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離群索書】我們都在明朝的變態裡生活

《明朝》,一般界定為科幻小說,駱以軍自己受訪說新書,也以科幻小說定位。但此書讀起來跟我們想像的科幻小說不太一樣。同樣的,因為書名,或許會被歸類於歷史小說,然而小說以明朝為引子,卻也不是歷史小說。 儘管有歷史,有科幻,《明朝》的底層,還是一部現實小說。 更進一步說,《明朝》是以過去、現在、未來為時代背…

女性數學表現欠佳,因為性別刻板印象告訴妳:這樣才對

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研究指出,這問題可能始於生…

媽媽似乎有種本能以打擊我為樂

文/厭世姬 我去催眠。 看了兩段前世,第一段裡,我是一個在沙漠中守城牆的士兵。家裡只有我跟媽媽,好像還養了幾隻雞。後來結婚了,媽媽也死掉了。老婆生了一個兒子,兒子又生了孫子,然後我腳受傷感染就死掉了。臨死的時候身邊只有兒子和孫子,老婆不知道跑去哪。孫子好像很怕我的樣子,一點也不親。兒子也沒什麼表情,…

母女關係有時候像是最終極的恐怖片

李屏瑤 我心痛的領悟了一件事。 如果我一味拉著女兒,最後這牢牢繃緊、岌岌可危的線就會應聲斷掉,我會就此失去女兒。 但那不代表我理解了,或是同意了。只是將我手中的線放鬆,退讓了一步,使女兒能夠走得更遠一些;只是拋下期待、拋下野心,持續拋下某樣東西退開罷了。女兒當真不曉得這有多困難嗎?是佯裝不知,還是不…

女兒們在天平上躊躇

釜山的海東龍宮寺,自入口開始,有一百零八階,沿路拾級而下,再沿著原路返回。路邊的石壁裡,有一尊佛像,得男佛。與我同行的母親注視著佛像,半晌,她小聲說,妳摸一下吧。聞言,我心底如亂石投入,不健康的蕩漾,但顧及形象,輕聲道,回程再說。半小時後,我們又狹路相逢了那位得男佛,可好,又僵了,母親的聲音跟姿態都…

【果子離群索書】給有志創作者的非八卦專業爆料

駱以軍甫獲第五屆聯合報文學大獎。此項獎金高達一百零一萬元的文學大獎,有別以單篇作品匿名參賽的文學獎,它讓平時擔任評審的資深作家、評論家也有機會享有冠冕,性質類似於諾貝爾、吳三連等獎。 每一位作家,都從第一個字、第一篇、第一本開始,有的筆耕有成,有的中綴,有的勤寫不斷卻成績平平。但發出創作光采的,也不…

【創作者讀字母會】巴洛克式猜想

文/陳栢青 我最初的問題在於,為什麼是巴洛克? 讀將下來,《字母會B巴洛克》集中收錄的各篇以巴洛克為名,卻並不那麼直觀的巴洛克,或我們以為的巴洛克(但巴洛克到底是什麼?是不是人人內心都有一種巴洛克?)。而在卷首楊凱麟的解釋中,巴洛克「繼續越界與轉向,像是竄走於迷宮深處」、「塌陷、捲縮與收束在任一時刻…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媽媽,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啊。」

文/威廉.馬奇 兩輛巴士在路邊停下,有些孩子已經開始上車。布里德勒太太四下張望,呼喚蘿達。蘿達跑過來後,布里德勒太太問她:「戴葛爾家的小男孩在哪兒?那個得書法獎的小孩在哪兒?他到了沒?我還沒見過他。」 「他在那邊。」蘿達說。「就站在大門旁邊。」 那孩子膚色蒼白,非常瘦,有張楔形長臉,粉紅色的下唇過於…

在小說不被需要的年代,談文學的可能──側記張鐵志、王聰威、陳夏民對談

文/葉維佳 王聰威、陳夏民、張鐵志。 三位實力堅強的文化人,三位都有媒體或出版編輯經驗,三位不約而同選擇了這個冬天推出作品,三位卻用了完全不同的形式來呈現他們最新的嘗試。在逼人的寒夜裡,他們要談新書、談時下的文學變化,帶著搖擺的威士忌,也談談自己的文學這條路,和一點不輕易的決心。 《主婦的午後時光》…

【閱樂書店書沙龍】設計者的自述、他述與交叉比對:彭星凱《吃書的馬》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當事人自述,往往令人著迷。 透過自我對於自我的描述,我能夠更加清楚看見,他一路上所走過的那些風景。 當然,如果能再多加點鏡面,那我們就得以瞧見,自述者可能未曾察覺的多重面向。 《吃書的馬》,一本設計人自我回顧與他人審視的小書。作者彭星凱,是一位平面設計師。獲獎無數,有自己的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