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散文是一個真誠的生命體驗,」郭強生說,「小說不一樣。」 郭強生前幾年一連出版了三本散文,每本都私己、深刻,帶著一種持續前進直到人生某個時點猛地決定毅然回望的姿態。閱讀郭強生散文的同時,能清楚感受到極大的勇氣──將個人生命的離別、苦痛、黑暗及創口形諸文字向讀者坦承並非易事;但也總好奇,郭強生為何選擇把這些寫成散文?寫成小說,可以把自己藏起來呀;而且,郭強生的小說寫得那麼好。 完整文章
2018年3月底,台灣超過六十五歲的人口突破總人口數的14%,正式進入「高齡社會」,照這個速度算,2026年台灣就會以老化速度世界第一人的傲人姿態(?)進入「超.高齡社會」了!在這種情況下,不光是年輕人的負擔加重,老年人也沒法子輕鬆,總之是大家都很累啊! 但,我們並非無計可施。有很多書提供了與大齡家人親友相處的祕訣,也有很多書提供了如何在自己終會步入老年之前預做準備。 完整文章
文/吳廷勻 就像暴風雨一般,一個家,是如何在一年之內應聲破碎,飛射的碎片又是怎麼劃傷人心,郭強生兩年前推開掩飾家醜的厚重家門,扎實、認真地悲傷一回。 兩年後,傷或以成痂,他轉以一種在盛夏午後喝著沁涼甜湯的寧靜,訴說著獨自陪伴失智老父這條前往遠方的路上,孤獨又未知的風景。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悲傷是文學作品中常出現的元素,似乎每位作家都可以信手捻來。角色可以在字裡行間恣意灑淚,淚水如斷線珍珠遍灑玉盤。悲傷好像很容易,也很浮濫。 但真正的悲傷,卻是筆墨難抒的痛。悲傷不是一種技術,它是一種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 把悲傷用文字袒露給讀者,將傷口撕裂讓旁人觀曉,又更是痛上加痛。 完整文章
文/正好 又到了點光明燈的季節了⋯⋯欸,不是,我是個知識份子,才不會說我今年準備要北中南點個八盞⋯⋯呃,我是說,農曆春節又到了,為了讓讀者們在(被恐怖的親友團包圍的)過年期間,可以開開心心地(拿著手機就躲到另一個世界裡)繼續充實自己,Readmoo社群部同事下訂單給商品行銷部與閱讀最前線的諸位同事,勒令希望我們交出一本最適合過年推薦讀者的書,還得附上真心不騙推薦文。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面對過往的幸福,對我而言,遠比回憶悲傷還更需要勇氣。 逼視曾讓我受傷的記憶,至少證明我不再懼怕面對。就算偶有黯影反撲,也只像是遙望對岸的濃霧。 在悲傷的回憶中,我才能保持一種戰鬥的姿勢,在空滅頹亡來臨前。 幸福的記憶卻讓我感覺軟弱,因為發現曾經自己對生命的流逝毫無警覺,總要等到成為記憶後才懂得,那就是快樂,而當下只道是尋常。完整文章
文/犁客 臺上兩人以和聲方式唱起民歌〈夢田〉的時候,臺下的觀眾拍起了手。唱歌的人或聽歌的人都可能有過這種經驗,那是一種「自己欣賞的民歌手唱出自己欣賞的歌」時的愉悅;奇妙的是,這回這件事沒發生在演唱會,而在新書發表會場。 唱歌的人,是作家郭強生。 2015 年底,郭強生出版最新散文作品《何不認真來悲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