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沒有人的人生是蒼白的——朱福銘談宮部美幸的《理由》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見過兩次宮部美幸,一次是2006年在獨步文化時,邀請推理作家藍霄,前去東京專訪這位重量級的日本推理天后,繼吉川英治、松本清張、司馬遼太郎之後的「國民作家」。 採訪前,我們一行人先去逛了宮部出生、成長的老家深川不動堂及附近,拜訪大極宮事務所、到位於水天宮…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I的悲劇》:是社會派也是日常推理,某些人的悲劇,或許是整個社會的殘酷喜劇

米澤穗信的《I的悲劇》是一本相當有趣的連作短篇集,故事描述一個村莊由於位處深山,因此最終淪為沒有任何村民居住的廢村。但在新任市長的政策下,三名公務員被迫肩負起讓這個村莊重新復活的責任,不只得要延攬新居民入住,同時更得為了讓他們持續居住下去,還得協助他們處理一些生活上的問題。 《I的悲劇》以這樣的前提…

「我一直認為我不是作者,我就是一個小說讀者。」──專訪《東方慢車謀殺案》作者藍霄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我不是作者,」藍霄說,「我就是一個小說讀者。」 出版過三本長篇小說、發表了近二十篇短篇作品,以發表的年份跨度來說雖然不算多產,但藍霄說自己不是「作者」還是太過謙虛。「那時沒有e-mail、沒用電腦打字,投稿還得用手寫在稿紙上然後裝信封寄出去;」藍霄笑道,「結果雜誌居然還把我的作…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4:推理「自然」入門課

文/犁客 「今天的『推理自然入門課』,不是要講自然課;」理工科系出身、在中央廣播電台主持「名偵探科普男」節目,同時也擔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的冬陽,講座一開始就解釋自己給定的題目意義,「而是讓大家『自然而然就愛上推理』的入門課。」 畢竟,大多數讀者開始閱讀的情況是走到書店新書區,被某本書的書名、封…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無論是一見如故還是二見鍾情,重點都是⋯⋯

讀經典無感,讀別人推薦的書無感,自己推薦給別人的書別人讀了也無感,這些情況在我們漫漫的讀書生涯裡總會遇上。有些時候是我們和那本書相遇的時間不大對,有些時候是方式不大對──繞個彎轉轉脖子對方看起來就變得順眼了,有些時候則純粹是我們和那本書不對盤,就像在我們漫漫人生總會遇上的很多人。 沒有什麼書是非讀不…

「我想寫的不是社會的重大事件,而是個人的重大事件。」──專訪橫山秀夫

筆訪/犁客;文字/橫山秀夫 1989年,日本的昭和64年。這是昭和的最後一年,而且只有短短七天──昭和天皇在1月7日駕崩,平成年代隨之來臨。小說《64》裡提到的綁架事件,就發生在這段時間。綁架事件出現遇害的女孩、心碎的家屬、震驚的民眾,及因為沒能擒凶而感受複雜的警方。 過了近二十年,追溯期將至,警界…

韓國社會派小說的力量──走過2020,從世越號沉船事件到MERS風暴,如何以文學揭露真相、控訴失責、撫平創傷

文/愛麗絲 「那一刻,我有點痛恨自己不是小說家。」作家阿潑,以記者身份前往日本 311 大地震現場時,拍攝浩劫過後散落一地的物品,「我們只能透過這些物品,想像它們的主人,」這些沒有聲音、無從訴說的故事,不在新聞報導的事實範圍,也許只能用想像力,替他們把故事說完。這也是被稱為「世越號文學」開端,韓國作…

限制一向可以激發創意──不信你看今村昌弘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長久以來俺都認為「類型」標籤有些優點,也會產生一些麻煩,對閱聽者和創作者而言都是。 「類型」標籤能協助閱聽者預先判別某個作品,在尚未真正閱聽的情況下預估自己會不會對這個作品感興趣──閱聽者喜歡「武俠」,面對類型標籤分別是「武俠」和「愛情」的兩部作品,…

「推理小說中,我特別喜歡那些胖胖的警部廢物」──專訪《讀日文:潛入推理迷霧看日本經典》作者戶田一康

文/愛麗絲 「推理小說裡,配角好像都是廢物啊,」戶田一康笑著說起推理小說不成文的規定,尤其是警部的角色,總是很容易被兇手的詭計欺騙,但在他們的襯托之下,名偵探的推理也更顯得出眾。「總是說著『好,我知道了!』,卻從來沒有猜對過,」配角們荒誕不羈的說法,有時也成為殘酷事件中的調味劑,讓讀者的心情不那麼沈…

【讀者舉手】我們依據片面的資訊下結論,別人又把我們的偏頗結論當成資訊

文/Certain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出乎意料的,雖然這部小說的主題是網絡欺凌、自殺事件等等,但整篇讀上來卻沒有很沉重或悲傷感,反而讀著讀著,就是覺得很流暢很舒服的感覺(是到最後真相大白有那麼一點點煽情喇)。曾讀到作者的訪問說想寫對大眾沒有門檻、可以讓他們享受的一本書,我覺得這本小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