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E: 你說你不想去參加校外教學,因為這一次要去的地方,你已經去過好多次了。你還說,老師在發下通知單時,就已經忍不住先警告班上同學,當天她會很在意秩序的表現,但你早就知道原本會讓老師頭痛的那些同學在校外教學當天也不可能就突然變成「香甜可口的乖乖」,所以與其在走馬看花的校外教學中,還要忍受老師罵人的聲音,那你寧可請假在家看書發呆睡覺。 完整文章
文/黃培陞 上週閱讀排行榜〈【本週最熱門】小艾瑪單日暴衝,鄭成功人帥奪冠!〉中充滿俊男美女夢幻路線,本週「閱讀最前線」最受歡迎的前十名,轉而緊扣蔡依林引發不同討論的MV〈戀我癖〉、日本職場真實狀況及美國大選,完全現實取向! 完整文章
文/王浩威 滑溜了的記憶,果真完全消失了嗎? 一九九一或九二年的門診,我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某位個案原來是童年性侵害的倖存者。 她例行地來門診,例行地領取撫慰靈魂的抗焦慮劑。而我就像每一位門診醫師一樣,偶爾納悶為何這長久的治療依然無法根本地消除她的夢和恐慌,卻又快快地因為忙碌而遺忘了。 直到半年或更久的門診以後,這位中年的女性勞動人士不經意地問說:「A 型和 O 型會生下 B 完整文章
撰文/黃沛云 攝影/劉森湧 「叭――噗,叭噗。」那一長一短急促與從容交替的響聲,承載了多少人的童年回憶。 彰化縣員林火車站前賣冰的阿嬤,打從年輕時期,就在一隻隻接過冰淇淋的手中,親眼看著客人從妙齡女子長大成人,為人母後再推著推車帶孩子來買冰;也見證到呱呱墜地不久,躺在嬰兒車中的細漢仔,逐漸長成少年,騎著酷炫機車載著年輕妹妹來呷冰。 完整文章
文/蔡逸君 「當你回想,就會覺得我們人選擇去記住哪些事是個挺奇怪的問題。說選擇,當然是一定有,不管你是否意識到。……其中有些事甚至可能在當時對你根本沒多大意義。當然,不知怎地,這些記憶卻很持久,在之後的那些年裡一直跟著你。」──阿嘉莎.克莉絲蒂《未完成的肖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