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都築響一;譯/黃鴻硯 我發自內心認為,催生無聊雜誌的正是「編輯會議」。不管在哪家出版社,開會(有時也會讓業務部參加,視情況而定)決定企畫都是常態吧。比方說,每個禮拜一在中午前開會,每人提出五個提案,所有人一起討論。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注意力商人》(The Attention Merchants)讀來相當有意思的原因,或許就在作者吳銘修對(Tim Wu)「注意力商人」的標誌方式。 吳銘修的父親是台灣人、母親是英裔加拿大人,他則在美國出生長大,目前在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擔任法學教授,他在論文中首度提及的「網路中立性」(Internet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我很害羞,也害怕不確定的事;」許悔之笑著說,「我不擅長眼神接觸,是總在尋求某種內、外平衡的高敏感族群。」 許悔之從有鹿出版創社時就擔任總編輯,一做十年。在這之前,許悔之不但在副刊、雜誌及出版社當過主編和總編輯,也拍過飲料廣告、主持過電視節目──身為詩人,當編輯比較好想像,在螢光幕前亮相就比較少見了,更何況那是沒法子可以隨手自拍自錄完成影像就上傳到網路的時代。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有人將文學創作比作為生產過程,將作品喻為作家的孩子。將心中所想化作文字出版,對多數作家而言是漫長艱辛的過程,嘔心瀝血之作問世的感動,的確可比迎接親生骨肉至世上的喜悅。然而,在某些情況下,作者會狠心譴責、拋棄作品,就連最出色的作者在面對自己最知名的作品時都可能心生憎恨。 身為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作家,卡夫卡曾在死前要求摯友燒掉他所有手稿;著名詩人W. H. 完整文章
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轉載文/陳夏民 近日遇見一位年輕的創作者,我問他最近如何,他說:「出書後,反而覺得更迷惘了。」 「迷惘?」 「常覺得其實自己寫得很爛,為什麼還要出書?」說完,他很體貼地、帶點自嘲般地向我微笑,但我看著他,想起了過往合作過的很多作者,還有我自己。 完整文章
文/臥斧本文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幾天在臉書發了一篇買書的感慨,因為提及書價,有位也在出版業工作的朋友留言問:「所以問題來了,買書這件事到底有沒有薄利多銷這情形」;俺回覆了一些俺的看法,不過後來想想,應該講得更清楚點。 朋友問的應該不是「買書」,而是「賣書」。那麼,把書當成一種商品、放進資本市場當中,是否有「薄利多銷」的情形? 完整文章
小小書房開店十年了, 十年辛苦不尋常,為此特別募資,出版紀念三書,《馴字的人——寒冬未盡的紙本書出版紀事》便是出版成果。 《馴字的人》選定十年來在小小書房的前十名暢銷書,訪問相關的出版人,談這些書的生產過程,以及他們的出版理念、生涯回顧與展望。 完整文章
日前,彭浩翔為台版《怪力亂神碎花裙》來到台灣宣傳,期間住同一間飯店,除了廣播、拍攝、活動通告之外,其他鮮少移動,多半是記者來到飯店採訪。他手機不離身,似乎總有訊息在發,桌上擺了幾本書。採訪空檔,我聽見他對他的責任編輯說道,「我睡不好,一想到那個人說的理論,整個晚上都在想。」那人說的理論,是地球是平的,當然還加了許多佐證,不是隨口說說。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人類不愛看書,汪星人可以救出版?這可不是出版業者崩潰式的瘋狂幻想,這是亞馬遜公司正經八百在推動的行銷點子。 亞馬遜旗下的有聲書公司Audible.com日前宣布,推出給狗狗的有聲書,找來知名電視節目馴狗師西薩.米蘭(Cesar Milla),為狗狗有聲書代言,米蘭在推廣影片示範如何用亞馬遜的聲控助理Echo,安裝和下載電子有聲書,播放給狗狗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