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39年底,耶誕節之前,綽號「大忙人」、開漫畫公司的艾弗瑞特.阿諾(Everett M. “Busy” Arnold)找漫畫家威爾.埃斯納(Will Eisner)吃午飯;阿諾告訴埃斯納,報紙想在週日版刊載漫畫,屬意由埃斯納承接這個工作。 埃斯納有點猶豫,因為埃斯納幾年前與好友傑瑞.伊格(Jerry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第一份接受我投稿的副刊,是《自由副刊》,」胡晴舫說,「那時的副刊編輯是袁哲生。」 閱讀胡晴舫的文字,總覺得是那種從小投稿無往不利、橫掃雜誌及副刊版面的寫作者。但胡晴舫自承大學才開始創作,在那之前,「十一歲的時候投稿過《台灣新生報》就被刊出哦,再往前的話⋯⋯」胡晴舫想了想,「小二的時候投稿《中央日報》的笑話專欄算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永遠有人熱愛恐怖小說,也永遠有人認為這類東西是不值一提、與文學無關的垃圾。 不就是有妖魔鬼怪出現嚇人嗎?這種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 可是,如果你看看《直到被黑暗吞噬》的〈引言〉──這套書是恐怖短篇小說集,不過先別皺眉,先看〈引言〉就好──會訝異地發現,可能被歸類為「恐怖小說」的作品比我們想像的多很多,很多很多。 例如「千禧年三部曲」。 完整文章
文/蘇童 我所喜愛和欽佩的美國作家可以開出一個長長的名單,海明威、福克納自不必說,有的作家我只看到很少的譯作,從此就不能相忘,譬如約翰‧巴思、菲利普‧羅斯、羅伯特庫佛、諾曼梅勒、楚門卡波提、厄普代克等,納博科夫現在也是其中一個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來自農村寺廟的溝口患有嚴重的口吃,自幼便喪失了與人溝通的「語言」這第一把鑰匙。身為住持的父親過世後,他來到父親舊識主持的金閣寺擔任學習僧,獨留貧困卑微地求生的母親在鄉下。 對他來說自身的存在相較於金閣寺是何等醜陋殘穢,日夜想要親近在心中已幻化為完美理想典型的金閣寺,以確認自己生命的價值。 完整文章
很多早早就讀奇幻小說的台灣讀者,可能從沒想過,「魔戒」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會紅到讓「奇幻」成為國內讀者熟悉的類型之一;一個從小接觸大量日本推理小說、主修日文、喜歡日本近現代文學家的女生,可能也從沒想過,自己後來會進一家以「奇幻」為名的出版社當編輯。 完整文章
文/金宇澄;記錄整理/沈眠 冬日的氣息方近,「2017 Openbook好書獎」名單揭曉,中國作家金宇澄的《我們並不知道:金宇澄散文》(東美出版社)榮獲年度好書.中文創作,他也特地由上海搭機來台領獎。趁此難得機會,Openbook編輯部邀請台灣作家柯裕棻,在鄰近古蹟紀州庵的東美出版,獨家專訪金宇澄。以下是訪談摘要。 上海印象、台灣感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