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陰翳來自於微光,並非絕對的黑。 燭火搖曳,不論寬敞的、逼仄的和室,將靜靜的角落,以及人的移動所帶起的風,畫出線條,這線條也是暈染的。 光是想像輝龍形容的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黑(灰),腦中就有無數畫面。 灰暗中,女人的面孔、塗黑的牙齒、剃去的眉,讓時隱時現的白皙顏臉,映現得更為鮮明。 完整文章
文/馬欣 在人群中,我微微冒汗著,我們都一列一列排在樓梯口,像動物頻道裡大遷徙的牛犢即將要衝破柵欄,每人一身藍色素服,遠方有蒸便當的鹹膩味。我們照例說應該是清爽、乾淨,遠看像會散發著如同蒼翠平原的氣味吧?沒有,今日是動物的莽原,被窗口陽光曬著炙辣。 完整文章
《火線交錯》是當代全球化的生態倫理學的寓言!她的義喻是,在愛的巴別塔中,人類如何透過愛的追尋、失落、遺忘與重建,再造一個美好的生活世界? 從知識系譜學的角度而言,同一與睽違乃是原始人類時,最早期的對一切萬物認識的基礎。從義理上而言,同一的反面是睽違;而暌違的反面便是同一。緣此,在知識論的建構上,這可說是最重要的一對辯證之詞組了! 完整文章
如果說雕刻是一種空間的藝術,音樂是一種時間的藝術,那電影又是哪種藝術呢?是一種時、空合一,強調觀看的藝術嗎? 傳統的武俠電影中總會有許多精采的武功鋪陳的喬段,氣勢磅薄的戰場氛圍,激烈戰鬥的細節描寫!但假如武俠電影中,不用這些方式來呈現電影,而用Action without action的方式來展現思想,那又會是何種情形?會不會成為電影裡反高潮的設計?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覺得小說家有特殊的心智結構。」崔舜華吸了口菸,扭過脖子吐出煙箭。 出版過《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前陣子剛出版第三本詩集《婀薄神》的崔舜華,其實是個雜食的小說讀者。「我喜歡推理小說;」崔舜華說,「卜洛克、錢德勒、漢密特、克莉絲蒂──那是考研究所前,在圖書館讀完書,對自己的犒賞。我也喜歡村上春樹,啊對了,我很喜歡吳爾芙。」 完整文章
賴聲川的《暗戀桃花源》可說是當代台灣戲劇藝術的里程碑!全劇由兩齣不同的戲劇,彼此相互穿梭而成!雖荒謬,但亦具合理性的,由於劇場管理員在時間管控上的失誤,造成兩齣戲竟然會在同一舞台上演出,成為可能,成為創意性上的刺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