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虹汝 雖然生理期結束,但每談一次紅絲女子節活動,都有一種排卵的感覺。 然而,排卵是什麼感覺,能夠「感覺」嗎?排完卵之後,有沒有誕生出一些新生命,現今還無法得知。說起來這樣的行為很像母魚或青蛙,那麼我現在就是在一畝池塘邊徘徊,等待那些透明的接觸發生。以我有限的卵巢,打破人類一個月一次的限制,試圖做植物或兩棲類的繁殖。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是很甘願帶我姊姊出國旅行的,雖然有世代差異,但我很樂意啦。」前陣子剛從移居多年的柏林短暫返台,陳思宏身上還帶有旅行的姿態,目光永遠向外探尋著新鮮。 陳思宏一向崇尚步調緩慢的旅行,「走路如兔輕盈,心境如龜緩慢。」還得吃好睡好住好。他的姐姐們,則多是典型認真的觀光客,所有熱門打卡景點皆需到此一遊、知名美食不畏大排長龍,陳思宏曾帶著姐姐遊覽歐洲,一路上儼然是場修行。 完整文章
陳思宏長篇小說《鬼地方》,開頭就是一句問話:「從哪裡來?」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男主角陳天宏,在德國,男友愛問故鄉事。故鄉的地理不難回答,哪些樹什麼河流,侃侃引介,故鄉人事則只想迴避。 不想談故鄉,他把故鄉稱做鬼地方。他的故鄉,所謂的鬼地方,就是中台灣的彰化縣永靖鄉。 完整文章
文/楊傳峰 我想回學校義剪/3月 WEEK 2 米包從國中時代就很喜歡手作,對「美」有自己的堅持,國三的時候班上好不容易設計出一款班服,她怎麼也不願意接受,為了成就這件班服,我到她家找她,跟她溝通,經過一番討論後,她終於首肯,「好啦,不過我還是覺得顏色很醜。」 國中畢業後她到處學藝,等到有了一組自己的刀具,她歡天喜地打電話給我:「老師,我可以到學校幫你剪頭髮嗎?」 完整文章
撰文/黃沛云 攝影/劉森湧 「叭――噗,叭噗。」那一長一短急促與從容交替的響聲,承載了多少人的童年回憶。 彰化縣員林火車站前賣冰的阿嬤,打從年輕時期,就在一隻隻接過冰淇淋的手中,親眼看著客人從妙齡女子長大成人,為人母後再推著推車帶孩子來買冰;也見證到呱呱墜地不久,躺在嬰兒車中的細漢仔,逐漸長成少年,騎著酷炫機車載著年輕妹妹來呷冰。 完整文章
文/口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ohn Morgan 是怎樣的一個熱血老師,在彰化偏鄉創造出驚人的閱讀奇蹟? 更如何成功用閱讀的力量,翻轉偏鄉孩子的人生,並讓這所瀕臨廢校危機的國中,搖身一變成為各界讚揚的樂讀學校?在每年都能看到憂慮大眾閱讀素質低落的新聞、眾多家長不知如何有效提升孩子閱讀興趣的現在,楊志朗老師的故事顯得特別發人深省。 完整文章
文/鳳梨 前一陣子,網路瘋傳臺灣各縣市的特徵,太有趣了,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臉書上瘋轉,同事則不斷站起來:「才不是,我是xx縣的,哪有這麼誇張」、「沒錯沒錯,我家就是這樣」。我看到基隆的那則,大笑不已,第一條是:「不管去哪都要帶傘」哈哈哈哈哈哈哈,住在南港一帶的也一樣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