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在你的閱聽經驗裡,或許看過一種作品,把「奇幻」和「科幻」元素放在一起講述故事。 不,不是那種用新科技在畫面上做出炫麗奇幻效果的作品──那種作品現今的確不少,只要大老闆出得起錢就能有還算可以的畫面,但大多數故事內容連「還算可以」的邊兒都搆不著。 完整文章
文/黃啟方 「陳紫」和「掛綠」 傍晚在黃昏市場,乍見「荔枝」! 時序已入盛夏,應時水果紛紛上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應該是「兩紅」:碩大飽滿皮綠瓤紅的西瓜,和纍纍成串肉白殼紅的荔枝。切開的西瓜,色澤鮮豔,令人垂涎,一斤才賣十元,甚至更便宜。買一大片,既大快朵頤,又可消暑,誠然是世間妙品。可惜文獻無徵,不知古人是否也曾加以讚頌。至於荔枝,可就有得說了。 完整文章
文/黃啟方 「梅雨」,在詩詞中常見,如「梅子黃時雨意濃」、「梅子黃時雨如霧」或「梅子黃時雨濛濛」等,都輕柔而有詩意。北宋詞人賀鑄(1052壬辰—1125)在〈青玉案〉詞中說:「試問閒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他用了遍野叢生的野草,滿城隨風飄舞的柳絮,梅子黃時漫天的雨絲等瑣細紛亂的意象,形容自己的「閒愁」,令人讚賞,而博得了「賀梅子」的雅號。 完整文章
繆思,是希臘神話主司藝術的女神 詩,是字裡行間的音符 觸及女性的靈魂,聽見繆思的聲音 詩人李敏勇,引介24國、32位女詩人的120首詩。 從日常生活、愛情、心靈的內在摸索,到自由、戰爭、社會的外在控訴與探討。 藉由優美動人的詩句,傳達出女性的情感與力量。 *本文首度公開李敏勇老師手寫圖框 ~~~~~~~~~~~~ 歌 一個女人第一個孩子出生後 從她的唇流露出來的歌 是世界最甜美的歌 完整文章
文╱達瑞 寄出 ──首發車有感 或許是最後的了, 時光輕盈地抵達前額 關於尚未前往和必須前往 的名姓與住址,生命 是一首徹夜完稿的詩 在光之車廂裡,如夢 蜿蜒。下一站 的風景,被提前想起了 上一站的寓意仍尾隨而至 窗外或晴或雨,或許 可以是最後的日常 彼此互換座位與眼神 在某個站台,神秘地道別 突然有人就哭了 突然有人聽見昨日的回聲, 時間前行,我們是陸續 寄往城市的匿名信,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我很害羞,也害怕不確定的事;」許悔之笑著說,「我不擅長眼神接觸,是總在尋求某種內、外平衡的高敏感族群。」 許悔之從有鹿出版創社時就擔任總編輯,一做十年。在這之前,許悔之不但在副刊、雜誌及出版社當過主編和總編輯,也拍過飲料廣告、主持過電視節目──身為詩人,當編輯比較好想像,在螢光幕前亮相就比較少見了,更何況那是沒法子可以隨手自拍自錄完成影像就上傳到網路的時代。 完整文章
文╱陳曉唯 沈從文於自傳裡寫過一段故事: 那應當是個雨天。 小鎮商會會長的年輕女兒因病逝世,下葬後,即夜,屍體便給街上一個賣豆腐的年輕男子從墳裡挖了出來,揹到山洞裡同睡了三日。三日過後,男子將屍體送回墳墓去,因而為人察覺此事,賣豆腐的男子立時被押解到衙門,隨即就地正法。 完整文章
文╱楚影 是這樣溫暖的日子裡 比昨日更糟糕的此刻 我還是可以特別快樂 我終究要好好的 去遺忘曾經在意的談論 有一種守護會悄然來臨 即使身後是獨自走過的暗巷 也會成為堅強的模樣 所以我繼續追逐 夢想本身是曲折的路 會受傷也沒什麼 隨著流言死過就好了 細節總夾藏蛻變 讓沉默割據隱喻的時間 看似徒勞卻必然的遠行 加上偶爾的僥倖 都是我最珍惜的光景 面對生活的循環而不遲疑 是這樣溫暖的日子裡 完整文章
文╱青木原 他們的善良 永遠在小事情查究真相 重要的事情卻相信謊言 永遠在計較些許的好處 宏大的幸福卻滿不在乎 永遠執著在膚淺的偽善 重大的正義卻掉頭不顧 永遠說著瘋子般的歪理 卻以為世界如此才正常 ※ 本文摘自《別忘了,許願池也吃金幣》,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