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台式麵包,很台,越台越好

文/米果 「我對肉鬆類的台式麵包有著不可理喻的溺愛,肉鬆底下藏著白色美奶滋的組合真是銷魂。」 我喜歡台式麵包,很台,越台越好。 大約四歲前後搬離台南青年路紡織廠宿舍,遷居東門城內巷弄,直到小學三年級,幾乎日日繞著東門城晃蕩,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城邊的「穩好麵包」。之後搬到永順火柴廠舊址,改吃衛國街口的「…

【果子離群索書】來到這家車站書店,便能遇見當下最需要的書

《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

「要有辦法成為別人的過去,才是成熟的大人」

文/米果 開始意識到中年,或許是晨起面對鏡子的剎那沮喪,或許是照片裡的自己出現細微的老態,那真是日積月累之後讓人不得不認命的殘忍。 歲月來勢洶洶,既不暗示,也不掩飾,直直地來,用意鮮明。 然而類似這樣的挫折並未將自己逼到牆角,變老原本就不可逆,至多感慨一下青春不再,很快就看開,如果不看開也沒別的方法…

同學都愛叼著煙斗的福爾摩斯,可是我偏愛亞森羅蘋

文/米果 我很早就開始像書蟲一樣吃文字,早於識字之前,應該是從圖畫書開始,也有可能是《國語日報》的〈小亨利〉連載漫畫。總之,斷奶之後,用清澄如稚嫩乳牙的瞳孔,把一顆一顆鉛字,蛀進腦袋裡,書的滋味,非常迷人。 童年沒什麼特別懷念的玩具,大約都是一些手工製作的自娛小玩意,譬如撕下舊作業簿,自己手繪剪貼做…

軟爛的米糕對我來說,那是忤逆了體內的「台南米糕魂」

文/米果 我討厭吃軟爛的米糕,尤其淋了紅色甜辣醬的米糕,對我來說,那是忤逆了體內的「台南米糕魂」。 米糕必須保留糯米的Q彈口感,水分一旦過多,米糕就失去魂魄,毫無筋骨可言,即使是糯米做成的麻糬,雖軟嫩,但也有一定的Q度,這是糯米的風骨吧,必須給予尊重。 台南米糕應該有兩大門派,其中一派是準備一大鍋蒸…

在那個「蔣總統萬萬歲」的年代,餐桌上出現「蛋包飯」其實很刺激

文╱米果 我家餐桌很早就出現「蛋包飯」這道料理,在那個「蔣總統萬萬歲」的年代,光是殺日本鬼子的題材就可以拍好幾部愛國電影的年頭,類似「蛋包飯」這款日式料理出現在餐桌上,其實很刺激。 「哇,是日本料理耶!」雖然不太確定,但第一次看到蛋包飯,以當時的小孩視野,必然有類似的讚嘆。 知道蛋包飯這道料理,應該…

自由工作者才不是你想的那種自由呢

文/米果 時間支配既然很自由,就不要讓自己變成頹廢度日的人…… 不管是所謂的Freelancer或是「在家工作」,總之,我是自由了。 但是,「自由」的定義是什麼呢? 對我來說,不用拘泥於朝九晚五的出勤時間,不必被無形的鎖鍊銬在職場,不管是冗長而沒有結論的會議,或是寫了也沒有什麼實質意義的企劃書,總之…

才沒有在咖啡館寫稿這種事情呢

文/米果 這幾年要是被問到,「會去咖啡館寫稿嗎?」 我總是毫不猶豫回答,「不會!」 即使是簡單兩個字的答案,還是讓問話者感到訝異,甚至,倒退兩、三步,彷彿見到罕見的異類。 「寫稿」與「咖啡館」,為什麼硬要綁在一起呢?甚至,很多人會以為在咖啡館寫稿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到了咖啡館必然文思泉湧,偉大的作家都…

【elek之真是個顯而易見的圈套】不可能的工作術(2-1)

離開朝九晚五改行警備自宅(不對,是租屋處),兼翻譯兼寫稿,生活的轉型著實讓我好奇往昔不屑一顧的「工作術」。 初初有自己接案營生的念頭,我就從米果的《13 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窺見接案生活的端倪,那時的印象是,除了現金流要費點心思顧,說到底就是紀律。少費心思維持辦公室人際交往,可是一下子湧進來的全…

【2016 專欄作家拜年趴!】果子離:一定不要做的事,當然不會告訴你~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打算一定要做:攘外必先安內。每週寫 Readmoo 專欄,連讀帶寫,總在截稿之日火急趕寫,太累了。好不容易年假休兵,一定要趁勢存貨,超前進度,制敵機先,享受強虜灰飛煙滅的快感。 一定不要做: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