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淇華 小說可能比歷史更真實。 這十年指導模聯社,和學生持續關注敘利亞難民、和後卡斯楚的古巴,甚至和學生走到柏林的浩劫紀念碑,一起憑弔六百餘萬被納粹屠殺的猶太人。然而親近這些史料的感動,竟然比不上《逃難者》這本小說帶給我的衝擊,因為小說有人物、有過程,有人類共感後的同喜與同悲。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知名的部落格版主、旅遊達人工頭堅,是俗稱的五年級世代。 五年級世代,完整地經歷過台灣的黃金歲月與起伏載落。這次所出版的新書,記錄了工頭堅人生的四個部分,數段機緣。透過不同口味、產地的威士忌,讓故事多了味覺、嗅覺的層次。 工頭堅用故事記錄時代的脈動,也用威士忌調製屬於自己的生命之水。 既平凡,又特殊 五年級世代,正巧趕搭上台美蜜月末班車。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古巴前任領導人斐代爾‧卡斯楚(Fidel Castro)於11月25日與世長辭,結束波瀾壯闊的九十年人生。一生充滿傳奇與爭議的他,曾與不少英雄人物來往,除了眾所皆知的切‧格瓦拉(Che Guevara)之外,卡斯楚另一項並不為大眾所熟知的一面,是與不少文學巨人也有來往。Lithub近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就列出了卡斯楚與海明威(Ernest 完整文章
文/黃韻蓉 上週及上上週的排行榜〈【本週最熱門】快來學習如何理性又開心地討論婚姻平權法案吧~〉和〈【本週最熱門】時事搭時事:立法院婚姻平權法案審查、加拿大歌手李奧納.柯恩逝世〉中有關同志婚姻議題的文章都在榜單內,而本週同志婚姻議題依然是本站讀者所關注的,由〈【張耀升之黑是最溫暖的顏色】性傾向是可以改變的〉榮登第二名。除了同志婚姻議題外,最近也發生了一件大事件: 完整文章
文/陳小雀 海明威駐足古巴二十載,將熱愛古巴之情化成文學創作,為古巴寫下《老人與海》、《溪流灣中的島嶼》這兩部小說成了最佳文宣,吸引各國觀光客前往古巴,找尋海明威的足跡,體驗海氏風情。海明威留在古巴的足跡堪稱「社會記憶」,特別是哈瓦那舊區,已被朝聖者踏出一條海明威路線。 以大教堂為起點,安步當車,即可進行一趟文學、美酒與珍饈的巡禮,朝聖海明威。 完整文章
文/魯多.曼德斯 古巴從一九五八年開始就由共產主義獨裁統治,微弱的反對勢力分崩離析,毫無組織,對統治權力完全構不成威脅。當菲德爾把權力轉讓給弟弟的時候,邁阿密反對卡斯楚的流亡政府非常開心,認為轉移過程應該會十分短暫,專家們不是都表示勞爾年紀太大,絕對撐不了太久嗎?而且媒體還說他是一個「酒鬼,沒有能力統治國家」。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1929 年出版的《戰地春夢》,美國中尉與英國護士在烽火中相戀相愛,卻逃脫不出戰爭的命運弄人,女主角最後難產死在醫院,海明威要寫男主角的絕望與無助,沒有控訴和說理,而是冷調卻充滿餘韻的幾句話:「一會兒後,我出去,離開了醫院,在雨中,走回旅館。」 海明威的結尾簡潔有力,但創作思緒卻是百轉千迴。《紐約時報》報導,他在 1958 完整文章
文/魯多.曼德斯(Ludo Mendès) 自由言論在古巴的限制性,沒有人會冒險引起注意,觀光客雖然不太可能會被關進牢裡,但還是會被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再度入境。監牢則是所有此地居民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古巴人常常對我說:「這裡什麼都不會變,根本就沒有未來。」 就跟「事情沒那麼容易」或者「我對政治不感興趣」一樣,是本島最常聽到的四五句話。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從某些層面來看,我們都知道酒精不是太值得擁抱的東西,但偏偏,文學史上就是有一群人把這東西變得那麼浪漫,從希臘神話的迪奧尼修斯(Dionysus)到紙醉金迷的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甚至到水中撈月的詩仙李白,種種迷人又有趣的軼事與文學形象,在在讓人忘情地……扭開瓶塞。如果你喜歡酒,但對這件事還是有點矜持,那麼《The Dail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