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灣那五十年的樣子,從流行音樂,和都市傳說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陣子讀了《我們的搖滾樂》和《特搜!臺灣都市傳說》,想了些事。 「搖滾樂」和「都市傳說」都是俺有興趣的題目,不過讀這兩本書的收獲不只在與這兩個題目相關的資訊上頭。 俺讀過一些關於搖滾樂的專論,包括它在美國如何從非裔族群進入白人主流音樂市場、樂器製作…

搖滾樂能在戒嚴時期發展,想像起來很不合理啊──專訪熊一蘋

文/犁客 「那個其實是google到《桃色蛋白質》,」熊一蘋說,「金祖齡上節目,找余光和陶大偉,然後就瞎聊。」 《桃色蛋白質》是台灣有線頻道從前製播的一個節目,對台灣廣播歷史有點熟的話應該聽過余光、對台灣電視及電影歷史有點熟的話應該認識陶大偉;不過,得對台灣的搖滾音樂發展過程略知一二,比較可能知道金…

搖滾樂能在高壓政治下生根臺灣,來自特權階級的青年們

文/熊一蘋 天空異常的藍 我沒有看見 沒有看見雲和彩虹 街上的人們似乎非常滿意 非常滿意即使沒有彩虹 ──1976,〈壯遊前夕〉 臺灣人從什麼時候開始聽搖滾樂?問我的話,我會說「從搖滾樂誕生的時候開始」。對西方搖滾樂歷史熟悉的人肯定不會滿意這個說法,畢竟「誕生」對一種音樂類型來說是很曖昧的事,總是先…

音樂廳打了光的天篷寫著:「終於!倫敦準備好迎接布魯斯.史普林斯汀了。」

文/布魯斯.史普林斯汀;譯/洪世民 一九七五年八月二十五日(編註:《生來奔跑》專輯發行日),王牌盡現,「7」字原地翻轉,搖滾樂的「吃角子老虎」口中吐出連綿不絕的聲音和銀幣──頭彩!賓果!命中!我們有熱門金曲了!我興奮至極,也戒慎恐懼。身為想法樂觀但作風悲觀的人,我相信頭彩都有個可怕的雙胞胎──麻煩─…

【評書青鳥】從苦悶青年到勞碌中年,前樂手的不華麗轉身

側記/shiuo mi;攝影/謝定宇 九零年代的台灣在政治、經濟、文化上有不少的變化,包括社會改變的衝擊與文化爆炸,但也因為如此方能獲得更多嘗試的機會與勇氣。九零年代是不安的年代;亦是讓青春發光的年代。 同樣經歷過如此動盪時代的陳陸寬說:「我很慶幸成長在九零年代裡,人因當時的資訊匱乏而激盪出許多自己…

他可以找出療癒你的音樂,因為他明白:你想要的,不見得是你需要的──專訪蕾秋.喬伊斯

文/犁客 「我想我唯一無法忍受的音樂,是用管弦樂編制重新編曲的流行歌,在商店或電梯裡播放的那種;」蕾秋.喬伊斯說,「聽到那個我會有拔腿就跑的衝動。」 2012年,蕾秋.喬伊斯以《一個人的朝聖》入圍當年的曼布克小說獎長名單,也在同年因這本書獲頒英國圖書獎的「年度新秀作家」──這是她初試啼聲之作,一鳴驚…

倫敦、紐約,什麼事都在發生的完美一日:側記路嘉怡與何曼莊的老妹節

文/林宣瑋 算算年頭,路嘉怡與另一半走了十年。她慶祝的方式很簡單,就是一趟旅行,以及出一本書。在新書《只要願意一起走下去》裏頭,她不僅分享了兩人婚姻十年的相處之道,更分享這趟英國之行的點點滴滴。 而當她聽到了好姐妹何曼莊也將這幾年的紐約生活寫成新書《有時跳舞 New York》時,便邀請她與「貓下去…

除了搶諾貝爾文學獎,搖滾樂手還很喜歡在寫歌時把文學放進去!

編譯/暮琳 2016年12月10日諾貝爾獎頒獎典禮,被成為搖滾民謠詩人的巨星:巴布.狄倫(Bob Dylan)成為唯一一名缺席的得獎者。搖滾歌手獲頒諾貝爾文學獎在文壇掀起軒然大波,伴隨得獎人爭議而來的則是各種「何謂文學」的爭論、諾貝爾文學獎精神的辯證與巴布.狄倫飆升的點閱率和CD銷量。 1940年代…

在小說不被需要的年代,談文學的可能──側記張鐵志、王聰威、陳夏民對談

文/葉維佳 王聰威、陳夏民、張鐵志。 三位實力堅強的文化人,三位都有媒體或出版編輯經驗,三位不約而同選擇了這個冬天推出作品,三位卻用了完全不同的形式來呈現他們最新的嘗試。在逼人的寒夜裡,他們要談新書、談時下的文學變化,帶著搖擺的威士忌,也談談自己的文學這條路,和一點不輕易的決心。 《主婦的午後時光》…

【果子離群索書】要持久,要堅持,要讓讀者讀得津津有味

上回專欄談編輯,來不及寫的是,有一種編輯,本身也是作家,因此與作家頻率更接近,更易於溝通。但也不絕對如此,或以本位主義,造成作家、編輯角色不太能二合為一,或因自視甚高,終致以「一流作家不願服侍二流作家」為由離開編輯檯。 當過編輯的作家,心中有讀者,懂得以適當的形式表現,使文字適讀。(雖然也有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