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別人不一樣,不一定就是不正常——專訪《萬物皆有裂縫》作者阿布

文/愛麗絲 「那時史瓦濟蘭大使館要宴客,我們過去幫忙準備,一邊剝高麗菜,一邊聽御廚說炒飯要怎麼做才好吃,王室料理就被我偷學起來啦!」阿布笑說當年在史瓦濟蘭擔任替代役的經驗,似乎也精進了廚藝。而回溯記憶,另一次密集下廚,則是他在英國攻讀熱帶醫學時,「那時候課業繁重,每餐備料和吃飯只能花半小時。」下了課…

醫師預設病人主訴是真實的,若否,主訴即是疾病的一部分

文/譚亞‧魯爾曼;譯/張復舜、廖偉翔 有個病人在巡房的時候神智似乎完全清楚,但人卻待在醫院,這是因為經過兩年的精神動力心理治療後,她突然告訴她的治療師,她擔心治療師腿上的綠色斑點。她也從來都沒有用過「罹病」這個詞。然後還有一位才華橫溢的年輕物理學研究生。他正從第一次的躁症發作中逐漸恢復。他的父親得過…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在現代社會生活的第一等要緊事

在分工細緻的現代社會裡,每個人都依賴著無數的別人才能生活,其中有大多數人互不相識──生活用具都得有人設計製造,沒有這些別人,個人很難生存──每個人都是組成「社會」這個大群體的一部分,一方面將自己的部分技能提供給社會,一方面從社會獲得其他人的付出。 從這個角度來說,理解別人,是在現代社會生活的第一等要…

【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隨機被殺的人多,還是吃檳榔致癌的人多?──《我們與惡的距離》劇場版演員專訪

黃偉俐診所創辦人黃偉俐醫生擁有高學歷,並同時鑽研精神醫學及心理學,使他的專業備受客界肯定,經常上媒體接受採訪。這次黃偉俐以自己的職業專長參與《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以下簡稱《與惡》)演出,飾演精神科醫師角色,對多才的他來說,一點都不難。 採訪這天,他帶了兩副極具造型的眼鏡讓我們幫他挑。上鏡…

如何與難纏的人溝通?用臣服式溝通打造完美關係

文/茱迪斯.歐洛芙;譯/顧淑馨 溝通是效力強大的藥物。我們說話的內容和表達方式,可以傷人也可以帶來療癒。完美的溝通必須仰賴臣服,那代表懂得何時該堅持,何時該放手。也意味著既要表達感受,也要願意釋放封閉心靈的傷痛和憤恨,那是流動而非對立的,還要避免戲劇化的結果。你將學會了解所有的互動都有流動,並決定對…

不只是好朋友?感情外遇的跡象……

文/茱迪斯.歐洛芙;譯/顧淑馨 靈魂伴侶關係是基於信任、承諾和想要共處的強烈欲望。儘管有這麼強的連結,你倆的心還是會以無數的方式自由發展。危險之處在於你對感情外遇或許無抵抗力,特別是關係不穩的時候。這可能傷及信賴,並使你不再臣服接受維繫關係所需的成長。 感情外遇是指轉向朋友或同事尋求情感上,而非肉體…

為什麼我們不選擇一些比較溫和的詞彙,而要使用比較刺耳的那個字彙,瘋癲呢?

文/史考爾(Andrew Scull) 瘋癲是個擾人的主題,我們至今仍被其神祕難解所困。我們認為自己所居住的世界,是由常識所構築而成,而發瘋之人則被隔絕在這個世界之外,處於一種失去理智的狀態[1];這種崩裂破碎的情緒騷動,緊緊地攫住了我們當中的一些人,永不放手。這是無數世紀以來,不管在哪一個文化之中…

《超譯尼采》的作者說,沒有人可以從權力的網絡逃開

文/白取春彥 傅柯知名的著作《規訓與懲罰:監獄的誕生》(法語書名為《監視與懲罰》)一書,是透過歐洲懲罰形式的變化,討論權力機制的質的變貌。 在過去君王統治時代,對犯罪者的懲罰基本是採取殘酷手段,對犯下重罪者執行殘虐的公開死刑。 以身體的刑罰徹底讓人民知道誰才是支配者,以可能會被殺的恐懼心理來統治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