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在菜市場裡迷了路》是第1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決審入圍作品集。不過,這五則短篇雖說均為推理小說,卻在風格上各有不同,創作者也來自台灣、香港、中國與馬來西亞等地,因此相當程度地展現出了華文推理創作的不同可能性。 完整文章
文 / 唯色 旅行中經過阿拉善左旗,我特意去朝拜了城外山谷裡富麗堂皇的廣宗寺,又稱南寺,藏語名為「噶旦丹吉林」,與兩百多年前流亡至此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有殊勝因緣,不但依循他的願望而建,並築塔供奉他的法體。六世祕傳中也有同樣敘述,我相信是真的。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同意轉載 幾年前因緣際會見著一位來自中國的長輩,當時習先生剛上台不久,大力打貪,該長輩對他讚不絕口,直說法律辦不了的,習先生都下手幹了,黨就是有力,就是爽快。俺一時好奇,開口相詢:「倘若習先生自己有弊案,又該何解?」該長輩微微一愣,回俺,「共產黨的內規比法律還嚴,沒問題的!」 完整文章
文/王鳴劍 小說《霸王別姬》寫的是梨園子弟的江湖人生。李碧華用她那乾脆俐落的文字,向讀者講述一個關於「婊子無情,戲子無義」的忠貞與背叛的故事,其中包含著對香港與大陸關係的寓言式投射,表現出作者作為一個普通香港人面對 97 回歸時的複雜心情。 小說文本的敘事時間始於 1929 年(世界經濟危機爆發和內戰此起彼伏),終於 1984 完整文章
這個時代,年輕人喜歡的是《小時代》,誰在乎「毛時代」?但毛時代豈可不知?尤其精彩主戲「文化大革命」,其劇本之離奇、狂亂、激盪,以及諸角色遠離人性軸線的行為反應,都已超越編劇家所能編造想像的極限。 這齣人類歷史上空前、(但願是)絕後的大戲,小說家以為題材者不少,有的作為故事背景,側寫輕描,有的正面敘述,直接衝撞。廖亦武的《毛時代的愛情》即屬後者。 完整文章
文/胡發雲 那一年冬天,來得特別早。十月剛過完,北京已是一片冰天雪地。那時節,文化大革命正發生著一種微妙的變化。這世界革命的中心,在潔白與火紅,蒼涼與激越,美麗與恐怖的張力中,顯現出一種如夢如幻的曠世激情,不論是一七八九的巴黎,一九一七的彼得堡,還是一九三三的柏林,都不及其萬一。沒有親身經歷的人,無可想像。 完整文章
接續上文►►►完整的真相!才是否定與反思的唯一前提──專訪《迷冬》作者胡雲發(上) 要在1957年,你就是個右派! Q:故事中的主角多多,被他的母親說:「你和這個時代太格格不入了。」就某個程度而言,多多與您有許多相似之處,可否請您分享「發掘自己格格不入」的過程?而又是從什麼時期,您關注到這個現象? 完整文章
採訪/林宣瑋;筆答/胡發雲 文革的幽靈從來沒有離去。時至今日,我們又聞到那股令人窒息的氣味,它愈來愈濃郁地向我們逼近了。 這本書,力圖撕破多年以來,有關當局給文革蒙上的層層帷幕。我最想做的,就是把這段歷史最本真的外部與內部世界呈現在後世的讀者面前。 ──胡發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