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幾年來很少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感到錐心刺骨的疼痛,也很少有一個說書人的話語和眼眶裡忍住不落下的淚,讓我動容。 《背離親緣》的作者安德魯.所羅門以自身的生命經歷,以及十年間訪問三百多個家庭,去追索個體「差異」及其父母家人在公眾社會所面對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題。 完整文章
文/劉紹華 二○○三年,我首度拜訪涼山的麻風村,回臺後和一位博學多聞的友人提起此事,他的隨即反應是:「《聖經.利未紀》有說到麻風……。」該名友人雖然思想觀念很西化,但沒有基督宗教信仰,一提及麻風,卻立刻聯想到《聖經》,令我印象深刻。 完整文章
文/安德魯.所羅門;譯/謝忍翾 思覺失調症殘酷之處在於,哪些事物會消失而哪些不會,毫無道理可言。思覺失調症可能是讓人喪失情感能力,因而無法和人建立關係、愛人或信任他人,可能是讓人無法完全運用理性來思考,也可能是失去專業工作能力。患者有可能失去自理生活的基本能力,還可能喪失自我察覺及清楚分析的大部分能力。 完整文章
文/朱利安‧巴吉尼 想像你最畏懼的事情,曉得它終究會來到,而且完全無法加以阻止,但並不是因為實際上無能為力,而是因為這是非法的。想像你在世上最愛的人正在受苦,而他希望你幫他解脫這樣的折磨,但同樣地,你還是愛莫能助,不是因為你沒有實際的方法可以幫他解脫折磨,而是因為你沒有這樣的法律權利。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醫病之間,就如我們與自己身體的關係,陌生又熟悉。好的時候相安無事,壞的時候彼此熬煎。醫師是身體最熟悉的陌生人,明明素無干係,犯了病就不得不對著他袒露皮囊之內外,隱密的點點滴滴。醫師又像是一個生產線上的品管員,操之手裡的病歷表標記了一身精細零件的優劣,合格與不合格。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得很多獎嗎?還好吧?」游善鈞笑了,「其實一開始寫小說,只是不服輸而已──仔細想想,我不管開始寫什麼,原因好像都是『不服輸』。」 游善鈞的姊姊很喜歡閱讀,尤其是推理小說,所以家裡很早就出現「謀殺專門店」系列以及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作品。受到姊姊的影響,游善鈞小時候就開始接觸許多類型小說作品,國一開始自己摸索著寫詩,還加入了現代詩創作社。 就是「不服輸」 完整文章
《致命伊波拉》這本帶有科普味道的報導寫作,卻寫得如此好看,當小說看也可以。全書不僅報導生動,醫學的知識解說也深入淺出,閱讀此書頗得推理小說之趣。就像偵探與警探查緝真凶,像鑑識專家探索微物證據,一群醫療人員與生物科學家也全力追查伊波拉病毒的源頭,偵察病毒的儲存宿主。其中最引我注意的,是關於猩猩的敘述。 完整文章
文/大麥町 我們嘗盡各種方式去了解我們身體之外的各種知識:政治、經濟、物理、化學⋯⋯,我們也試圖透過文學、哲學、藝術去理解自己的所思所想,但是弔詭的是,我們有時候,卻對我們自己的身體,還有各器官如何運作這件事,十分的陌生,陌生到直到他們發出警訊時,才恍然發現原來這些器官,平時總默默地維持著身體的機能運作。 其實因為我們不曾真正認識過自己的身體,所以這些知識才會成了秘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