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理解卡繆創作至關重要的一把鑰匙──林盈志談卡繆的《誤會》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絕大多數的文學作品中,很少直面處理「正直」這個主題。 一般而言,正因為有語言、文字、肢體動作上的誤解,甚至無聲的留白造成的模糊和隱晦,反而推動了小說作品中故事情節的高潮起伏。 尤有甚者,作者在人物上塑造其個性為「正直、誠實」時,通常帶來相反的負面下場,…

【經典也青春】我還活著!——林盈志談卡繆的《卡里古拉》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06年在麥田出版開啓一個重讀經典的系列,第一本就是卡繆的《異鄉人》,當時曾默默許下心願,希望卡繆作品最終能獨立自成一個作品集,遺憾的是後來只出了《卡繆札記》(共三冊),2011年我離開了。 這個未竟的心願,包括大學時代讀的桂冠版《卡里古拉》,這本書現…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從一本書變成全宇宙大計劃

因為聽說喜歡的作家有一本國內沒出譯本的作品,所以乾脆自己找譯者翻譯、然後出版。 然後發現作家的思考脈絡其實不能單從別人出過的那幾本經典就看得完整,所以不如自己把他的書出得完整一點吧。然後發現有學者做了有趣的考據工作,把作家怎麼創作經典的背後故事寫成有趣的紀錄,也該出版;然後想到既然是這樣,那別人出過…

在不公義的冷漠世界,如何自救或救人?答案是——真誠,以及使用正確的字眼

文/卡繆;譯/嚴慧瑩 卡繆戲劇集序[1] 這本戲劇集收錄的劇本是一九三八至一九五○年之間完成的。第一齣《卡里古拉》是一九三八年在讀了蘇埃托尼(Suétone)的《十二帝王傳》(Douze Césars)之後所寫的。我本來構想由我在阿爾及爾成立的小劇團演出,而我的意圖很簡單,就是創造卡里古拉這個角色。…

【讀者舉手】卡繆改編真實事件的爭議劇本《正義者》

文/寓言家 說到卡繆,大部分的人都會先想到《異鄉人》,以及他與「存在主義」關聯甚密的部分;再來就是因為新冠疫情爆發,突然再次掀起話題的《鼠疫》。而這本卡繆的《正義者》是一部劇本作品,是卡繆特意描寫在1905年,莫斯科一個社會革命黨恐怖小組進行的一次暗殺計畫──要用炸彈炸死沙皇的叔叔謝爾日大公。這是歷…

【讀者舉手】用推理寫大疫,用小說記現實

文/頏木靈 比爾.蓋茨在2015年的TED演講中指出:「全球當今最大的危機不是核彈,而是傳染病毒,人類還沒準備面對下一波大疫情的發生」,沒想到一語成讖,新冠肺炎自2019年爆發以來,世界各地的疫情持續不下,各行各業都受到牽連,每個人的生活彷彿傾斜崩塌,這失序的平衡不知何年何日才能看見曙光。 「對作家…

【經典也青春】對抗鼠疫唯一的方法就是正直——陳慧談卡繆的《鼠疫》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真正恐怖的是⋯⋯

可怕的傳染病肆虐,有群人躲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夜夜笙歌,直到有一天⋯⋯這不是Covid-19籠罩全球時的現實,而是一個短篇故事,奇妙的是,它不僅與現實相互呼應,甚至還連結到一百多年前的另一篇恐怖故事,在那篇故事裡,一樣有可怕的傳染病肆虐,有群人躲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夜夜笙歌,直到有一天他們搞起化妝舞會的時候…

卡繆毫無疑問站在革命者這邊,要我們直視「正義之難」

文/朱宥勳 「這是寫《異鄉人》的卡繆?真的假的?」 我讀卡繆《正義者》的過程裡,腦中不斷閃現這句話。說來慚愧,我和大多數台灣的文學讀者一樣,一向習慣文學的「三大文類」是小說、散文、詩,而對西方文學極為重視的「劇本」這一文類極為陌生。因此,即使卡繆在台灣已經是耳熟能詳的作家,我也只讀過他的小說,而不及…

不要預做準備,直接進來──《歡迎光臨錫爾帕夏車站》直播側記

文/聯經出版 時間:2021/06/24(四)晚上7:30-9:00 線上直播:Readmoo讀墨電子書FB粉專、《聯合文學》雜誌FB粉專 主持人:Readmoo「閱讀最前線」總編輯臥斧 對談人:朱宥勳、張亦絢 講題:小說居然可以這樣讀!多向開展、自由切換、無疾而終……,多向文本與電子書的無限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