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經典也青春」節目第三次有領讀人指定要談梭羅,大概是僅次於夏目漱石深受喜愛的作家了。 由紅桌文化出版的《公民不服從》一書中收錄了兩篇梭羅極重要的演講稿,分別是〈公民不服從〉與〈沒有原則的生活〉。 我認為,前者是後者的人生哲學態度;而表面看似批判工業革命後個人生活遭工作、工作、工作侵害的後文,實則是前者論述的根基。 完整文章
文/鄭順聰 事情是這樣子的,你耽溺在書本中,渾然忘卻小說以外的世界,冷不防就有個傢伙(爸媽、孩子或是惱人的另一半),拜託你去街巷口的超商,買罐飲料。 你不耐煩不想動,回了一句:「不會自己去啊!」無禮的態度就是錯,那傢伙惱了,你無可奈何,只好暫時脫離書本,短褲拖鞋地拎著鑰匙出門,口中反覆持頌:某品牌,綠茶,無糖,買一送一超划算。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十二點半過了,「火雞」臉上開始泛起紅光,打翻墨水台,也開始吵吵嚷嚷;「鉗子」靜了下來,變得溫和有禮;「薑汁餅」啃著蘋果,吱咂出聲地吃著。而巴托比依舊站在他的窗前,動也不動,對著那堵了無生機的磚牆,陷在深沉的幻想中。 ──梅爾維爾,《抄寫員巴托比》 完整文章
文/鄭順聰 近來法國高中生的哲學讀本譯入台灣,主題分政治、社會、國家與法律,我首先展讀「交換」。這是以儒道釋為文化基底的台灣社會,罕得「正面展開」的真實。 說到交換,向來都是「及物的」,實指物品與金錢;同時,不能忽略感情與言語,是人類在精神層次的「交換」。交換乃雙向性,施予與受贈,建構起人類社會的基礎關係。 論述到此,請問,就邏輯上,交換的對立面,是什麼? 暴力。 完整文章
群星文化執行副總編輯/李清瑞 小時候不小心跌倒,膝蓋受傷流血了,蹲在地上大哭,大人們見狀來安慰之餘,還不忘說一句:「不要哭,要勇敢,只是一個小傷口,一下就不痛了。」那時候我以為勇敢就是不怕痛、懂忍耐。 第一次一個人從學校自己走回家,大人和我說:「好勇敢耶!可以自己一個人了。」那時候我以為勇敢是除了會忍痛以外,還意謂著獨立。……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我不是反對她,我反對的是妳把自己變成了傻瓜!」 ──湯瑪斯,出自〈家的慰藉〉 美國天才女作家歐康納擅長用誇張的寫法和悲劇性的結局,她曾經解釋說:「對於耳背的人,你得大聲喊叫他才能聽見;對於接近失明的人,你得把人物畫得大而驚人他才能看清。」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美國南方代表性作家富蘭納瑞.歐康納,她的一生只有短短三十九年。 這三十九年過得不平靜,歐康納原本立志當政治漫畫家,後轉為文學創作,卻因為確認身患紅斑性狼瘡,不得不回到家鄉喬治亞州居住休養。她終身未嫁,虔誠信仰天主教。一直到去世前都汲汲於創作,早逝與疾病為她的作品增添了悲劇色彩,她筆下的人物大多罕能從災難中脫身。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讀美國天才女作家歐康納的小說要有心理準備。 舉凡恐怖、怪誕、神袐、暴力、家族詛咒、黑色幽默等元素,在小說裡應有盡有,將其當作「恐怖小說」來讀,完全能帶給你一段驚悚戰慄的閱讀時光。 我們總希望人生是光明正面的。只是,有時那可能是一種偽善與自我安慰。歐康納大概想幫我們戳破:其實人生沒有那麼美好哩。 恐怖,始終來自人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