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谷厚志;譯/賴郁婷 以下是我從認識的攝影師朋友那裡聽來的故事。這位攝影師二十多年來都只使用同一個品牌的相機,不過,他似乎經常對該品牌提出自己的不滿。 他向對方要求:「事到如今,我已經不想再換其他品牌的相機了。我就是喜歡你們的產品,所以其他品牌有做的,你們也要給我做到!」 完整文章
文/曾國棟、徐谷楨 「投資者的股份,最好不要超過兩成!」某次我聽新創企業主表示,希望尋求1000萬元的投資額,但進一步詢問他希望投資者的股份比率時,這名創業者給了這樣的回答。 依照投資額與股權占比換算下來,公司估值約5000萬元,但以該公司現在及未來的獲利估算,這個估值似乎超出了一倍以上。當問他為什麼不希望對方超過兩成時,他表示:「如果超出就稀釋太多,我能分配的利潤就太少了!」 完整文章
文/林煜軒 「酒杯舉高高,明年業績衝最高;酒杯拿低低,明年賺錢賺很多!」主持人高喊著俗又有力的台語順口溜開場。尾牙開始了,台下百分之九十五的員工們兩個月來的辛苦排練,也要結束了。 這一年來,少了〈江南Style〉、〈姐姐〉、〈小蘋果〉這些尾牙必跳的神曲,籌辦尾牙的同事們更需要絞盡腦汁選曲、編舞,不像幾年前只要跟著影片,還可以隨便敷衍過去。 完整文章
文╱克里斯穹‧葛塔魯 「吃早餐了嗎?」 很多小孩甚至一些成年人經常會聽到這句話,質疑他們沒吃早餐空著肚子就要出門。這句話暗示著,每個人在急著外出完成家庭以外的工作使命前,先有吃早餐的義務:象徵了十九世紀的歐洲跟舊有秩序的完全切割,一切變得更加集體化、在地化,進而孕育出如今大家統稱為「工業革命」的巨大變革。 「petitdéj euner╱早餐」之前 完整文章
文/松井忠三(無印良品會長) 各位是不是看過,有人在辦公桌上,把文件或檔案夾堆得很高,好像隨時都會崩塌?是不是看過,有人在座位四周把紙箱堆得像城牆一樣呢?我想,任何公司至少會有一兩張辦公桌,有這樣的情形吧。 過去,無印良品的總公司,也有很多人的辦公桌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在台灣,如果客人拜訪公司,幫忙倒茶水的通常是助理小妹,或所謂的基層人員。好幾年前,為了辦理依親簽證,我在台北和瑞士商務辦事處的副主任相約面談。他親切有禮地幫我檢查文件,還問我想不想喝咖啡。我以為他會指使台籍雇員做事,沒想到是副主任自己上場,親自端來一杯熱呼呼的咖啡,讓我著實嚇了一大跳。 完整文章
文/瑪格麗特.赫弗南 在工作中,我們評量一切,但就是沒估量到真正重要的面向。收入、支出、生產力、參與度以及員工流動率,這些數字營造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假象,令我們安心。不過當我們面對超凡成就或重大失敗時,上自執行長,下至工友,人人都把功過歸諸於文化。文化無法評量,有時甚至令人費解,但文化是造成組織生活大不同的祕方,只是沒人知道這款祕方的製作方法。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人類可以主宰地球,」哈拉瑞說,「是因為我們是唯一能夠彈性組成群體、進行大規模合作的物種。」 2012年,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哈拉瑞,出版了《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這部作品迅速成為全球暢銷書,臺灣也在 2014 年推出繁體版。2016年,哈拉瑞造訪臺灣,在唯一一場公開論壇「預見下一波文明革命」的前半段演講裡,簡要地敘述《人類大歷史》當中提及的主要概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