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完整文章
文/米果 開始意識到中年,或許是晨起面對鏡子的剎那沮喪,或許是照片裡的自己出現細微的老態,那真是日積月累之後讓人不得不認命的殘忍。 歲月來勢洶洶,既不暗示,也不掩飾,直直地來,用意鮮明。 然而類似這樣的挫折並未將自己逼到牆角,變老原本就不可逆,至多感慨一下青春不再,很快就看開,如果不看開也沒別的方法了。跟年紀對抗的微整型,頂多是最低階的外觀保衛戰而已,既然覺悟,就不必再多花錢了。 完整文章
文/米果 我討厭吃軟爛的米糕,尤其淋了紅色甜辣醬的米糕,對我來說,那是忤逆了體內的「台南米糕魂」。 米糕必須保留糯米的Q彈口感,水分一旦過多,米糕就失去魂魄,毫無筋骨可言,即使是糯米做成的麻糬,雖軟嫩,但也有一定的Q度,這是糯米的風骨吧,必須給予尊重。 完整文章
文╱米果 我家餐桌很早就出現「蛋包飯」這道料理,在那個「蔣總統萬萬歲」的年代,光是殺日本鬼子的題材就可以拍好幾部愛國電影的年頭,類似「蛋包飯」這款日式料理出現在餐桌上,其實很刺激。 「哇,是日本料理耶!」雖然不太確定,但第一次看到蛋包飯,以當時的小孩視野,必然有類似的讚嘆。 完整文章
文/米果 時間支配既然很自由,就不要讓自己變成頹廢度日的人…… 不管是所謂的Freelancer或是「在家工作」,總之,我是自由了。 但是,「自由」的定義是什麼呢? 對我來說,不用拘泥於朝九晚五的出勤時間,不必被無形的鎖鍊銬在職場,不管是冗長而沒有結論的會議,或是寫了也沒有什麼實質意義的企劃書,總之,那些討主管歡心的工作,暫時不必做了。 完整文章
文/米果 「這種時候,就要煮一鍋麻油燒酒雞。」 人體對於天氣溫度的直覺反應是很奇妙的,一旦感覺天涼就即刻啟動口欲需求單,腦內隨即遞出一組密碼,「該吃鍋了」。雖不到低溫凜冽,但有一絲涼意近身,就非得靠鍋料理來並肩作戰不可,那是身體不可逆的任性。 完整文章
文/米果 「滷菜是可以啟動正面力量的開關。」 似乎是小時候跟爸媽一起看台語劇的印象,劇中的女主角提了一個皮箱離家出走,在高雄愛河邊徘徊,感覺人生失志,愛情又不如意,打算跳河自盡時,發現河邊有個麵攤,心想,反正都要死了,何不吃飽了再上路,於是坐下來點了一碗麵。老闆見女子神情落寞,另外切了一盤滷菜請客,原本打算跳河的女主角,因為一盤滷菜的善意,人生重新燃起希望,於是打消了自殺的念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