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論文改寫成書,除了拿掉學術語言,我大概在架構就卡關了兩、三年吧,」敲定架構後,謝嘉心印出論文全文,將各段標示號碼、手工剪下、黏貼紙片拼湊,依全書架構替論文各片段找到最適合的位置,重新梳理出如今《我的黑手父親》一書。「很神奇吧,不是電子檔排版,是自己手工剪貼的喔!」謝嘉心笑稱如此手作的方式,或許正受父親職業的潛移默化。 完整文章
文字/艾希莉.歐娟;筆訪/愛麗絲 布萊絲很早就懷疑自己的生命有個大麻煩,與弗克斯墜入情網以後,深埋在體內的警鈴於焉大作:人如何給予自己不曾擁有的事物?沒被母親愛過的我,怎麼愛自己的孩子?——《在所有母親之間》 沒被母親愛過的自己,該如何愛自己的孩子?身為母親,就必然會愛自己的孩子嗎? 母性是否天生,而母職是否必然讓女性感到快樂?或者,是將自己推入深淵? 艾希莉.歐娟(Ashley 完整文章
文/Yu Shin 前幾天讀完了《厭世女兒》,心中揪成一塊,好像被刺中了。是的是的,我自己心中未解的那塊又被刺穿了,那樣的痛苦與精準,非常驚人。厭世姬無論是作為圖文作家或是散文寫作者,那種專屬於她的精準嘲諷,不因體裁的限制而有差別,更甚至,沒有了圖片,顯現出她對於人性的精準洞察力。 完整文章
文/佐野洋子;譯/陳系美 我想,我是個不受大人喜歡的小孩,想必是散發著令人討厭的氣場。事實上,我確實是個令人討厭的孩子。 我曾把玩伴阿隆從藤架上推下去,也曾在傍晚天色暗下來時,把皮球埋在沙堆裡就回家,因為之前阿隆把我的皮球扔到護城河。我沒有向母親告狀的習慣,因為只要一告狀,母親就直勾勾瞪著我說:「一定是你又幹了什麼好事吧。」與其被她直勾勾地瞪著,不如和阿隆大幹一架,打到渾身是泥還比較好。 完整文章
《明朝》,一般界定為科幻小說,駱以軍自己受訪說新書,也以科幻小說定位。但此書讀起來跟我們想像的科幻小說不太一樣。同樣的,因為書名,或許會被歸類於歷史小說,然而小說以明朝為引子,卻也不是歷史小說。 儘管有歷史,有科幻,《明朝》的底層,還是一部現實小說。 完整文章
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