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西迪紐約遇刺倖存,創作不應遭受死亡威脅

編譯/愛麗絲 75 歲英美籍印度作家薩爾曼.魯西迪(Salman Rushdie)日前在紐約演講中遇襲,遭刺傷臉部、頸部與腹部,其經紀人安德魯.威利(Andrew Wylie)表示,魯西迪其中一隻手臂神經與肝臟受損,且很可能會失去一隻眼睛。不幸中的大幸,魯西迪近日已摘下呼吸器並能再次說話。 1988…

成為紐約犯罪風景的行吟詩人前──談勞倫斯.卜洛克初入文壇回憶錄《酒店開門之前》

文/冬陽(推理評論人,復興電台《偵探推理俱樂部》主持人) 「等一下有沒有作家不方便回答的問題?」活動開始前五分鐘,主持人楊照於後台拋出了這段話,擔任行銷企劃與負責口譯的同事一起轉頭看我,顯然要我這個入行還不到一年的菜鳥編輯回答。 「作家沒特別提及,我想是沒有。」我的語氣很斬釘截鐵,但內心其實忐忑不安…

【經典也青春】當天降蠻橫之惡——陳慧談勞倫斯.卜洛克的《行過死蔭之地》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行過死蔭之地》是勞倫斯.卜洛克「馬修.史卡德系列」的第十本,出版於1992年,之後此系列又有九本續作,因此剛好介於中間轉折點的本書,讓我們看到了辭掉警察工作,擔任私家偵探的史卡德在首部曲1972年的《父之罪》二十年後的樣子,以及逐漸變化中的紐約市的街道…

零下五度的紐約,從冬天英倫味到冬天腳臭味

文/溫暮 在新家安頓後幾周,某個天空灰濛濛的周末早晨,臥室裡的暖氣機轟隆作響,我躺在床上用手機看晨間新聞,菇哥在我隔壁用羽絨被蒙著頭,發出小動物般稀哩呼嚕的聲音,睡得香甜。 氣象預報顯示下周將有寒流來襲,最低溫可下探攝氏零下五度。 來到紐約後,我每天都在家工作,所以寒流對我影響不大,但想到鞋櫃那幾雙…

疫情下的紐約夫妻生活,各管各的衛生紙

文/溫暮 解決了糧食問題,我和菇哥開始了看不到盡頭的自主居家隔離。喜愛的餐廳多數暫停營業,外出用餐不易,日日在家開伙,習慣簡單清淡的菜色,偶爾懷念疫情爆發前多采多姿的飲食生活。 大約兩週後的某個清晨,我在客廳一邊吃早餐一邊讀網路新聞。廁所響起一陣窸窸窣窣扯捲筒衛生紙的細碎聲響,然後是抽水馬桶的流水聲…

【一週E書】用詩的頹圮姿態支撐帶有悲劇血統的正義──史卡德來了

文/犁客 他在紐約當警察,不特別髒,但也不算乾淨。他和一個妓女有肉體關係,沒付過錢,妓女也沒向他要過,因為妓女知道他的職業某些時候可以幫她,他也的確會這麼做。他不會主動索賄,也不會拒絕平白送到眼前的鈔票,就像他仍是菜鳥時的搭檔告訴他的:你張開手心、有張鈔票飄進你手裡,那你就該把手閤起來、握緊鈔票、感…

卜洛克小說最好看的一部分,在於他寫的紐約

文/唐諾 「就是紐約……紐約就建在曼哈頓島上。」 「什麼?紐約在一座島上?」 「這孩子居然不知道自己家鄉是在島上。」 ——帕索斯,《曼哈頓站》 八百萬種死人的方法?這什麼意思?您在一部偵探小說中看過最多的死法有多少種?——我個人所知的紀錄是《一個都不留》,是克莉絲蒂的作品,書中十人出場,無一倖免,連…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那是另一個世界的台北,源自我們所擁有的這個

1972年8月,有一座城市發生了劇烈災變,使城市西側的數個行政區被河水淹沒,後來幾經重建,才在水上架起無數空橋,成為了一座部分位於水上,部分位於陸地的獨特都市。但在那之後,被統稱為「天災」的能量釋放異象便不時發生,隨時有可能為人們帶來各式各樣的危險。其中一起發生於數十年後的天災,甚至還在瞬間夷平當時…

出遊時甭煩惱帶什麼書了──直接去住有圖書館的旅店吧!

編譯/暮琳 有閱讀習慣的人在出遊前除了煩惱預算、煩惱交通、煩惱住宿,通常會比旅伴多上一件要煩惱的事情——煩惱這趟旅行究竟該帶上哪一本書才好。旅途中的讀物難挑:要帶已經看過的書還是沒看過的書?輕鬆易讀的書還是一句話可以讓人思索上好幾個小時的書?與旅行地點有淵源的書還是輕薄好攜帶的書?⋯⋯有時好不容易選…

有人因為書太多被房東趕出去,有人因為書吃上官司!?

編譯/暮琳 書擺在家裡即使不看,也可以是品味的展現、賞心悅目的收藏品,況且,還有那麼多的研究指出書多的環境能讓人變聰明。然而,在閱讀似乎百利而無一害的普遍共識下,在紐約,卻有些書為主人帶來了大麻煩——將它們的持有者送進法院。 第一個苦主是名叫班.漢莫(Ben Hammer)的退休水手。他在紐約布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