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詩,乍讀之下會讓人忍不住質疑:「這也是詩?」

流暢的口語化與明朗的詩風格,曾一度是台灣新詩史各種典律的棄嬰。詩句繁複卻詩意稀薄之作,詩史上所在多有;不避散文化及善用白描手法,則常被貶為不夠「詩」,彷彿成了新詩國度的偷渡客。跨越期新詩史愈發展到後來,愈能破解上述迷障,尤其以二○○八年十月創刊的《衛生紙詩刊+》存在的八年間,以選刊詩作結果明示,詩應該要保衛生存、對抗現實,不拒大眾化及白話寫詩,著力翻轉過往新詩以晦澀與菁英是尚的弊病。主編鴻鴻提倡詩就像衛生紙——用過即可丟棄,吸引了許多認同者勤於投稿發表。他們從未成立什麼詩社或自稱哪種詩派,或可暫名為「衛生紙詩人」,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間,對更年輕的新詩創作者與讀者都造成了深遠影響。這群詩人中最拔尖的一位,是自二十世紀初便開始發表創作的隱匿。

翻譯是捕捉感動,立體傳遞給讀者——專訪《蝴蝶的重量》譯者陳黎

文/愛麗絲 「或許我的名字就說明我這一生,要將胸中文字呈現在世人面前,」陳黎如此解釋本名陳膺文,說明他以文字抒發胸臆的人生目標。也許不少人都曾在課本讀過陳黎的〈聲音鐘〉,但陳黎所寫的遠不止於此。他創作詩集、散文集、翻譯多國詩集,是整個中文世界裡首位翻譯出版聶魯達詩集、辛波絲卡詩集的人,至今已出版逾一…

「寫作和旅行,都是我拉開距離的方式。」專訪《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作者田品回

文/愛麗絲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符號與意義對上的時刻,」憶及寫作的起點,田品回想自己還不識字時,隨手在紙上畫了兩個正方形,阿公一看,驚訝地告訴她那正是「回」字。童年初識文字承載意義,田品回一直都斷斷續續書寫著,只是在出版詩集《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前,她不曾如此認真看待自己的寫作。 「我當時讀商管學院…

疫情之下,老出版社的多元轉型術——聯經出版總經理陳芝宇

文/愛麗絲 Readmoo 讀墨電子書日前發表 2021 年度閱讀報告,邀請聯經出版總經理陳芝宇談論疫情之下的聯經出版。「轉型尚未成功,但是我們變活潑了!」陳芝宇曾於 UDN 從事電子書相關職務十二年,早早接觸過紙本書外的出版世界,面對疫情來襲,成立近 50 年的老牌聯經出版社,選擇在多重探索中,碰…

【一週E書】像某種辭典,也像某種表演

文/犁客 我們對世界的認識,是從一無所知當中先慢慢熟悉某些物事、在腦中歸納出它們的共同點,連結起它們和我們的關係,再把它們和其他未知放在一起,比較出異同,從已知的那些去推斷未知的那些對我們有利?對我們有害?對我們有什麼用?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諸如此類。 《顏值》一書裡頭提到,科學界做過測驗,想看看…

被生活攻擊得體無完膚時,我會拿出那些寫過的詩

文/鯨向海 「怎麼辦我肚子越來越大了耶」「有嗎?這麼多年來都很大啊」「……」 被生活攻擊得體無完膚時,我會拿出那些寫過的詩,再一次確認自己的夢。 這種事情,就像壽司與塑膠葉吧。乍看之下塑膠葉似乎沒什麼存在感很卑微,大家當然只注意到壽司。但其實壽司一下子就吃完,存在感便沒了。倒是那塑膠葉會繼續困擾著你…

重新校準人生,美好的詩意日常俯拾即是——專訪《你是我最艱難的信仰》作者凌性傑

文/愛麗絲 「他是我導師班的學生,是個幸福的孩子,他最大的苦惱,是爸媽每天都要他清理自己的房間。」談及讓自己起心動念、整理舊物的「惜物男孩」,凌性傑溫柔地說,對其苦惱感同身受。「孩子房裡堆滿過去的獎狀、小卡片,他和我是同病相連啊。」凌性傑自承雙人床有一半堆滿了書,「而且就像植物一樣會不斷蔓延、生長。…

【讀者舉手】我說得字字真誠,只願你明瞭我所有虛張聲勢的謊

文/詩享家Joe 你離去的那天 我歷經了有生之年 最大的天崩地裂 此後每次想念 都是餘震 ──〈願你明瞭我所有虛張聲勢的謊.餘震〉劉定騫 在劉定騫的第二本詩集裡,這首〈餘震〉是個人最喜歡的作品,恐怕也是詩人最為滿意之作,以手寫形式刊印在目錄之前的首頁,讓讀者一翻開封面,映入眼簾瞬間便為詩句所「撼動」…

生活是平淡的,而寫作讓我覺得自己不平凡——專訪《成為真正的人》作者甘耀明

文/愛麗絲 「一開始總先有幾個畫面,起心動念,引領你去完成。」望向遠方,甘耀明彷彿隨目光回溯至 2004 年,他與夥伴們登上嘉明湖、待了五天,在那裏,他第一次聽聞 1945 年的「三叉山事件」。 當時日本宣佈投降,一輛載滿美軍被釋俘虜的軍機,從日本沖繩起飛,卻在三叉山附近墜毀,機上人員全數罹難,而後…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

文/鴻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為抗議勞基法修惡的絕食勞工而作〉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時間在你們手裡一週八天,一年六季你們是上帝,而我的肋骨和脊椎已經被你們統統收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我會在駕駛的時候睡覺看護的時候夢遊蹲馬桶的時候吃便當抽菸的時候抱小孩而你們在開會的時候數錢度假的時候數錢打炮的時候數錢 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