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介民(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2019 年 10 月 1 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香港街景卻宛若戒嚴:禁止港人遊行,關閉地鐵站,馬路設崗哨安檢,大型商場停止營業,大批鎮暴警察部署守衛在西環中聯辦,但民眾仍無懼上街抗議,警察開槍重傷一個 18 歲的中學生。這一天,反送中運動讓中國國慶,成為不名譽的耀武揚威的秀場,讓這天變成了舉世震驚的香港國殤日。(此時,10 月 1 完整文章
本屆金鐘獎「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由原住民族電視台節目《kakudan時光機》奪得,主持人Buya(陳宇)和Pangoyod(鍾家駿)穿族服上台領獎。若以主流服裝分類來描述,Buya的泰雅族服接近長袖裙,而Pangoyod的達悟族服則接近背心和丁字褲。隨後,媒體以「大露屁股蛋」等措辭下標報導Pangoyod的衣著,受到輿論批評,認為這樣做歧視原住民族、不尊重多元文化。 完整文章
文/愛德華多.加萊亞諾;譯/王玫、張小強、韓曉雁、張倉吉、吳國平、鄧蘭珍 所謂國際分工就是指一些國家專門營利,而另外一些國家專門遭受損失。地球上我們所居住的這一地區──今日我們稱之為拉丁美洲,過早地成熟了,自文藝復興時期歐洲人越洋過海,吞噬這一地區的遙遠時代起,拉丁美洲就淪為專門遭受損失的地區。 完整文章
文/陳玉箴 何時開始出現一個名詞,專門指稱台灣這個地方的特有菜餚?「台灣菜」(Taiwanese cuisine)這個概念何時誕生?雖然在 19 世紀之前的漫長時間中,島上的人群來來去去,在口語交談中或許也曾出現一些詞彙用來指稱台灣的食物,但從文獻的考察來看,真正出現一套有系統的論述,介紹、說明台灣的特色食物,是在日本展開對台的殖民統治之後。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譯/張雅婷 如果有人問我死前最想吃的三種食物,牡蠣一定是其中一種。牡蠣可以生吃,可以煎、煮、炒、炸和清蒸,調理方式千變萬化。其中,我最喜歡的是油煎或熱炒的牡蠣料理。肥美多汁的牡蠣經過加熱處理會更加鮮甜,又不會像炸牡蠣般油膩。因為在日本國內鮮少吃得到煎炒的牡蠣,所以一有機會到訪中華文化圈的國家,我都會到海產店或海鮮餐廳點來吃。 台灣庶民美食代表 完整文章
文/ 劉紹華 和許多經歷威權時代的國家一樣,柬埔寨的政治節日真不少。不過,像柬埔寨這樣有著古老傳統的王國,節慶當然才是假期的重點。 一年之中,十月底至十二月初節日最多,先是十月二十三日的巴黎和平協定紀念日,這一天是一九九一年洪森在巴黎與國王簽署和平協定,從此流亡中國的施亞努國王終於可以回國,流亡法國的拉納利德王子也可以回國參選,接著就是一九九三年在聯合國贊助下的首次民主大選。 完整文章
文/臥斧 有人認同當時日本政府的建設規劃,有人拆解箇中隱含的殖民算計;有人讚揚那段時期的社會秩序,有人指出本地人士在結構當中被貶為次等公民。有人認同,有人憎惡,但在那個時代,令人認同或者憎惡的種種其實同時存在,難以切割,如同光與闇,看似兩面,實則一體。 那是一個複雜的時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