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諾貝爾文學得主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1956年完成五個短篇故事,但他深知當時並非出版時機,他寫信給出版商Charlie Scribner:「我猜這些故事會讓人吃驚,因為處理的題材是非正規的軍隊和戰爭,描寫的是真正殺人的人⋯⋯不論如何,你可以在我死後出版。」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如果你曾經在公共場合閱讀的時候,覺得書的標題不太討喜,因而忍不住讀得遮遮掩掩,那你應該就能夠理解,好的書名對作者來說也一樣重要。好的書名不僅能微妙地乘載書的內容,也更能吸引讀者買單,間接改變一本書或一位作者的命運。 英國一家絕版書店Jonkers Rare Books近日推出一張圖表,題為《著名小說的暫定標題》(Working Titles of Famous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小說家的人生,有時候堪可比擬小說本身,而小說家自己都未必曉得。去年過世的拉丁美洲文學巨人馬奎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一直到過世時都不知道,原來美國聯邦調查局 FBI 曾跟蹤他整整 24 年。 近日《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取得了一份 FBI 對馬奎斯所做的調查文件。原件約 270 頁,而《華盛頓郵報》根據取得的 137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大亨小傳》作者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心臟病過世的前一年,寫下了 8,000 字的短篇小說《溫度》(Temperature,暫譯),故事主人翁「恰巧是」酗酒而有心血管疾病的作家。而這篇故事在他的母校──普林斯頓大學圖書館,塵封 76 年後,終於首刊在《The Strand》文學雜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