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8年,我們開始有強調教人說人話的學測作文。大考中心公佈了2019年學測國文寫作,「知性」大題的五份佳作作品,它們共同的特色是: 開頭就切入主題。 幾乎不用成語,也不用國文課本強調的修辭法。 不引用名言佳句,用平鋪直述的說理來證成結論。 甚至不用難字華藻,用簡單明確的詞彙表達意思。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被問到自己寫的故事裡某個角色是怎麼設計出來的,俺會不大確定該怎麼回答。 會被問到的大多是主角或重要配角,他/她們的出場時間長、戲份多,也比較容易因為面對不同衝突而讓讀者看到他們個性的不同面向;俺大多也在擬大綱之前就寫好這些角色的簡要設定,如此才好確認他/她們在某些情節裡是否可以負擔推動劇情前進或轉折的任務、不至於出現生硬的彆扭姿態。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年前有回某文壇前輩同俺閒談之際提到「小說拿掉故事之後,還剩什麼?」──會提到這事,大抵是因聊到關於「文學」的看法,前輩的說法,大概的意思是以小說這種文學形式而言,當中屬於文學的藝術成分,來自「故事」之外的種種,某方面看自然與故事本身相關,但某方面看也不完全相關。 舉個例子。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一級玩家》電影及小說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原著小說中譯本上市前,俺因受邀推薦,先讀過稿子,覺得十分有趣。恩斯特.克萊恩(Ernest 完整文章
文/阿里虎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闔上這本書,實在是很滿足,又有點說不出的複雜感覺。不是對這本《箱庭圖書館》,而是對乙一本人。 坦白說,在沒看到最後的後記之前,我覺得這本短篇是我所看過,質量最高的乙一短篇。不但每一篇故事都有獨特的設定與主題,寫作的技法也越臻爐火純青。 完整文章
文/林婉瑜 那是一個大風吹遊戲:「大風吹,吹喜歡電影的人。」很多人站起來了,空出了很多的位置。「大風吹,吹喜歡寫作的人。」少數人站起來了,空出少數的位置,「大風吹,吹詩人。」極少數的人站起來,我因為想著詩是什麼詩人是什麼而忘了座位的事。 「大風吹,吹世界上所有的詩。」詩句們紛紛離開紙上的舊位置,或走或跑找新的座位,這時狂風吹散了句子,天空下起一場,語字和標點符號的雨……。 完整文章
文/安奈特.西蒙斯 我們常常把好作品和高標準之間畫等號。如果你正在製作一台機器、設計一個系統等,那麼這種想法是對的。但是,說故事(或是設計符合用戶體驗的事物)都需要經過許多失敗才能設計出讓聽者(或使用者)感到舒適、一眼就愛上的作品。 完整文章
不管是觀賞湯姆.福特執導的《夜行動物》,或是閱讀由奧斯丁.萊特所寫的原著小說,全都讓人十分享受,如果可以兩者都看,觀察其中的異同之處,則肯定是件更加有趣的事。 無論小說或電影,兩個《夜行動物》的故事主線其實不算差異太大,均以雙線手法同時並進,描述蘇珊收到前夫愛德華撰寫的小說書稿,隨著閱讀過程開始回憶過往,同時審視(或逃避面對)自己現今的生活狀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