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比野塔 2016年林貓王製作的歌單「金曲獎作詞人獎精選:詩的字眼」創造了另一個平行時空,在那裏的林貓王不是DJ,而是金曲獎評審,挑選出他認為的最佳作詞。林貓王發現,許多自己喜歡的歌,詞都有詩的感覺,但如果因此稱他為「文藝青年」,林貓王會斬釘截鐵地回你:這樣有點太假掰。 完整文章
文╱魏爾崙(1844-1896,法國) 淚落在我心中 雨溫柔地落在城市上。 ──藍波 淚落在我心中 彷彿雨落在城市上, 是什麼樣的鬱悶 穿透我的心中? 噢,溫柔的雨聲, 落在土地也落在屋頂! 為了一顆倦怠的心, 噢,雨的歌聲! 淚落沒有緣由 在這顆厭煩的心中。 怎麼!並沒有背信? 這哀愁沒有緣由。 那確是最沉重的痛苦 不知道悲從何來, 沒有愛也沒有恨, 我的心有這麼多痛苦! 綠 完整文章
文╱黃啟方 七夕,除了有牽牛和織女雙星一年一次渡鵲橋重聚的傳說外,又稱為「乞巧」;唐.柳宗元(773癸丑—819)〈乞巧文〉引南朝梁.宗懍(502壬午—565)的《荊楚歲時記》說:「七夕,婦人以綵縷穿七孔針,陳几筵酒脯瓜果於庭中以乞巧。或云:見天漢中奕奕白氣有光五色,以為徵應。見者得福。」此乞巧之所自也。 完整文章
口述/吳晟 我不和你談論詩藝 不和你談論那些糾纏不清的隱喻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看看遍處的幼苗 如何沉默地奮力生長 我不和你談論人生 不和你談論那些深奧玄妙的思潮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撫觸清涼的河水 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談論社會 不和你談論那些痛徹心肺的爭奪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農人 如何沉默地揮汗耕作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你的閱聽經驗裡,或許看過一種作品,把「奇幻」和「科幻」元素放在一起講述故事。 不,不是那種用新科技在畫面上做出炫麗奇幻效果的作品──那種作品現今的確不少,只要大老闆出得起錢就能有還算可以的畫面,但大多數故事內容連「還算可以」的邊兒都搆不著。 完整文章
文/黃啟方 「陳紫」和「掛綠」 傍晚在黃昏市場,乍見「荔枝」! 時序已入盛夏,應時水果紛紛上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應該是「兩紅」:碩大飽滿皮綠瓤紅的西瓜,和纍纍成串肉白殼紅的荔枝。切開的西瓜,色澤鮮豔,令人垂涎,一斤才賣十元,甚至更便宜。買一大片,既大快朵頤,又可消暑,誠然是世間妙品。可惜文獻無徵,不知古人是否也曾加以讚頌。至於荔枝,可就有得說了。 完整文章
文/黃啟方 「梅雨」,在詩詞中常見,如「梅子黃時雨意濃」、「梅子黃時雨如霧」或「梅子黃時雨濛濛」等,都輕柔而有詩意。北宋詞人賀鑄(1052壬辰—1125)在〈青玉案〉詞中說:「試問閒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他用了遍野叢生的野草,滿城隨風飄舞的柳絮,梅子黃時漫天的雨絲等瑣細紛亂的意象,形容自己的「閒愁」,令人讚賞,而博得了「賀梅子」的雅號。 完整文章
繆思,是希臘神話主司藝術的女神 詩,是字裡行間的音符 觸及女性的靈魂,聽見繆思的聲音 詩人李敏勇,引介24國、32位女詩人的120首詩。 從日常生活、愛情、心靈的內在摸索,到自由、戰爭、社會的外在控訴與探討。 藉由優美動人的詩句,傳達出女性的情感與力量。 *本文首度公開李敏勇老師手寫圖框 ~~~~~~~~~~~~ 歌 一個女人第一個孩子出生後 從她的唇流露出來的歌 是世界最甜美的歌 完整文章
文╱達瑞 寄出 ──首發車有感 或許是最後的了, 時光輕盈地抵達前額 關於尚未前往和必須前往 的名姓與住址,生命 是一首徹夜完稿的詩 在光之車廂裡,如夢 蜿蜒。下一站 的風景,被提前想起了 上一站的寓意仍尾隨而至 窗外或晴或雨,或許 可以是最後的日常 彼此互換座位與眼神 在某個站台,神秘地道別 突然有人就哭了 突然有人聽見昨日的回聲, 時間前行,我們是陸續 寄往城市的匿名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