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Creal;譯/尹嘉玄 製作人 那麼,現在要來正式進入今天的主題了。已經快要邁入三月分了,正好也是一年一度的開學季,相信很多人都害怕面對這個月分,對我來說也是。能否請各位分享一下,當時每逢開學的心境,或者有無印象深刻的記憶片段?有誰要先分享嗎?(大家都不敢第一個開口發言。) 完整文章
文╱賴逸娟(麥田出版編輯) 本書原文書名是The Coddling of the American Mind,譯者在書中直譯為「寵溺美國心」,coddling則是過度保護之意,然而無論原文書名或後來另取的中文書名,兩者皆極易遭人誤解,使人以為這又是另一本倚老賣老指責年輕人軟弱的書。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還記得你上小學一年級時多麼緊張又興奮嗎? 年代不同,每個人的記憶自然有異。在主持人幼時成長的1960、70年代,上小學是無比的大事一樁,父母親的緊張興奮更甚於孩子,而孩子的心理則還摻雜了某種恐懼的心情,那是家中長輩經常掛在嘴邊的告誡——「如果不乖,看老師怎麼修理你!」 完整文章
文/陳昭如 那是個尋常的週末傍晚,爸媽帶著巧巧(化名)及她心愛的蝴蝶犬嘟嘟前往果園採木瓜。回程的路上,頑皮的嘟嘟不停地在車子前後座之間鑽來鑽去,逗得巧巧哈哈大笑。直到嘟嘟一溜煙鑽到爸爸駕駛座底下,把頭親膩地枕在爸爸胯下,巧巧突然天外飛來一筆: 「爸爸,你為什麼不把鳥鳥給狗狗親?」 完整文章
文/胡靖;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2017年以小說《獨舞》獲得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的李琴峰,去年於日本出版單行本後,再度投入翻譯工作,將原來以日文書寫而成的作品親自譯寫為中文,今年一月底於臺灣出版。此次她時隔兩年從日本返臺,為的就是帶著中文版本與讀者見面。 在語言的包覆裡剖露自己 完整文章
文/葉語婷;人物攝影/Wu René   夏日傍晚,白色襯衫與汗珠保持著禮貌,卻又親暱的距離,微微的風吹過肌膚,空氣裡有淡淡的汗味。穿著百褶裙的女生站在洗手台面前,陳舊的洗手台有一些水漬,恰巧映在女生的側臉──她用袖口輕輕擦拭,再將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夾住瀏海,把那些捲曲的全部拉直,然後小心地拉開剪刀。 完整文章
文/陳安儀 前天忙完睡下時,已經午夜兩點多了,睡前拿起少年小說《奇蹟男孩》的書稿,隨意翻翻,本想看個幾頁就睡覺;沒想到,竟一路忘卻時間的看到早上六點,毫無睡意的一口氣將整本書看完了! 這是一個闡述「勇敢」的故事。 十歲的男孩奧吉,擁有一張魔鬼般的臉孔。從小,他因基因缺陷,導致臉部殘缺,並合併多種併發症。好不容易,經過了大大小小的手術,他活下來了。但,更困難的事情還在後面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