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那時還自己用 Walkman 錄音、手寫歌名,寄到唱片公司去呢!」在成為設計師之前,Rock 心懷音樂夢,在華語歌曲的黃金年代,曾試著毛遂自薦。 喜歡音樂,小學三年級一次月考成績表現極佳,Rock 在父母首肯下購買的獎品,是當時最便宜的樂器,「一把雙燕牌口琴,我一開始不懂、也沒人教,就每天自己坐在家門口把玩、摸索,」Rock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34年9月,他在加拿大出生,祖父是加拿大猶太代表大會的首任主席,極具人望;外祖父是個拉比,也就是猶太教當中的智者,會在宗教儀式中擔任重要角色。祖父與外祖父在猶太社區及團體中備受敬重及深具影響力,他的父親經營的服飾商場也頗受歡迎,雖然不算大富之家,但衣食無虞,他曾經自承,「我從小就穿西裝。我試過牛仔褲,但就是不大對勁。」 完整文章
文/大衛.尼文;譯/章澤儀 搖滾巨星憑藉才華榮登名人殿堂。在各種珍貴紀錄之中必定夾著一張褪色的紙,上面沒有歌詞,沒有旋律,也沒有關於唱片或演唱會的盛大計畫,卻透露出端倪,預示此人將在十數年後震撼樂壇,甚至可能改變全世界。約翰.藍儂[1]在高中時期的成績單就是個例子。成績單上顯示,他是個不討喜的學生,總是答非所問,因為他看事情的角度總是跟別人不同。 完整文章
文/廖偉棠 Bob Dylan 回憶錄的第一卷英文名字叫做 Chronicles──《編年史》,中文譯本在大陸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名字改為《像一塊滾石》。中文版的名字來自 Dylan 燴炙人口的那首「Like a Rolling Stone」,明顯比英文名更加「詩意」和「搖滾」──當然,也更煽情。但是那絕非 Dylan 的本意,讀罷全書,你會發現那是一次刻意的誤讀,投合了中國讀者對 完整文章
文/臥斧 1991 年三月,艾瑞克.克萊普頓四歲的兒子從五十三樓的公寓窗戶墜落,撞向鄰近一棟四十層樓的建築屋頂,當場殞命。半年多前,克萊普頓的經理與兩名巡迴演出的管理人員,死於一場直升機事故。為了讓自己撐過身邊接連而來的意外事件,克萊普頓埋首工作,替電影《迷途枷鎖》(Rush)譜寫歌曲,將自責以及對兒子的懷念,寫成片中插曲〈淚灑天堂〉(Tears In Heaven)。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威利、強尼.艾克頓、大衛.戈布雷;譯/張綺容、陳湘陽 1969 年,披頭四在倫敦西北區艾比路錄音室旁的斑馬線拍攝專輯封面,此後每年都有五十萬樂迷從世界各地蜂擁至這條平凡的斑馬線朝聖,許多樂迷年紀尚輕,根本沒見識過當年的「四頭熱」(Fab Four),倘若能跟發跡前的披頭四廝混,豈不是更有意思? 本團帶你尾隨最初成軍的「五頭熱」(Fab 完整文章
文/布魯斯.史普林斯汀;譯/洪世民 《河》是我第一張將愛情、婚姻和家庭小心地移往舞台中央的專輯。第一首錄好的是〈輪盤〉(Roulette),描述一個有家室的男人揮不去三哩島核洩漏事故的陰霾。先前安全能源音樂人聯盟(Musicians United for Safe 完整文章
側記/羅翊禎;攝影/謝定宇 你能想像嗎?一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學生,利用每天去補習班前的晚餐、下課後的空閒,甚至是眾人皆睡的深夜裡,悄悄地走到客廳,打開電視,轉至72、73台的音樂頻道,就像啟動與世界連結的開關,在閃爍的聲光、迷人的旋律、躁動的音符催化下,成為今日的樂評人,以音樂創作為主題的作家,他是陳德政,在出版《我們告別的時刻》一書後,策劃了五場重返九零年代的音樂講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