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文案你!──不被世界控制的生活方式,專訪《文案力》作者盧建彰

文/犁客 「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太單一,什麼都用經濟考量,」盧建彰說,「大家都覺得沒錢會死,那我問:有錢之後呢?有錢之後還是會死呀!其實為了賺錢而去做黑心的事,才真的會死啦。」 盧建彰是作家,也是獲獎無數的廣告導演,不但幫Google、Nike、SONY……等國際品牌拍過廣告,在蔡英文及柯文哲投身選戰時…

想用閱讀增進寫作力?首先,你還得讀對文本才行!

編譯/白之衡 許多研究報告都曾經告訴過我們,閱讀可以改善寫作能力,因此專家會鼓勵我們多閱讀。但閱讀並不表示只要是文字就照單全收,除了閱讀的內容要慎選,更要學會「細讀」,才有可能帶來莫大成效。 作家蘇珊.雷諾茲(Susan Reynolds)曾經著作《活化你的寫作腦:如何運用已證實的神經科學成為更有創…

【瞿欣怡的小貓之流】永恆的愛洗不淨屎尿孩子,文藝女青年這種病,生個孩子就好了!

人跟書的相遇很講緣份。作為「小貓流出版」第一本書的《文藝女青年這種病,生個孩子就好了》,她的出版,其實是一連串奇妙的偶遇。 那是三月午後,初春的太陽有點大,小貓流剛成立兩個禮拜,除了有些本土作家的書正在進行,外版書在洽談外,我還約上剛生了孩子的瞿筱葳,去剛開幕沒多久的閱樂書店「聊天」,實則我想把自己…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

她是完美家族中不完美的那人,卻也是讓不完美世界變得完美一點的這人

文/吳佳璇 提起縱橫二十世紀美國政壇的甘迺迪家族,你一定立刻想起,年輕有為卻於總統任內遭 槍擊殞命的約翰・甘迺迪(一九一七~一九六三),甚至隨口背出他的名言:「不要問國家能為 你做什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你也可能細數甘家老大、老二、老四和老七,還有下一代哪些成員死於非命的家族詛咒,或憶起某件…

馬汀大叔終於逮到機會問史蒂芬金:你到底他X的為什麼……

編譯/黃彥霖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與喬治 R.R.馬汀(George R.R. Martin)這兩位歲數差不多、幾乎是同時出道的老朋友,雖然同為幻想文類上的戰友多年,但這麼多年來,一直有一件史蒂芬金做得到而馬汀卻永遠無法理解的事。終於,在日前的一次現場對談中,馬汀終於逮到機會跟史蒂芬…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安安,給虧嗎?──登入古代灑花版《花間集》

之前說過,我初任教職兵馬倥傯的動盪時光裡,兼職代庖教過幾年的詞選。我們現在都會講「唐詩」、「宋詞」,但相傳詞起源於李白〈菩薩蠻〉和〈憶秦娥〉,到了晚唐詞體發展就已經趨於成熟,溫庭筠、韋莊等專業詞家的出現,替爾後宋詞時代奠定了基礎,在加上「堂廡特大」的馮延巳,「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的李後主,「詞…

東山彰良:「寫小說與才能無關,開始寫,把它寫完,那就對了。」

文/犁客 「臺北市的廣州街是我的原點,街上吹牛的大人們是我的題材,」東山彰良說,「我後來喜歡拉美文學,大概也是因為馬奎斯他們讓我想起那些吹牛的大人們吧。」 「東山彰良」是王震緒的筆名,他住在日本福岡,在大學當中文講師,同時持續寫作。「東山」紀念自己來自山東的祖父,「彰」則紀念與彰化頗有淵緣的母親。「…

【果子離群索書】我曾在與不曾在的遠流(上)

常有朋友以為我曾在遠流出版社上班,這是誤會,實則一天也沒有,雖然有好幾次擦身而過,但終究全部錯過。存留我在遠流上班的印象,可能來自於我對於遠流的大小事務好像很熟悉,也和多位遠流同仁熟稔。 遠流家大業大,彼此合作機會多。多年來,我和公司裡這個人那個人接觸、合作,久而久之,認識的人就多了,進去串門子,不…

每天一口經典名著,陪你讀完《白鯨記》、《戰爭與和平》

編譯/黃彥霖 我們都知道閱讀經典的好處,但認真讀完的人卻很少。每個人的書單中永遠都有某部來自十八、十九世紀的文學名著,如幽魂般始終徘徊不去,即使好不容易在通勤時或臨睡前找到了一點空檔,大部份人應該都寧可輕鬆逛臉書,也懶得去面對動輒六、七百頁的《白鯨記》或《戰爭與和平》。那些大部頭磚塊彷彿怎麼讀也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