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信恩 「我們約東側花架。」 二○○○年九月,我大一。初進高雄醫學大學,因一場迎新,我得知一個地理語彙。 那時我不知花架在哪。很快地便知校園東側有兩口,一口是宿舍外的東側門,一口是東側花架。 初次的東側花架在傍晚下課時分。印象中機車頻頻熄火、發動,載承各方課後故事。沒被載走的,或載不到人的,無所謂,原地前行,日子照過。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十二個年齡不同、身分不同的人,因著不同目的,應徵參加一個內容不詳但時薪優渥的「人文科學實驗」;到了實驗現場,他們才發現這實驗要求他們待在一個設計特殊的地下空間七天,中途不得離開。這聽來不像什麼太麻煩的限制,但受試者們開始察覺,這實驗另有目的──他們每個人都拿到了致命武器,而且當中開始出現死者。 完整文章
文/克萊兒.伊斯特姆;譯/黃佳瑜 第一次認真思索「焦慮」這個詞,是在我十四歲的時候,不過,我個人認為我從小就很焦慮。小時候,我總害怕大型家庭聚會。我最愛做的,就是跟奶奶一起待在廚房。她會喝著酒,香菸一根接一根地抽,和我張家長李家短的東拉西扯。老實說,這種情況至今沒什麼改變,唯一的差別,就是我現在可以跟她一起喝一杯了! 完整文章
文/懸疑小說家 千晴 *本文章涉及《替身》劇情內容,請斟酌觀看 四個在表演學校學習音樂劇的十七歲少女,既是形影不離的好友,又是爭取演出機會的競爭者,表演、霸凌、睡衣派對……輪番在少女們的生活中上演,闖入小圈圈的轉校生催化一切祕密與衝突,讓她們的人生開始失速運轉——我主要是指四個媽媽的部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一個故事被冠上「青春」之名,似乎就框限了某種想像。 主角大約是中學到初出社會那十年之前的年紀,故事內容多半與校園與人際關係有關,可能是甜蜜或苦澀的戀情,可能是殘酷又黑暗的霸凌。當然這些不算太侷促的框架,創作者依舊能在其中發展出無限可能,只是印象深刻的幾部似乎就決定了名為「青春」的故事該有哪種主要樣貌,讓其他的可能都退到次要位置。 完整文章
文/白色豆腐蛋糕 2017年上映的泰國電影《模犯生》徹底展現「小題大作」的精彩典範,將4個主角的考試作弊體驗,拉抬成有如諜報鬥智電影的刺激體驗,看著小琳、阿班、葛瑞絲以及阿派等人一次又一次合作完成任務,身為年輕學生的他們,要提前迎戰整個不公平的世界,展現許多神乎其技的作弊招數。 完整文章
文/Creal;譯/尹嘉玄 製作人 那麼,現在要來正式進入今天的主題了。已經快要邁入三月分了,正好也是一年一度的開學季,相信很多人都害怕面對這個月分,對我來說也是。能否請各位分享一下,當時每逢開學的心境,或者有無印象深刻的記憶片段?有誰要先分享嗎?(大家都不敢第一個開口發言。) 完整文章
文╱賴逸娟(麥田出版編輯) 本書原文書名是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譯者在書中直譯為「寵溺美國心」,coddling則是過度保護之意,然而無論原文書名或後來另取的中文書名,兩者皆極易遭人誤解,使人以為這又是另一本倚老賣老指責年輕人軟弱的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