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莎莉夫人(Ms. Sally) 過年前看到一篇新聞報導,有員工爆料,被迷信的老闆在年前資遣,理由是「神明說我不 OK!老闆請乩身來公司看過,也認為我不 OK!」這位爆料員工被神明認證是「有害的」。他說這段被資遣的經歷,榮登目前人生中,最荒謬事件第一名。 完整文章
文/喬許.戴維斯;譯/李芳齡 在各種噪音源頭當中,最難阻絕的是周遭斷斷續續的談話聲。想對周遭斷斷續續的談話聲充耳不聞,難度特別高。時不時,你會聽到左前方發出一言,隔了一下,右後方也發出一句,此起彼落。在開放式辦公空間裡,坐你後方的同事彼此詢問問題,或是某人在電話上聽了一會兒後,開始間歇地說話。 完整文章
文/克萊兒.伊斯特姆;譯/黃佳瑜 第一次認真思索「焦慮」這個詞,是在我十四歲的時候,不過,我個人認為我從小就很焦慮。小時候,我總害怕大型家庭聚會。我最愛做的,就是跟奶奶一起待在廚房。她會喝著酒,香菸一根接一根地抽,和我張家長李家短的東拉西扯。老實說,這種情況至今沒什麼改變,唯一的差別,就是我現在可以跟她一起喝一杯了! 完整文章
文/朴午下;譯/陳品芳 太太說:「下星期一整個星期都是無頭節!」 無頭節?好久沒聽到這個東西了。話說回來,過去在公司一直被人管的我,不知不覺間也成了一個部門的主管了。無頭節的時候,那個「頭」就是我,天啊,我竟然是頭了?媽啊!! 突然有點好奇,我們辦公室會辦無頭節嗎? 完整文章
文/麥克.伊薩克;譯/林錦慧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兩個星期的新人訓練結束後,蘇珊.佛勒開始跟新團隊一起工作。同一天,她收到經理發來的聊天訊息。 當時她還是個志得意滿的新人。這個團隊是公司讓她自己挑選的,很意外的驚喜。外場維運工程師,簡稱 SRE,在 Uber 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負責平台的順暢運作——所以才稱為「維運」。在 Facebook 和 witter,SRE 完整文章
文/井上智介;譯/駱香雅 主管是決定你的職場生活品質優劣的最大影響因素之一。 實際上,我身為職醫最常見的諮詢也是「和主管的關係」。職場中有許多理想的主管,會尊重你的存在,讓你在部門裡待得很安心。不過,也有那種會使出職權騷擾,已經壓垮許多部屬,還得意洋洋拿來炫耀的主管。 麻煩的「灰色地帶」 完整文章
文/阪口裕樹;譯/葉廷昭 罹患憂鬱症後,我才發現真的會害怕跟別人接觸。像我這樣連續幾個月脫離社會生活,沒跟外人談話的人,很容易會忘記怎麼跟社會重新接軌。這不是有心就能跨越的障礙,也不是努力就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尤其像我這種有家人保護的患者,很有可能會直接惡化成繭居族。 不過我也很清楚,自己還是需要一個轉機,讓別人來拉我一把,也可以說是替自己的腦袋,注入一些從未體驗過的刺激。 完整文章
文/戴西.魏德蔓;譯/譚家瑜 剛進哈佛商學院教書的時候,我們這批初出茅廬的資淺老師,常會偷偷觀察經驗老到的教授都在做些什麼。我們仔細觀察每人的上課方式,還拿兩個問題來為他們打分數。 第一,他是否會向同學提出明確的問題,並要求學生簡潔作答?或者問:他給的問題是否模糊不清,只能讓學生神遊太虛,放牛吃草? 完整文章
文/威廉(William Tseng) 正當我猶豫編輯生涯該繼續或結束,恰好接到某出版集團的面試通知,幾個月前心慌意亂,透過人力銀行應徵了這份主管職位,事隔多時,老早就被自己忘記。電話裡,人資想找我談的是另一份工作,他留意到我履歷裡有過經營網站的經驗,便詢問我有無興趣談談數位營運總監的職缺,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我便爽快答應面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