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他在紐約當警察,不特別髒,但也不算乾淨。他和一個妓女有肉體關係,沒付過錢,妓女也沒向他要過,因為妓女知道他的職業某些時候可以幫她,他也的確會這麼做。他不會主動索賄,也不會拒絕平白送到眼前的鈔票,就像他仍是菜鳥時的搭檔告訴他的:你張開手心、有張鈔票飄進你手裡,那你就該把手閤起來、握緊鈔票、感謝上帝。 完整文章
文/唐諾 「就是紐約……紐約就建在曼哈頓島上。」 「什麼?紐約在一座島上?」 「這孩子居然不知道自己家鄉是在島上。」 ——帕索斯,《曼哈頓站》 八百萬種死人的方法?這什麼意思?您在一部偵探小說中看過最多的死法有多少種?——我個人所知的紀錄是《一個都不留》,是克莉絲蒂的作品,書中十人出場,無一倖免,連偵探帶凶手全掛。 完整文章
1972年8月,有一座城市發生了劇烈災變,使城市西側的數個行政區被河水淹沒,後來幾經重建,才在水上架起無數空橋,成為了一座部分位於水上,部分位於陸地的獨特都市。但在那之後,被統稱為「天災」的能量釋放異象便不時發生,隨時有可能為人們帶來各式各樣的危險。其中一起發生於數十年後的天災,甚至還在瞬間夷平當時最為繁華的空橋特區,造成數以萬計的死傷。 那個特區名喚信義,至於城市之名,則是台北。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書擺在家裡即使不看,也可以是品味的展現、賞心悅目的收藏品,況且,還有那麼多的研究指出書多的環境能讓人變聰明。然而,在閱讀似乎百利而無一害的普遍共識下,在紐約,卻有些書為主人帶來了大麻煩——將它們的持有者送進法院。 第一個苦主是名叫班.漢莫(Ben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八百萬種死法》不是卜洛克所創造的硬漢偵探馬修史卡德首度登場的作品,然而卻是最有名的一本。 據悉英文版出版其時,卜洛克定居的大城市紐約有八百萬人口,每天的報紙上都會有數則命案報導,或死法離奇、或死因離奇、或後續發展更加離奇。 一個因辦案疏失心懷愧欠的刑警史卡德離開了警界,面臨的是嚴重的長期酗酒問題、失婚及贍養費。 完整文章
文/俞昊;譯/許恬寧 天才是稀有動物,普通人到底要經過哪些努力,才有辦法靈光一閃?下一節將介紹的羅姍.哈格提(Rosanne Haggerty)經歷千辛萬苦,苦思如何解決紐約時代廣場的遊民問題。聽起來雖然矛盾,但在智慧機器年代,人類最大的優勢將是追根究柢,想辦法弄懂人類的處境。 高譚市的底層社會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美國有些小學開始加設圖書兌換機,這台自動販賣機裡面不放糖果、飲料和餅乾,而是擺放童書,遵守規定的學生,可以拿到老師發的代幣,投幣把書免費帶回家。 美國小學沒有一體適用的英文教科書,更沒有所謂的制式「課文」,老師多半透過自製的英文講義和補充教材,帶領學生寫作和學習英語,為了學習英語,學校鼓勵學生大量閱讀童書和兒童文學,這些書不被認為是「課外書」,它是增強閱讀力的重要機制。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算算年頭,路嘉怡與另一半走了十年。她慶祝的方式很簡單,就是一趟旅行,以及出一本書。在新書《只要願意一起走下去》裏頭,她不僅分享了兩人婚姻十年的相處之道,更分享這趟英國之行的點點滴滴。 而當她聽到了好姐妹何曼莊也將這幾年的紐約生活寫成新書《有時跳舞 New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