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陶曉嫚 大家對初夜交易的想像,經常建立在虛構創作上。例如日本導演蜷川實花執導的《惡女花魁》(さくらん),或是章子怡、楊紫瓊、鞏俐三大影后共演的《藝伎回憶錄》(Memoirs of a Geisha),都描繪女主角吃得苦中苦,爬上青樓群芳的頂點,以美貌才藝手腕勾引達官顯貴一擲千金,為她們贖身、成全她們的野心或愛情。然而在我的田野訪談歷程中,這些浪漫元素稀薄到幾乎不存在。 完整文章
文/劉揚銘 這是一本研究制服的書。 更準確一點說,書裡的研究目標僅限於高校制服,而且並不探討制服的款式、材質、哪個學校的制服最好看,只是從近乎戀物症患者的角度出發,大聲說出「其實我好喜歡制服」的心聲,解釋我們迷戀制服的原因,並且剖析制服的文化意涵與歷史意義。 會寫這樣的一本書,是因為從 17 完整文章
文/Heidi Su @ Green Tots Club 記得前一陣子受人爭議、惹來殺身之禍的法國雜誌《查理》嗎? 今天要介紹這位藝術大師 Tomi Ungerer 也出自法國。如果有人說法國真是專門出一些無懼驚世駭俗的藝術工作者,我倒是一點也不反對。 朋友在一月開始陸續傳訊息告訴我,Tomi Ungerer 的特展出現在紐約市 Drawing Center 完整文章
徐嘉澤以「台灣同志情色小說第一把交椅」為期許,出版了《窺》、《他城紀》等好幾本小說,但我對徐嘉澤最初也最深的印象,是一篇散文〈有鬼〉」。 說散文,其實帶有小說筆法,這是文學獎比賽散文類常出現的技法,〈有鬼〉就是文學獎首獎作品,讀開頭幾行就感覺到了,因為熟悉的腔調,相當的力道以及某些主題。 但這樣不是不好,也無所謂好不好,只不過是一種現象。像這篇〈有鬼〉,就是我很喜歡的作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