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暮琳 「沉舟」兩字看似負面悲傷,用以形容背水一戰的「破釜沉舟」卻有殺出新生之感。詩人夏夏在聽聞台灣野生魚類消失的景況後,推想若是魚類消失在地球上,未來該如何向後代子孫解釋字典中的「魚」字才好?有感於中文字許多部首出於自然,現今社會與自然的連結卻愈發薄弱,她發起籌備《沉舟記》一書的計畫,在記錄消逝之物的同時,也擁抱對新生的期許。 完整文章
文/林黛嫚 冷副刊時期,副刊主編的任務集中在審稿和組稿,到了熱副刊時期,引領文學發展方向以及和文人交誼也是副刊主編的任務,尤其台灣報紙副刊到了民營報紙企業化經營的時代,閱報人口大增,各個報刊在激烈競爭中把副刊的特質及影響力推到最高點,甚至形成「副刊即文壇」的說法。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二○○六年五月三十一日,中央日報走過七十九個年頭,印行了最後一天的報份,從此走入了歷史。就這麼巧,那一天中副版面上的專欄方塊正好輪到由我「值星」。報紙停刊的決定來得倉促,主編黛嫚一知道消息便通知了我,囑我為副刊寫下最後一次的「方塊」。我們在電話上沒有多講什麼,盡在不言中…… 時間回到一九八八年。 完整文章
生命不會空過,即使只是一朵小花,也可以自在開花!──黃明堅 1. 和黃明堅相識經過,可用「偶然」形容之。 有一天,在《新書月刊》辦公室,接到一通電話。 「周總編嗎?」聲音很年輕、很有精神。 「是呀。」我應道。 「我是黃明堅,準備辦一本跟企管相關的新雜誌。」 黃明堅?我讀過她翻譯的暢銷名著《第三波》,但不熟悉她。 「想找你聊聊雜誌的事,有時間嗎?」她在電話那端問道。 完整文章
臉書收到一位讀者發問: 我是一位馬來西亞的作者,在台灣自資出版了一本書,叫《盜賊‧演員‧進化人》。 這本書出版了兩個月,第一個月在金石堂通路上宣傳,第二個月在臉書與網站上宣傳,但畢竟自資出版,資金有限,目前已經沒有繼續用廣告宣傳了。 我想問的是,最近收到的讀者評語都不錯,這兩個月賣了約 38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