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今年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決選入圍作品集叫《偵探在菜市場裡迷了路》。 這個徵文獎已經辦到第十八屆了,仍有很多人不知道──對推理沒興趣的讀者不知道、對華文創作沒興趣的讀者不知道、從事華文創作但只讀只寫某種「文學」的人不知道,連有些自認關注推理文類的人也不見得知道。 完整文章
朱宥勳《作家生存攻略》介紹作家如何存活,書裡開宗明義只談庸俗的事。不講文學的深度和技術,而是講投稿、參賽、出版和演講,因為就是這些事情,讓有深度和技術的文學人能在當前世界活下來,繼續創作好作品。這個切點有意義,照朱宥勳的看法,它能把文學人從浪漫拉回現實,在我看來,它也讓這本書除了適用於文學人,能進一步適用於其他靠文字創作過活的人,真正廣義上的「作家」。 台灣能有「大眾哲學圈」嗎? 完整文章
文/龍應台 既然晚上九點與山豬有約,乾脆就把這一天做為我的大武山巡山日吧。 下午就從小鎮出發,往來義方向行駛,大概十分鐘就到了縣道一一○和一八五號公路交叉的路口;穿過路口就進入了來義鄉,開始入山。 是很想去考「巡山員」這個工作的,想想看:每天的任務就是在山裡行走,看樹,聽鳥,觀察動物,住在草叢工寮裡,躲在樹叢裡抓偷竊樹木的「山老鼠」。還有比這個更親近大自然的工作嗎? 完整文章
「你不覺得這些哲學問題都很無聊嗎?」有一次我的哲學老師這樣說:「比如自由意志好了。不管怎麼討論,最後要嘛人有自由意志,要嘛沒有。兩個結局你早就知道,不管哪個發生,你都不意外」 「所以呢?」 「所以,魔鬼藏在細節裡」 結局的吸引力 柯文哲出席北市教育局閱讀推廣活動,說《老人與海》很無聊,他都跳過中間看結局就好。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對太宰治文學作品的厭惡,可謂極其強烈。首先,我討厭這個人的長相;其次,我討厭這個人分明土氣又自以為時髦的品味;再者,我討厭這個人飾演了一個不適合自己的角色。既是一個會和女人殉情的小說家,就必須展現出更嚴肅的樣貌來才行。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39年底,耶誕節之前,綽號「大忙人」、開漫畫公司的艾弗瑞特.阿諾(Everett M. “Busy” Arnold)找漫畫家威爾.埃斯納(Will Eisner)吃午飯;阿諾告訴埃斯納,報紙想在週日版刊載漫畫,屬意由埃斯納承接這個工作。 埃斯納有點猶豫,因為埃斯納幾年前與好友傑瑞.伊格(Jerry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第一份接受我投稿的副刊,是《自由副刊》,」胡晴舫說,「那時的副刊編輯是袁哲生。」 閱讀胡晴舫的文字,總覺得是那種從小投稿無往不利、橫掃雜誌及副刊版面的寫作者。但胡晴舫自承大學才開始創作,在那之前,「十一歲的時候投稿過《台灣新生報》就被刊出哦,再往前的話⋯⋯」胡晴舫想了想,「小二的時候投稿《中央日報》的笑話專欄算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永遠有人熱愛恐怖小說,也永遠有人認為這類東西是不值一提、與文學無關的垃圾。 不就是有妖魔鬼怪出現嚇人嗎?這種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 可是,如果你看看《直到被黑暗吞噬》的〈引言〉──這套書是恐怖短篇小說集,不過先別皺眉,先看〈引言〉就好──會訝異地發現,可能被歸類為「恐怖小說」的作品比我們想像的多很多,很多很多。 例如「千禧年三部曲」。 完整文章
文/蘇童 我所喜愛和欽佩的美國作家可以開出一個長長的名單,海明威、福克納自不必說,有的作家我只看到很少的譯作,從此就不能相忘,譬如約翰‧巴思、菲利普‧羅斯、羅伯特庫佛、諾曼梅勒、楚門卡波提、厄普代克等,納博科夫現在也是其中一個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