脅。 完整文章
文/愛德華‧海斯蘭;譯者/蔡承志 第六章 誰殺了瑪莉博士? 這位女士像個謎一般進入我們的故事。她的醫學同仁認為她是「絕對出色」,瑪莉.謝爾曼很快在美國由男性主導的骨與關節外科醫學層級體系中攀升到最頂峰,這個醫學專科迄今依然極端少有女性醫師。謝爾曼醫師白手起家,收入很高,在專業圈子內又深受景仰,在一九六○年代,當未來女權主義人士還在家裡看電視劇《天才小麻煩》(Leave it to 完整文章
文/陳柏勳(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中西醫師)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醫療糾紛頻傳的現代社會,人們似乎逐漸體認到:醫學同時有其專業與極限,而我們在面對醫學的專業卻有限的情況時,應如何自處呢?本文所要引介的《科倫醫生吐真言:醫學爭議教我們的二三事》(Dr. Golem: How to Think About Medicine)將告訴我們如何從醫學爭議,學習面對醫療決定的態度。 完整文章
日常生活中常聽見的詛咒,有「不得好死」或「安怎死都莫宰羊」等等,看來知道自己怎麼死,還有最好是有尊嚴的自然死,是一個人一生中,堪稱最幸運和幸福的事之一了! 既然這是人類最想追求的事……哦不對,人類最希望的不是永生不死嗎? 完整文章
文/蘇上豪 「相思」這個主題,一直是詩人墨客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靈感。詩仙李白就曾經寫過「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長相思,摧心肝」這樣令人蕩氣迴腸的詩句;而宋朝有名的大詞人柳永,就用了「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來形容 相思折磨人的刻骨銘心;莎士比亞在他的十四行詩裡,更露骨地寫給單相思的情人,用那一句「情願被你甜蜜的思緒遺忘,如果想起我使你悲傷頓生」(That I in 完整文章
文/劉育志、白映俞 林肯總統死後五小時,醫師們就在白宮解剖。悲慟欲絕的林肯夫人要求醫師留下一束林肯頭髮給她做紀念。解剖結果顯示子彈從距離中線一英吋偏左側的後腦勺(枕腦)位置射入並貫穿大腦。林肯左邊大腦受到嚴重的損害,側腦室及硬腦膜下腔皆有出血。 一位醫師在寫給母親的書信中留下這段記錄: 完整文章
根據歷史的記載,殷商的甲骨文能夠重見天日,應該歸功於清朝末年的官員,也是金石學家王懿榮,其發現過程雖然眾說紛紜,但有一個說法卻十分有趣,而且和中藥有關。 原來中藥本有一劑「龍骨」的處方,可以治療咳逆、瀉痢和便血。而這種「龍骨」,其實是指遠古動物的骨骸,而後來因為「龍骨」取得不易,因此用新發現的「甲骨」取代──河南的安陽還有人甚至世代以此為業。 完整文章
文/怪熊 單向度的人?那是平面國的人嗎?不對啊,平面國的居民至少有長跟寬兩個維度,他們可以在平面移動,單向度似乎更慘,只能在一個維度上移動。 一本書名為「單向度的人」,乍聽很無聊,但它是重要的社會學著作。作者馬庫塞會提出這個概念,不是沒有道理的。 之前有個新聞,Angelabab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