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偉棠 Bob Dylan 回憶錄的第一卷英文名字叫做 Chronicles──《編年史》,中文譯本在大陸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名字改為《像一塊滾石》。中文版的名字來自 Dylan 燴炙人口的那首「Like a Rolling Stone」,明顯比英文名更加「詩意」和「搖滾」──當然,也更煽情。但是那絕非 Dylan 的本意,讀罷全書,你會發現那是一次刻意的誤讀,投合了中國讀者對 完整文章
文/臥斧 1991 年三月,艾瑞克.克萊普頓四歲的兒子從五十三樓的公寓窗戶墜落,撞向鄰近一棟四十層樓的建築屋頂,當場殞命。半年多前,克萊普頓的經理與兩名巡迴演出的管理人員,死於一場直升機事故。為了讓自己撐過身邊接連而來的意外事件,克萊普頓埋首工作,替電影《迷途枷鎖》(Rush)譜寫歌曲,將自責以及對兒子的懷念,寫成片中插曲〈淚灑天堂〉(Tears In Heaven)。 完整文章
文/大衛.尼文;譯/章澤儀 搖滾巨星憑藉才華榮登名人殿堂。在各種珍貴紀錄之中必定夾著一張褪色的紙,上面沒有歌詞,沒有旋律,也沒有關於唱片或演唱會的盛大計畫,卻透露出端倪,預示此人將在十數年後震撼樂壇,甚至可能改變全世界。約翰.藍儂[1]在高中時期的成績單就是個例子。成績單上顯示,他是個不討喜的學生,總是答非所問,因為他看事情的角度總是跟別人不同。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威利、強尼.艾克頓、大衛.戈布雷;譯/張綺容、陳湘陽 1969 年,披頭四在倫敦西北區艾比路錄音室旁的斑馬線拍攝專輯封面,此後每年都有五十萬樂迷從世界各地蜂擁至這條平凡的斑馬線朝聖,許多樂迷年紀尚輕,根本沒見識過當年的「四頭熱」(Fab Four),倘若能跟發跡前的披頭四廝混,豈不是更有意思? 本團帶你尾隨最初成軍的「五頭熱」(Fab 完整文章
文/布魯斯.史普林斯汀;譯/洪世民 《河》是我第一張將愛情、婚姻和家庭小心地移往舞台中央的專輯。第一首錄好的是〈輪盤〉(Roulette),描述一個有家室的男人揮不去三哩島核洩漏事故的陰霾。先前安全能源音樂人聯盟(Musicians United for Safe 完整文章
側記/羅翊禎;攝影/謝定宇 你能想像嗎?一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學生,利用每天去補習班前的晚餐、下課後的空閒,甚至是眾人皆睡的深夜裡,悄悄地走到客廳,打開電視,轉至72、73台的音樂頻道,就像啟動與世界連結的開關,在閃爍的聲光、迷人的旋律、躁動的音符催化下,成為今日的樂評人,以音樂創作為主題的作家,他是陳德政,在出版《我們告別的時刻》一書後,策劃了五場重返九零年代的音樂講座。 完整文章
側記/尤騰輝;攝影/謝定宇 陳德政在他今年的新書《我們告別的時刻》回顧了青春期的九零記憶,邁入四十不惑的階段,他形容人生並非電影,走到生命中場自然想回頭望,如同他鍾愛的導演王家衛所言:「前進的唯一方式是記得自己的過去。」 完整文章
側記/尤騰輝 在我宜蘭家三樓的房間裡有一面海報牆,張貼各式各樣在台灣演出的樂團海報或音樂刊物剪輯。其中一張海報上有大大的兔子,那是小白兔唱片師大店開幕的DM。上頭標語寫著「你從來沒看過的唱片行,你從來沒聽過的音樂。」 身為九零出生的前浪,我這代人的學生時期剛好錯過「地下社會」時代,更遑論Scum、Spin、Vibe這些資深樂迷的回憶。但座落於師大商圈巷弄內的小白兔唱片,最早在公館The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2016年12月10日諾貝爾獎頒獎典禮,被成為搖滾民謠詩人的巨星:巴布.狄倫(Bob Dylan)成為唯一一名缺席的得獎者。搖滾歌手獲頒諾貝爾文學獎在文壇掀起軒然大波,伴隨得獎人爭議而來的則是各種「何謂文學」的爭論、諾貝爾文學獎精神的辯證與巴布.狄倫飆升的點閱率和CD銷量。 完整文章
文/桑德爾原刊【圓神書活網】 沒有人喜歡排隊。有時候你可以付錢插隊。餐廳不會在門口貼著告示,宣布:願意給領班五十美元小費的客人,可以立刻有位子。不過近年來,出售這種插隊的權利已經從暗處現身,成為大家熟悉的作業模式了。 付費切入快速道 航空公司開始提供經濟艙旅客,以單一費用購買插隊權的機會。只要多付三十九美元,美國聯合航空公司就會賣給你從丹佛到波士頓的優先登機權,還附帶安檢插隊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