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黃彥霖 第六十九屆艾美獎於2017年9月17日公布得獎名單,包括《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和《美麗心計》(Big little Lies)兩部文學改編影集大獲全勝;單是《使女的故事》就橫掃六項大獎,除了讓瑪格莉特.愛特伍的原著再次成為眾人討論焦點之外,也讓曾經抱怨自己受到艾美獎排擠的美國總統川普,馬上迎來他人生中與艾美獎最接近的時光。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美國2017年的春季影集對奇/科幻小說書迷們挺不賴的。先有愛特伍的反烏托邦小說《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打頭陣,後有史蒂芬.金在《迷霧驚魂》(The Mist)裡慢慢演化人性與恐懼抗爭的拿手好戲。而在這兩者之間,英國的「故事寶窟」尼爾.蓋曼(Neil Gaiman)則端出眾多信徒等待已久的經典作品——《美國眾神》(American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7年3月初,一本樣貌怪異的小說集突然出現在英國與美國的書店與Amazon網頁上,等著全世界的讀者把它放進購物車裡。 它的封面看起來像是製作過程粗糙的盜版書,或是從1970年穿越時空而來的老舊漫畫:穿著軍服和學生制服的人們正對著畫面以外看不到的地方高聲歡呼,個個笑容滿溢,像一群幸福的複製品。封面畫作從正中間被撕開一道裂口,露出了底下的書名——《指控》(The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美國書市這一年多來因總統大選而造成的起伏未歇,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的反烏托邦經典《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也再次衝回銷售排行榜。 不過這不單單只是因為總統換人而起的一時議題。由川普領頭的新政府最近頻頻掀起打壓女權的爭議,不只對白宮女性員工的穿著發表意見,更重啟了反墮胎的「墨西哥城政策」(Mexico 完整文章
現代的日常生活中,透過電腦與智慧手機打字和人溝通,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有時我們會想要打出某個字,卻不知道怎麼拼音,想用某個成語或詞彙,卻不確定對不對──這時,你會Google一下,還是隨便用「好像對」的字詞混過去?如果有一天,所有線上辭典都被單一公司壟斷(而紙本辭典早已不存在),你會願意付費使用更精準的單字,還是寧願繼續使用免費的單字代替?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7年1月20日,全世界看著一個在競選期間掀起無數波濤、幾乎口無遮攔的地產大亨登上了全世界最有權力國家總統的位置。那天是星期五,是一個同時充滿節慶與動盪氣氛週末的開端,只是沒人料到週末還沒結束,新的一波巨浪又從白宮湧了出來。 週六晚間,新任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為了繼續活下去,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呢?」 當然,最理想的狀況不是只有活下去而已,最好能像《暮光之城》的吸血鬼帥哥愛德華(Edward)一樣,永保青春(但是少點亮粉)。說起來像小說情節,但現在的科學技術或許還真能做到這件事。 根據史丹佛大學神經學教授魏斯柯瑞(Tony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瑪格麗特‧愛特伍無庸置疑是我們當代所擁有最偉大的作家之一。無論是《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或是《末世三部曲》(MaddAddam Trilogy),在她反烏托邦未來科幻故事中所滿載的細緻社會觀察和尖銳筆鋒,總時時提醒著我們:前有落石,小心,別搞砸了。所有好的文學都有這樣的功用,彷彿是提早來到的第二次的機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