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島剛;譯/張雅婷 如果有人問我死前最想吃的三種食物,牡蠣一定是其中一種。牡蠣可以生吃,可以煎、煮、炒、炸和清蒸,調理方式千變萬化。其中,我最喜歡的是油煎或熱炒的牡蠣料理。肥美多汁的牡蠣經過加熱處理會更加鮮甜,又不會像炸牡蠣般油膩。因為在日本國內鮮少吃得到煎炒的牡蠣,所以一有機會到訪中華文化圈的國家,我都會到海產店或海鮮餐廳點來吃。 台灣庶民美食代表 完整文章
文/ 劉紹華 和許多經歷威權時代的國家一樣,柬埔寨的政治節日真不少。不過,像柬埔寨這樣有著古老傳統的王國,節慶當然才是假期的重點。 一年之中,十月底至十二月初節日最多,先是十月二十三日的巴黎和平協定紀念日,這一天是一九九一年洪森在巴黎與國王簽署和平協定,從此流亡中國的施亞努國王終於可以回國,流亡法國的拉納利德王子也可以回國參選,接著就是一九九三年在聯合國贊助下的首次民主大選。 完整文章
文/臥斧 有人認同當時日本政府的建設規劃,有人拆解箇中隱含的殖民算計;有人讚揚那段時期的社會秩序,有人指出本地人士在結構當中被貶為次等公民。有人認同,有人憎惡,但在那個時代,令人認同或者憎惡的種種其實同時存在,難以切割,如同光與闇,看似兩面,實則一體。 那是一個複雜的時代。 完整文章
文/蔡曉林 日本或許是最熱愛巧克力與甜食的國家之一。曾有綜藝節目的數據顯示,在二十至六十五歲的年齡層間,高達百分之九十七的日本人喜歡巧克力。除了進口之外,日本國內甜食產業也相當興盛,森永製菓牛奶糖、明治巧克力等產品的歷史都將近百年以上,是不少亞洲孩子童年最甜美的記憶。 完整文章
文/沈清楷 當我們這樣去思考所謂的「法國人如何思考」,就可以發現,一個思考的文化很難是「天生的、自古是」,它必須基於什麼樣的「歷史條件」、「語言特性」、「集體認同」、「共同生活的文化記憶」、「教育養成」、「政治制度設計」等等多元的發展或甚至斷裂後重組,藉由後人歷史的爬梳,才構成了所謂「如何思考」。也必須警覺到,當一個思考模式被歸納出來之後,我們可能就正在抹去差異,從而也讓自己迴避了思考。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趁著假日的時候,沿著鐵道,來場悠閒的漫步,沿途所見的風光,必定也會用相機收納起來。旅行,可說是現今社會大眾,最主要的休閒方式!這些你我再熟悉不過的生活日常,在近百年前的台灣,呈現的是何種風貌? 完整文章
文/陳怡宏(台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游擊文化最近出版了陳舜臣於1974年所寫的自傳性小說《青雲之軸》,這本書是作者透過主人翁陳俊仁(即陳舜臣的化身,作者在此也開了小小的玩笑,陳俊仁ちん しゅんじん/にん與陳舜臣ちん しゅんしん的日文發音相當接近)來描述自己的戰前青春歲月及身分認同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