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你總會有機會在生活裡聽說某些厲害人物,又會寫詩又會議論時政,又飽讀經典又精準掌握趨勢,又懂美酒美食,又有既廣且深的全世界旅遊經歷⋯⋯總之他們好像做什麼都行,寫寫文章拍拍照片之類對他們來說只是小菜一碟、不足一提的附帶技能。 而你也總會有機會發現這些厲害人物大多是假貨──倒不見得全然是騙子,只是可能沒有他們自己號稱的或粉絲吹捧的那麼了不起。 完整文章
文/楊瀅靜 星空的由來 失去一隻眼睛會有更多雙幫助你洞悉前路這是星空的由來 群聚在小空間裡的黑暗鼎沸他們外洩他們傾倒微微的光明之後有一些人醒來更多人醒來螢火匯聚成營火 在維艱的路上舉步互相告知小心翹翹板上一邊是空掉的龐大建築一邊是洶湧無所的人潮 那支點不是暴力是一種鬱鬱的抒情血和肉雖然容易耗損卻前仆後繼像柔軟的浪打在那麼硬的礁石上仍有後浪不斷的撲打而上 完整文章
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是個各種奇妙的綜合體。 他以年輕編輯兼創業者身分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形象大多正面、充滿能量,有點清新文青感覺,但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他私下相對安靜,喜歡很多古怪俚俗的東西;他在臉書或直播裡推薦閱讀相當熱情奔放,但他當編輯時十分冷靜仔細,他看起來蠻隨和可愛,但某些事情堅持起來其實硬得很(雖然看起來還是隨和可愛)。 完整文章
文/鴻鴻 〈二二八〉 這個月比其他月份都短少兩到三天 這一天比其他月份都提早來到終點 這一天許多人都提早見到黑夜但這一天來不及結束 就被槍聲打斷被哭聲打斷被埋在灰燼底下上面鋪滿柏油 每一年都有人為這一天道歉但從不知為誰道歉 每一年大家都歡度這一天踩在柏油上去看電影吃PTT介紹的餐廳排隊買換季新品 銅像被蓋上布袋沒有人知道他在懺悔或竊笑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詩以字句、韻律、意象、思想的錘煉交疊,擄獲受苦的靈魂。 我初時讀到的,對悔之的詩印象是「爆炸般的強度」。 如標題「一切都要在大爆炸中發生」,正是摘自《陽光蜂房》序詩〈在暴風雨前端〉。 再者你看,〈共泳〉裡那句「竟與你傲岸的額頭/互撞」;〈呼痛的石頭〉中「你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0 雖然整本詩集只有一首寫給阿存的詩,但這本詩集獻給他,謝謝他的陪伴,因為他我才能走過許多陰翳的低谷。希望我也能夠陪他走過他的陰天與晴天。 1 回過神來,距離我出上一本詩集居然也已經將近兩年了。因為要整理詩集的關係,我將這兩年間寫的作品全部重新整理了一遍,回顧了一下自己寫了什麼,修正作品中邏輯錯誤的地方,或者更正一些字詞的小瑕疵。一邊整理,一邊也看到了自己在這些年間的改變。 完整文章
文/哈金 有些錯誤如果繼續堅持就會變成罪行不要以為受害人要求平反時間就在你手中你就可以按自己的需要安排改判的日程 大部分失去的東西找不回來:童年的夢糟蹋的年華中斷的生命碾碎的家園背叛了的信任 不要以為利益和金錢可以贖買一切歷史不認得鈔票是什麼你必須有錯認錯有罪認罪,不要讓時間加重你根本躲不掉的判決 二○一四‧六‧二 ※ 本文摘自《另一個空間:哈金詩集》,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