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這是一本奇妙的書。 單就主題或內容而言,這是一本學者研究世界各民族的神話及宗教故事之後的整理報告,這位學者行文語調輕緩平實,所以這書不像想像中的「論文」那麼難懂,但因為內容包括分析論述,所以這書也不像坐在大樹下聽村裡阿公講古那麼輕鬆。 好吧。雖然不難讀,但畢竟是「神話研究」,想來不是人人會有興趣;自家神話可能大家都很熟、別人家的神話理他幹嘛?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刺激1995》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有機會分享小說創作或故事閱聽經驗的時候,俺大多會強讀故事的「主題」很重要;但老實說,俺也認為俺常常沒能讓每個聽眾都明白俺在講什麼。 除了俺的表達能力仍需加強之外,會出現聽眾不明白的情況,常有幾個原因。 完整文章
自2018年,我們開始有強調教人說人話的學測作文。大考中心公佈了2019年學測國文寫作,「知性」大題的五份佳作作品,它們共同的特色是: 開頭就切入主題。 幾乎不用成語,也不用國文課本強調的修辭法。 不引用名言佳句,用平鋪直述的說理來證成結論。 甚至不用難字華藻,用簡單明確的詞彙表達意思。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被問到自己寫的故事裡某個角色是怎麼設計出來的,俺會不大確定該怎麼回答。 會被問到的大多是主角或重要配角,他/她們的出場時間長、戲份多,也比較容易因為面對不同衝突而讓讀者看到他們個性的不同面向;俺大多也在擬大綱之前就寫好這些角色的簡要設定,如此才好確認他/她們在某些情節裡是否可以負擔推動劇情前進或轉折的任務、不至於出現生硬的彆扭姿態。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年前有回某文壇前輩同俺閒談之際提到「小說拿掉故事之後,還剩什麼?」──會提到這事,大抵是因聊到關於「文學」的看法,前輩的說法,大概的意思是以小說這種文學形式而言,當中屬於文學的藝術成分,來自「故事」之外的種種,某方面看自然與故事本身相關,但某方面看也不完全相關。 舉個例子。 完整文章
文/阿里虎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闔上這本書,實在是很滿足,又有點說不出的複雜感覺。不是對這本《箱庭圖書館》,而是對乙一本人。 坦白說,在沒看到最後的後記之前,我覺得這本短篇是我所看過,質量最高的乙一短篇。不但每一篇故事都有獨特的設定與主題,寫作的技法也越臻爐火純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