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公司購入版權,將小說改編為電影,是大家早就習以為常的事,通常也對雙方都有一定助益。若是小說原本便十分暢銷,自然會有一定程度的票房基本盤,而電影的推出,也能讓原著的知名度進一步拓展開來,進而再創造出另一波銷量。 完整文章
記得「金馬53」的海報設計嗎?那幅穿著學生制服的少年抬著頭,用手電筒向夜空照射的構圖?設計師黃海的靈感,來自於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以下簡稱《牯嶺街》),也是向這部上映二十五週年的經典電影致敬。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那段沒有人有興趣提起的年代,其實決定了台灣目前的命運,但是我相信它是在種很特殊的氣氛狀況下面被刻意忽略,並不代表那個時代的空白,或是我們對當時事情的健忘。」 這段話是楊德昌受訪時對《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背景,1960年代,所下的註腳,同樣的,也等同是楊德昌對自我創作宣言:他的創作不只是影像的表現手法,而是要透過影像創作,去逼近一個新舊衝突下被抹去的、空白的聲音。完整文章
文/黃培陞 上週閱讀排行榜〈【本週最熱門】小艾瑪單日暴衝,鄭成功人帥奪冠!〉中充滿俊男美女夢幻路線,本週「閱讀最前線」最受歡迎的前十名,轉而緊扣蔡依林引發不同討論的MV〈戀我癖〉、日本職場真實狀況及美國大選,完全現實取向!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相較於修復版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楊德昌還有另外一部數位修復作品,那便是數年前中影修復計畫的《恐怖份子》。 這部將近30年前的作品,至今仍然毫無過時感,且意義至今仍有重新詮釋的空間,尤其《恐怖份子》中的聲部與影部,幾乎可作為分析與創作的示範教材。完整文章
不要作弊,憑直覺,回答:最喜歡哪部國片? 如果這樣問,我可能回答《藍色大門》。從電影院出來,片子裡透亮的陽光,青澀的青春,就壓縮成一個影像檔,長駐在我往後的歲月裡,一想起來,走路不覺輕快起來,哼著歌,好似赴一場約會一樣,愉悅,無負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