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年輕人⋯⋯」、「咱台灣人要⋯⋯」、「中國人不容⋯⋯」⋯⋯。我不喜歡「全稱」用詞,甚至感到厭惡,並不僅僅是它在語意上的不精準,更在於它的不道德與邪惡性。 「全稱」用詞幾乎是一種語言的本能傾向,因為對腦神經而言,它簡單、流暢、節能。以致於,「全稱」用詞往往也是反智的,它抹平了事理的複雜脈絡、模糊了個別人物鮮活的面貌;它壓制思考、激化情緒。 完整文章
之前有幾樁新聞讓人覺得興味盎然。首先是蜷川實花展,太多人打卡自拍,導致看展動線阻塞,寶寶有苦說不出,然後他就爆氣了,結論是說台灣人看展也僅是為了虛榮心,不在乎自我美感之提昇。再來是某作家學者時經多年,重遊京都,未料一景一物天長地久之古都,早已在日幣連貶、廉航之亂的大環境下,今非昔比了。尤其是未解「花見」傳統而穿著毫無質感和服的台灣妹,不僅匱乏美感、甚至有礙觀瞻。 完整文章
文/Heidi Su @ Green Tots Club 記得前一陣子受人爭議、惹來殺身之禍的法國雜誌《查理》嗎? 今天要介紹這位藝術大師 Tomi Ungerer 也出自法國。如果有人說法國真是專門出一些無懼驚世駭俗的藝術工作者,我倒是一點也不反對。 朋友在一月開始陸續傳訊息告訴我,Tomi Ungerer 的特展出現在紐約市 Drawing Center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ark Probst 編譯/陳慧敏 在網路和電玩時代,圖書出版和圖書館會是夕陽產業嗎?美國研究發現,每天掛網、打電玩長大的千禧世代,也勤於開卷、樂於閱讀,他們的閱讀量跟其他世代旗鼓相當,顯示圖書產業和圖書館未來仍是一片光明。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