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育專家 李崇建 我讀過侯維玲數本童書,每一次閱讀都有美好的感覺,深深感覺她是童書界的異數,堅持踏著自己獨有的步伐,不為流俗喜好動搖;她也是純粹的文字藝術家,擁有唯美深邃的眼界,構築出屬於自己獨有的風格,在童書界有了清楚的辨識度,已經卓然成家。 她的童書也許不是最暢銷,但是最需要列給孩子們閱讀。 我有著重要的理由。 獨特的風格,獨到的文字 完整文章
文/尤騰輝 在台大開授「社會音樂學」的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在這堂課的授課大綱上寫:「你必須讓耳朵持續不斷地再打開一點,從而讓身體乃至心智都愈加開放。在這趟旅程中,我們一起感受並思索跨時空、跨類型的音樂,如何與複雜的人類社會,緊密交織、相互推進。」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得很多獎嗎?還好吧?」游善鈞笑了,「其實一開始寫小說,只是不服輸而已──仔細想想,我不管開始寫什麼,原因好像都是『不服輸』。」 游善鈞的姊姊很喜歡閱讀,尤其是推理小說,所以家裡很早就出現「謀殺專門店」系列以及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作品。受到姊姊的影響,游善鈞小時候就開始接觸許多類型小說作品,國一開始自己摸索著寫詩,還加入了現代詩創作社。 就是「不服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