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飯島裕子;譯/洪于琇 每次和二、三十歲的女性談話,都會驚訝於曾在俗稱血汗企業裡工作的人比例之高。「血汗企業」這個眾所周知的名詞,指的是強迫勞工過度勞動,令勞工身心暴露在危險中的企業,狹義上,主要是新興產業中大量採用年輕人,以長時間勞動消耗年輕人,然後逼他們離職的企業。 前文提過的 POSSE 完整文章
文/浦孟涵 Tim:「設計部的 Allen 很誇張,我明明按照公司的 SOP 詳細地寫了委託單,也當面跟他交代了客戶的需求和這個案子的急迫性,但他就是拖拖拉拉的,好像沒把這當一回事!」 我:「你和他有什麼交情嗎?如果沒有,他為什麼要優先處理你交代的事?」 Tim 完整文章
文/安達裕哉 ;譯/卓惠娟、蔡麗蓉 我從事顧問的時期,有句前輩所說的話,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麻煩的不是『不了解』,而是『不想了解』。」 剛聽到這句話時,我並不以為然,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明瞭這句話背後的深意。 人們在聽到自身經驗或認知中不存在的事情時,會表現出兩種反應:一是「不了解」,另一個則是「不想了解」。原本以為只是用詞上有點不同,沒想到兩者之間有天壤之別。 完整文章
文/威廉(William Tseng) 有天,為了要找廠商的聯繫方式,才發現自己被舊同事刪除好友,當下心裡不是滋味。這種程度的小情小愛本是可以看淡,但就想圖個爽快,死也要死個明白,決定向當年在公司跟他要好的G打聽,側面了解哪裡得罪了他,導致無冤無仇被刪好友。 完整文章
文/安達裕哉 ;譯/卓惠娟、蔡麗蓉 至今過度看重「經驗法則」的公司仍不在少數,尤其是公司中的業務或人事單位更容易如此。不過,近來各種資訊愈來愈容易入手,統計手法運用也更加方便,因此大家對於「業界權威或前輩」的經驗法則,在各方面紛紛興起猜疑之心。 舉例來說,管理階層最大的煩惱之一,就是「應該褒揚下屬激勵他們成長,還是應該好好斥責教育一番」。 完整文章
文/安達裕哉;譯/卓惠娟、蔡麗蓉 前幾天我在推特上看到某個推主被網友指出「邏輯的謬誤」。 網友指出的錯誤是:「這裡不是因果關係,而只是相關性喔!」 就客觀性來看,這個批評很中肯,也沒有指責的口吻,只是很客氣地提出錯誤的地方。 然而,那個推主卻怒不可遏地發飆了:「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然後就把指出錯誤的人封鎖了。 讓我再舉一個例子,這是我某位親戚來我家時發生的事: 完整文章
沒業績就該檢討自己;世上沒有賣不出去的商品! 坂戶宣彥是東京建電的金牌銷售經理。身為部長愛將的他,已帶領著菁英團隊連續好幾個月超越銷售目標了。某天坂戶竟因一件小小的職權騷擾事件而被申訴,申訴者竟還是自己團隊中的豬隊友八角先生。 完整文章
文/朱野歸子;譯/楊明綺 東山結衣偷偷稱她是「全勤獎之女」。 她今天竟然沒走過來耶。就在結衣這麼想的時候,身後傳來腳步聲,讓她不由得嘀咕:「來了、來了。」 「來栖今天也請假,是吧?」 全勤獎之女,也就是三谷佳菜子,站在結衣身旁。幹麼現在走過來啊!結衣抬頭看著牆上的時鐘。 晚上六點,下班時間到了。 「妳有問他為什麼請假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