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符號與意義對上的時刻,」憶及寫作的起點,田品回想自己還不識字時,隨手在紙上畫了兩個正方形,阿公一看,驚訝地告訴她那正是「回」字。童年初識文字承載意義,田品回一直都斷斷續續書寫著,只是在出版詩集《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前,她不曾如此認真看待自己的寫作。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Readmoo 讀墨電子書日前發表 2021 年度閱讀報告,邀請聯經出版總經理陳芝宇談論疫情之下的聯經出版。「轉型尚未成功,但是我們變活潑了!」陳芝宇曾於 UDN 從事電子書相關職務十二年,早早接觸過紙本書外的出版世界,面對疫情來襲,成立近 50 年的老牌聯經出版社,選擇在多重探索中,碰撞出新意。 今年五月,聯經出版與聯合文學雜誌及 Readmoo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們對世界的認識,是從一無所知當中先慢慢熟悉某些物事、在腦中歸納出它們的共同點,連結起它們和我們的關係,再把它們和其他未知放在一起,比較出異同,從已知的那些去推斷未知的那些對我們有利?對我們有害?對我們有什麼用?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諸如此類。 完整文章
文/鴻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為抗議勞基法修惡的絕食勞工而作〉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時間在你們手裡一週八天,一年六季你們是上帝,而我的肋骨和脊椎已經被你們統統收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我會在駕駛的時候睡覺看護的時候夢遊蹲馬桶的時候吃便當抽菸的時候抱小孩而你們在開會的時候數錢度假的時候數錢打炮的時候數錢 其實根本不用數榨汁機的鉛管會直接通往你們家裡的保險箱 完整文章
文/徐珮芬(詩人) 在不可考的年代,臺灣真實存在過一本叫做《怎樣交女朋友》的書籍,上頭告訴你虛張聲勢的方式,是表情痛苦地詢問身旁的妙齡女子:「妳有萬金油嗎?」(切記,表情要痛苦)。 而我與定騫的認識,可以回溯到兩人都還熱衷於在批踢踢詩版發文的時期,那時便對這個帳號十分有印象:「嗯,很會呦。」 見了面之後,發現他是很會,然而,不會的事更多。 完整文章
文/f.c. 許多研究者都認為張愛玲的散文比她的小說寫得好,而且寫得精彩,寫到了人的骨子裡。同樣的道理用在宋尚緯身上,這次他放下詩集,首次出版個人散文集《孤島通信》,居然寫得精彩又不失詩意,書寫人性、人生的細碎低落處,直直切開人性軟爛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