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幾年來很少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感到錐心刺骨的疼痛,也很少有一個說書人的話語和眼眶裡忍住不落下的淚,讓我動容。 《背離親緣》的作者安德魯.所羅門以自身的生命經歷,以及十年間訪問三百多個家庭,去追索個體「差異」及其父母家人在公眾社會所面對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題。 完整文章
文/周慕姿 「從小到大,我一直很努力爭取我爸、我媽的讚美。我爸媽對我的要求很高,但從來不稱讚我。外人看來,他們學經歷高、薪水高,而且待人和善,都覺得我有這樣的爸媽,實在是太幸福了。但實際上,當我做不到他們的要求時,他們會對我說很難聽的話、罵我很蠢;然後,帶我出門時,又好像我們的感情很好,父慈子孝,讓我覺得非常困惑。 完整文章
身為政治動物,「認同」對人類有魔法效果。當人認為自己屬於特定群體,他會以自己身為其一員而自豪、以不同方式對待自己人和外人、願意為了群體犧牲自己的福祉。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認為這種傾向有演化上的基礎。遠古時候,人類的存活有賴群聚合作,而群聚合作需要穩定聯盟。要維持聯盟的穩定,人需要敏銳辨認敵我線索,區分自己人、敵人和背叛者,並以不同情緒態度面對他們。[1] 完整文章
文/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哲學家:具體上要從哪個部分開始比較好呢?當教育、指導和協助揭示了「自立」這個目標時,它的入口在哪裡呢?確實令人很苦惱吧?不過這其實有一個明確的準則。 年輕人:請說說看吧。 哲學家:答案只有一個,就是「尊敬」。 年輕人:尊敬? 哲學家:是的。教育的入口,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年輕人:又是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也就是所謂尊敬父母師長、尊敬上司的意思嗎? 完整文章
文/威廉.德雷西維茲 家長們當然有理由害怕。社會流動停滯了,國際競爭環境變得越來越激烈,中產階級岌岌可危,想往中上階層攀登似乎變得更難。自二○○八年之後,未來似乎比以往更艱鉅,令人退卻,特別是對年輕人而言。越來越多人把大專以上的學歷視為絕對不可或缺,而且越是名校,越能幫你鍍金。如果你生活在一個勝者為王的社會裡,你只會希望自己的孩子站在贏家那一方。 完整文章
文/盧建彰 認同感永遠是該說的第一句話,爭取了對方的認同,才有機會爭取到對方的耳朵,才有機會往下說。 我要提醒你,你就是一個品牌,而作為一個品牌,要有個樣子。你應該有吸引人的地方,而且那恐怕不能只是一開始而已,因為你會被人們看到很久,幾乎跟你的壽命一樣久(這句話雖有廢話之嫌,但只怕很多人沒想到啊,大家現在只想短線,這也是黑心的開始)。 完整文章
我在書桌前,一步一步,像父親推著腳踏車那樣收集紙箱和鐵罐, 敲擊鍵盤記錄我們曾有的回憶,打撈父母那一代準台北人的故事…… 十九歲那年,父親過世了。認識父親的時候,他已經是個老人。 是退守到台灣的老榮民,是做餅人,同時也是收藏破爛的拾荒者。 如果要我的母親有什麼夢想,就是給我們家後面的空地砌上一圈水泥拿來種花、 買一台新的冰箱、找一個工時不太長的工作、明天洗床單的時候不要下雨…… 完整文章