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離群索書】江湖路豈是一個慘字了得——讀《江湖無招》(下)

▶▶上篇:江湖路豈是一個慘字了得——讀《江湖無招》(上) 「只要日子過得去,誰願意離家漂泊,走這江湖險路。」師父告誡徒兒:「孩子,江湖路豈是一個慘字了得,餐風露宿,飽一頓餓一頓,今日不知明日事,隨時都有性命之虞。」 這段話為《江湖無招》整部小說定調。江湖路豈只餐風露宿飽一頓餓一頓?豈只隨時都有性命之…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Vol. 10 闖江湖的行前祕笈

大家都知道金庸是武俠大師,但不見得大家都真的讀過金庸武俠小說──改編成電影、電視劇、漫畫和遊戲的金庸相關作品實在太多了,雖然金庸早早就停筆不寫新的武俠小說了,但這些衍生出來的改編仍然持續增加;有些改編幅度之大,根本已經變成同人創作。 事實上金庸並不是第一個寫武俠小說的作家,金庸作品也不是閱讀武俠小說…

【果子離群索書】武林或許並未消逝,而是在大時代中不顯眼了

如果不看文案,直接閱讀《俠隱》,幾十頁讀下來,可能察覺不出這是一部武俠小說;如果看過資料,知道《俠隱》是武俠小說,可能懷疑自己記錯了,讀到近百頁,愈讀愈納悶,說好的江湖武林呢?幫派門派呢?怎麼一場架也沒打呢?什麼招也沒使出來? 莫說沒有武俠故事,連個高潮起伏的故事都沒有,全是日常起居、日常對話。作者…

【一週E書】長輩教誨時分,讓我們發揮學生時代上課讀閒書的精神吧!

文/犁客 如果應景一點,今天應該要來聊聊和愛情有關係的書。 不過,「幸福的伴侶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伴侶各有各的不幸」(對不起了托爾斯泰),用各自觀察角度及文字技巧講愛情的創作者很多,但遇上衝突──不管是和同學走在一起被誤會啦、有個吃醋的妹妹啦、突然跑出類型完全不同的情敵啦,甚至因為大時代裡的遠大理想沒…

【果子離群索書】翻牆為你摘朵花──詩歌江湖裡舖出來的那些哏

六神磊磊的強項是:把抽象化為具象,把靜態變成動態。 以《全唐詩》如何編成為例。我們知道,歷代以來,古書消逝不計其數,詩作也不例外。但這些真正絕版的書籍或作品到底多少,只是個模糊概念,難以想像,也無從想像。說到唐詩,或許有人想,《唐詩三百首》已夠我讀了,《全唐詩》出版了我也讀不完。那麼,《全唐詩》蒐羅…

在還不「武俠」的時代裡,如何表現「武俠」精神?──專訪《巫王志》作者鄭丰

文/犁客 有的武俠小說作者設定的時代背景很模糊,以自己的多部作品建構出獨立的武俠世界,有的武俠小說作者會設定一個現實的時代,但情節幾乎完全另行發揮;也有的武俠小說作者,不但喜歡明確的時代設定,還會利用機會把歷史中實際出現的人物變成自己故事裡的角色。 例如鄭丰。 出道十年、每兩年穩定交出一部新作品,鄭…

【果子離群索書】副刊江湖裡,身不由己的二三事

林黛嫚推出新書《推浪的人》,談中央副刊二三事,新書座談會上,主持人何榮幸問與會對談者,什麼樣的一句話會惹怒編輯?聯經出版總編輯胡金倫說,不喜歡有作者想要出書,卻逕以「和上面的誰誰誰說好了」來壓他。 不管是作者挾天子以令諸侯,或真的有天子高層撐腰,總教夾縫中的編輯頗多為難。我以前羨慕副刊編輯,覺得與作…

掩在時代底下的那話兒──專訪《龍頭鳳尾》作者馬家輝

文/犁客 「剛開始我想寫的只是哨牙炳,是從我外公嘴裡聽來的故事。」 這是馬家輝最新小說《龍頭鳳尾》起始章節〈楔子〉裡的第一句話。在這個章節裡,馬家輝一忽兒描寫外公滿足地吃著牛「賓周」,一忽兒描寫傳聞哨牙炳性好鹹溼,老婆要他在壽宴上「金盆洗撚」──要知道,「賓周」和「撚」等等字眼,都是廣東人對男性性器…

【果子離群索書】江湖上來的‧該走回江湖──讀《華麗的告解》

曾經有那麼一段時期,我超想去《中國時報‧開卷版》工作。因為喜歡書,喜歡出版新聞。當時《開卷》最常出現的記者名字,一個是徐淑卿,一個是董成瑜。我每周讀《開卷》,仰望她們的名字。後來兩人離開了。徐淑卿去大塊出版社。那時候部落格正興盛,徐淑卿每天寫部落格,我每天看。部落格裡動輒提到一個死黨,咩仔。老是咩仔…

【一日穿越大天津】直視江湖黑暗面──青幫:天津第一黑社會

文/慕容無言 慕容無言的《大天津》,慕容無言的民初武林!原價 280 元,01/23-01/24 Readmoo 獨家限時免費→【快去領取】! 青幫的北傳與上岸,大約是從十九世紀末開始,到二十世紀初逐漸在運河沿線各城市中立足。 這其中大主要原因大致有三,一是一八五五年後黃河改道後,運河山東段逐漸淤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