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詩以字句、韻律、意象、思想的錘煉交疊,擄獲受苦的靈魂。 我初時讀到的,對悔之的詩印象是「爆炸般的強度」。 如標題「一切都要在大爆炸中發生」,正是摘自《陽光蜂房》序詩〈在暴風雨前端〉。 再者你看,〈共泳〉裡那句「竟與你傲岸的額頭/互撞」;〈呼痛的石頭〉中「你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0 雖然整本詩集只有一首寫給阿存的詩,但這本詩集獻給他,謝謝他的陪伴,因為他我才能走過許多陰翳的低谷。希望我也能夠陪他走過他的陰天與晴天。 1 回過神來,距離我出上一本詩集居然也已經將近兩年了。因為要整理詩集的關係,我將這兩年間寫的作品全部重新整理了一遍,回顧了一下自己寫了什麼,修正作品中邏輯錯誤的地方,或者更正一些字詞的小瑕疵。一邊整理,一邊也看到了自己在這些年間的改變。 完整文章
文/哈金 有些錯誤如果繼續堅持就會變成罪行不要以為受害人要求平反時間就在你手中你就可以按自己的需要安排改判的日程 大部分失去的東西找不回來:童年的夢糟蹋的年華中斷的生命碾碎的家園背叛了的信任 不要以為利益和金錢可以贖買一切歷史不認得鈔票是什麼你必須有錯認錯有罪認罪,不要讓時間加重你根本躲不掉的判決 二○一四‧六‧二 ※ 本文摘自《另一個空間:哈金詩集》,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文/ 蔡翔任 清晨的光就像在幫我熱一杯牛奶那般飽和了起來,事物喝著時間慢慢暖了而變白。 那是世界的胎光,一層薄薄的愛,從擁擠的日子和人群的深處透了出來。 或者,我根本就只是個日長夢多的人。 學會習慣任何長度的一天還有空的,滿的庸俗的,荒謬的。 像結出空白的水果那樣荒謬而神奇。 在我和事物之間充滿著那樣的虛像,這樣日子,有時候,空白得碰不到前後的日子。前後的我之間有信天翁完整地飛過。 完整文章
文/ 蔡翔任 下雨時我喜歡聽雨聲的核心 雨水內在那最亮的命題 而當你說話,我更愛聽著 話語的邊線。如睡蓮 平貼著水面,貼著你說話的波影。我就這麼映透著你的談吐與聲息。到底 我不太在意你說些甚麼只要你熱情、純粹音色和語調結出超越現實的水果你語詞中的事物就圓盈有光。 我更愛,當你說話,沿著你言語的邊緣攀轉如抓著一座巨大的摩天輪高高聳立在俗世之外有時候高過太陽,我就是穿梭於所有星空高原的旅人。 完整文章
文/ 李豪 吃飯不要談政治 那些都是權力的鬥爭 想想你媽辛苦下了班 還要趕回家煮給你吃 想想爸爸的工廠都關了 到現在還找不到老闆 你要好好珍惜這一餐   乖要懂事 要懂得你有更重要的事 政治是上等人在玩 像我們這種就好好吃飯 不要浪費食物 要知道菜價都被黑道控制 水圳每天都有不同色彩 農民真得很辛苦 你要感謝他們 如果不把飯吃完 就送你去當農夫   政治說真的沒什麼好談 政治都嘛是說假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琳森說若他一生中只能推薦一本詩集,那就是《瘂弦詩集》。 他喜歡並受惠的詩人不少,但為什麼是瘂弦?他談起那個令人嚮往的時代,一群愛詩的人徹夜清談、辯論詩的理論、概念、主張,熱血激情,一股腦地寫詩、讀詩、吟誦詩,為詩與生命內涵奮進。而其中的靈魂人物是瘂弦。 (這樣的時代不復存在,只能憧憬) 完整文章
文/鴻鴻 〈一個人 vs. 一個國家──祭劉曉波〉 一個人死去一個國家的夢醒了 其實國家沒有睡著它只是在假裝作夢它在蚊帳後睜大眼睛看有誰膽敢作自己的夢有誰膽敢在夢裡唱自己的歌有誰膽敢指鹿為鹿、指馬為馬 國家沒有睡著它的收銀機 24 小時還在數錢它的戰士 24 小時在網路上四出偵騎活埋那些冒出頭來的風信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